陽山縱論歐亞》一城兩國:哥里奇亞的邊境奇緣

優傳媒新聞網

哥里奇亞的分界線,左為義大利,右為斯洛文尼亞。(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1947年二月四日,戰敗的義大利和二戰勝利的各國簽署了《巴黎和平條約》,正式結束敵對狀態。於是,在義大利的東北,阿爾卑斯山腳下的哥里奇亞(Gorizia)老城旁邊,一個南斯拉夫的新城建立起來了,它的名字是「新哥里奇亞」(Nova Gorica)。

2004年斯洛文尼亞加入歐盟,邊界牆拆除前的景況。前方為義大利一側的哥里奇亞,後方為斯洛文尼亞的新哥里奇亞。(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自此以後,兩個哥里齊亞像孿生兄弟一般沿著邊境線同居共生,但卻有不同的爸爸媽媽,敘說著一個「一城兩國」的奇特故事!

 

「哥里奇亞」是斯洛文尼亞文,意指「小山」。它的北面是阿爾卑斯山的東麓,有許多講佛里烏利語(Friulian)的少數民族,一共約有60 萬人,但他們同時也講義大利文,因此有時會把它當成一種方言而非獨立的語言。這是古老的羅曼語族的分支,和瑞士的羅曼什語(Romansch)丶義大利南提洛省的拉登語(Ladin)系出同源,都是沿著阿爾卑斯山區的居民。

 

在過去70多年裡,這座雙子城裡住的主要是義大利人和斯洛文尼亞人,另外還有日耳曼人丶克羅埃西亞人等少數民族,分屬東歐社會主義和西歐資本主義兩大陣營,而且有十分複雜丶多元而分歧的歷史。

 

1989年11月柏林圍牆倒下,東丶西德復歸統一,冷戰也告結束;但南斯拉夫卻陷入長年的內戰,各民族為了獨立而火拼,死傷逾恆,仇恨難消,至今仍餘波蕩漾!

 

2004年,斯洛文尼亞加入歐盟,哥里奇亞城裡的邊牆終於拆除。但一直到2007年成功加入申根公約後,留在邊界線上的海關關卡,才正式移開。自此之後,兩邊總算是真正的同城化,全無罣礙了。

新哥里奇亞車站。(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我們已來此參訪多次了。先是從威尼斯出發,搭火車兩小時後,到達義大利這一側的哥里奇亞。出了火車站,再乘大約10分鐘的計程車,到達斯洛文尼亞另一側的新哥里奇亞火車站,然後換乘斯洛文尼亞的火車,或直接搭巴士,去該國中部丶絕俗靜美的布來德湖(Lake Bled),以及著名的喀斯特(Karst)岩洞。喀斯特地形在此地造就了奇石丶溶洞和暗流,美景天成,嘆為觀止!

 

在新哥里奇亞火車站前的「跨阿爾卑斯廣場」,我們看到地上嵌有兩國交界的銅牌標誌,許多人站在兩側照相,左腳是義大利國土,右腳卻到了斯洛文尼亞境內。一人跨兩國,實在有趣。

過去兩國的邊界線,現在是停車場的界欄。(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但在一旁陳列的老照片卻顯示,當年這裡設置了堅固的圍牆,而且還派荷槍的警察巡邏守衛,氣氛肅殺。現在,歐盟成員國彼此都是一家人了,在有形的邊界移除後,兩國人民來去自如,十分方便。

 

在新哥里奇亞唸書的大學生,由於正處在政治丶族群和文化交匯點上,因地利之便,多半通曉義大利語丶斯拉夫語和英語丶德語。他們隨時可跨國到鄰近的威尼斯丶翠思堤(Trieste)丶烏迪內(Udine)等城市,也可就近北上進入奧地利境內。

 

2011年五月以後,斯丶義兩邊的市政府決定建立跨國運營委員會,共同合作管理都會區的市政業務。如果在閩南地區的廈門和金門兩地,也能倣傚這樣的作法,設立「金廈共同生活圈管理委員會」,一定會為兩地民眾帶來更大的方便與新生的契機。

 

斯洛文尼亞是一個面積兩萬平方公里,人口僅有兩百萬人的小國家,平均國民所得超過台灣,為中東歐轉型國家之最。

 

在新哥里奇亞南邊不遠的郊外,有一個舉世聞名的養馬場──里匹薩(Lipica),從1580年開始,奧地利王室就因為這裡的自然條件良好,特別引進了西班牙種馬,進行繁衍,專門為維也納的「西班牙馬術學校」訓練良馬,而這些培養出來的馬也就命名為「里匹薩馬」(Lipizzan)。

里匹薩馬場,專門為維也納「西班牙馬術學校」培育馬匹。(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一次大戰之後,奧匈帝國解體,這裡併入義大利。二戰期間,德國人佔領此地,並將馬匹充公徵用,當二戰結束時,整個馬場只剩下11匹了。

 

二戰之後,此地回歸南斯拉夫,繼續培育和訓練的工作。1960年代起,馬場開始對公眾開放。1996年以後,斯洛文尼亞政府將其定位為公家機構,並擴大培育的計劃。

 

我們到馬場參觀時已接近傍晚時分,看到上百匹英挺的白馬在訓練場馳騁,場面十分壯觀。過了大約半小時,收工的時間到了,牠們井然有序的列隊回馬廐休息,而且彼此互通聲息。其中有一匹白馬不時回頭向後面的同伴打招呼,馬鳴嘶嘶丶前呼後應,徬彿是軍隊行進時的答數,一來一往,交相應和,真讓人大開眼界!

 

義大利和斯洛文尼亞都是天主教信仰為主的國家。離開義大利邊界後不久,有一座著名的科斯塔涅維察修道院(Kostanjevica Monastery)。修道院始建於1623年,有收藏豐富的圖書館和名聞遐邇的玫瑰園。1835年,被廢黜的法國國王丶波旁王朝的末代帝王查理十世及其家人來到這裡,最後在此安葬。在1947年邊界重劃之前,這裡原屬於義大利,但現在卻變成新哥里奇亞的一部分了。

 

我們一過邊界,立刻感受到物價直缐下滑!斯洛文尼亞以盛產葡萄酒聞名於世,農產品十分豐裕,我們在一家葡萄園餐廳用饍,大家坐在葡萄藤下,享受美酒佳餚,頗覺豐盛,但費用卻不到義大利的一半。大家都說:儘管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早已解體,但這可是珍貴的社會主義遺產!

 

在與斯洛文尼亞人的晤談中,我們深刻的體會到難得的謙和丶平易與善意。儘管「南斯拉夫」早已成為歷史的記憶,但是他們卻懷念狄托和那個相對和平穩定丶公平分配的舊時代。不過,歷史無法翻轉,內戰的傷痕也不易撫平,在資本主義弱肉強食丶適者生存的競爭環境中,他們只有努力拼搏,接受新時代的新挑戰,好好的過起承平的日子,努力的活下去!

更多優傳媒報導
周陽山》從斯德丁到什切青的歷史滄桑──冷戰結束三十年的省思
周陽山》保加利亞的多元宗教與神聖智慧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