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攜帶小本本 瑞士導演用4句中文破除語言障礙

祁玲
鏡週刊Mirror Media
語言隔閡讓妮可(右)在拍片時更專注觀察所拍攝的人事物,反而成為優勢。(妮可富格勒提供)
語言隔閡讓妮可(右)在拍片時更專注觀察所拍攝的人事物,反而成為優勢。(妮可富格勒提供)

靠著寫在筆記本上的幾句中文,瑞士導演妮可富格勒(Nicole Vogele)在台北拍了紀錄片《打烊時刻》(Closing Time),以大量定鏡或是緩慢橫搖的鏡頭,將清粥小菜店主、熟客,以及公園裡跳舞民眾的日常生活,呈現在觀眾眼前。

拍攝期間,妮可與另外兩個工作人員,一入夜就到清粥小菜店「蹲點」,店主切菜、打蛋到煮菜的過程,以及牆上的裝飾,一一入鏡。起初客人對他們很好奇,久而久之見怪不怪,店主也習慣了,常開玩笑說:「阿啄仔,瘋了。」

由於店主懂一點英語,溝通不是太大問題。但遇到受訪者不諳英語、且翻譯人員不在場的時候,妮可就會掏出她暱稱「阿啄仔之書」的筆記本,裡面有助理幫她寫的句子,依序為:「哈囉,我們是來自德國的學生」「可以在這裡拍片嗎?」若對方同意,會再加上「拜託不要看鏡頭」和「說話時請不要對著攝影機」這兩句。

妮可強調,外國人在台灣拍片,困難之一的確是語言障礙,但這對她來說並不是最大的問題,因為她的電影對白不多。

她說:「我從觀察者的角度拍片,看人們怎麼移動、接觸事物等。當我無法用言語表達、必須夾雜手勢,反而觀察得更清楚。」

但妮可不諱言,有時,她想了解拍攝對象是否感到被冒犯或不自在,需要更細膩的溝通,無法靠「是」或「不是」這種答案簡單帶過。這種情況下,語言的隔閡確實是大挑戰。

妮可在台灣看到很多台北人在深夜工作,觸動了她拍攝紀錄片的念頭。
妮可在台灣看到很多台北人在深夜工作,觸動了她拍攝紀錄片的念頭。

更多鏡週刊報導
用昂貴膠卷拍紀錄片 他們一晚只拍10分鐘畫面
瑞士人拍台北夜生活 《打烊時刻》獲盧卡諾影展特別獎
拍台北卻沒有台灣資金 妮可富格勒用低預算換創作自由

更多新聞報導
「恭喜妳也有前科了」謝和弦揪新歡報案
小禎曝斬12年婚心情 「相愛畫面歷歷在目」
求子難!趙小僑月扎20針失敗 不放棄再拚
子瑜嗨曬度假美照 超萌拍照姿勢曝光
44歲翁立友想婚 唯一條件「不要一下子」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