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別與重逢之境

彭樹君

中國時報【彭樹君】

這裡是一個特別的場域,因為這裡的情感特別豐沛,能量特別流動,人們相互擁抱,或是互道珍重,或是歡喜相見。離別與重逢在這裡交錯上映,再沒有比機場更能體現悲歡離合的地方。

我曾經在這裡目送心愛的人出境,此後就要相隔千山萬水,他的白日將是我的夜晚,我的所在將成他的遠方,心中因此千迴百轉,有好多好多的話想說,但再怎麼牽掛難捨,也都必須把所有的欲語還休化為祝福,只願他此後一切都好,此去一路平安。

也曾經因為理由不明的班機延誤,在接機的人群中引頸等待,不知什麼時候才能見到想念許久的那人。來人的身影終於在入境大門出現的那一刻,所有的緊張與擔憂霎時如大石落地,世界也忽然光亮了起來。

而印象最深刻的那次,是和一個多年未見的朋友相約見面,但時間怎麼喬都喬不攏,最後只能選在機場,對方要離境的那一天。在那個下午,一杯咖啡的時間裡,因為再不說也許就再也沒機會說,所以彼此把當年那些朦朧幽微的情事都攤開了,也和過往的自己和解了,縈繞心頭多年的疑問和遺憾總算放下了,擁抱道別的時候,我的心中像無雲的晴空一樣清朗,知道過去已成過去,從今以後,我們終於可以當真正的朋友了。

機場不只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集散地,更多時候,是個人照見自我內在那種永恆孤獨的所在。人來人往,無數能量在此交會,往四面八方而去,而眼前一切流動卻又統攝於自我內在那個如如不動的核心。

當一個人要從此方到他方,從這個機場到另一個機場,中間的過程是天空與海洋,那是一段何其奇異的時光,脫離了日常軌道,逸出了心靈邊界,一切的感受都和平時不一樣,甚至連時間的感覺也被破除,因為飛過了不同的時區,你可能失去一天,也可能在降落的時候又回到昨天。面對空間與時間雙重的轉換,內心總是深刻地覺知,原先所相信的真實可能皆是幻象皆是虛無,諸行無常,諸法空相,而「我」是誰?若是有個我,那麼我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在來去之間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總是在機場與機場的移動之間,我特別感到自己是孤零零的一個人,無論身旁有沒有同行的旅伴,其實都是自我的獨行。

說到底,人生不過也是一場旅行,許多時候只能自己一人往前奔赴。

但機場畢竟是一個連接自己與他人、此地與彼方、出發與抵達、現在和未來的地方,自我穿越其中,有時面對外界而情感流露,有時回到內在而沉靜孤獨,在不斷的無常變化中,始終維持著某種恆定不變,這不也就是人生的縮影嗎?我們或許在此與他人離別與重逢,亦或許離別又重逢的就是自己。

前些日子在另一個機場遇到一些波折,差一點就上不了機,也許是這樣的緣故,當經過了一段長途飛行,飛機終於降落在桃園機場,機輪觸地的那個瞬間,忽然有一種泫然欲泣的感動,啊,平安了,到家了,我回來了!這才發現自己先前是如何懸著一顆心,也是此時此刻才深深明白,就算走過千山看過萬水,就算經過再多的城市與國家,內心最想抵達之處,永遠是自己的家門。

於是總有這樣一個地方,它目送我的離去,並接納我的歸來,因此許多過去的情節在這裡結束,許多未來的發生也從這裡開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