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捧電鍋的飛行員

文/劉屏

馮國博的父親馮紹齡是P-40戰機飛行員,抗戰時曾在路克基地受訓,今已九十五高齡。馮國博說:「高鼎程和我兒子同年,去年聖誕節,他兒子滿月,他們到我家來,做了油飯帶來。」當天高朋滿座,馮沒吃上油飯。臨走時,高鼎程捧著電鍋,一臉歉然地說,「對不起,改天再做了帶來。」馮國博說,忘不了高鼎程當時的模樣,「他還要我保重身體,沒想到那是最後一句話。」

美國亞歷桑納州的路克基地上空,四架中華民國F-16戰機編隊通過上空。但其中一架隨即逸去,以「殞落隊形」(Missing Man Formation)紀念過世的隊友高鼎程少校(追贈為中校)。時間是二○一六年元月二十九日下午四時二十一分,「二十一」代表這支部隊的番號「二十一隊」。

無人應答的點名式

四架當中,有一架是雙座機,後座飛行員是高鼎程的同學,帶著中華民國國旗。基地十餘架F-16是國軍飛機,但長年留駐美國供國軍訓練之用,故漆著美國的軍徽。雖在美國犧牲,但高鼎程的志業是捍衛中華民國領空。中華民國飛行員攜著中華民國國旗,駕著中華民國戰機,向這位為中華民國獻上生命的飛行員表達最高敬意。

今年一月二十一日,高鼎程執行訓練任務時不幸失事墜機殉職,得年三十一,留下妻子、一歲五個月大的女兒、兩個月又二十三天大的兒子。

悼念儀式在路克基地的跑道頭舉行。F-16戰機旁擺置著高鼎程的遺照。基地的軍牧祝禱。現場還有另一位美國牧師,是高鼎程過去在聖安東尼攻讀語言課程時結識的,專程從德州飛來。

追悼會程序之一是「點名式」,由隊長點名,官兵應答。點至「高鼎程」時,無人應答,全場肅穆,表達無盡哀思。

當號兵吹起熄燈號時,二十一響禮槍鳴放,美軍把覆蓋靈柩的美國國旗交給家屬,代表著對這位飛行員的永恆記憶;也把F-16戰機上的中華民國國旗交給家屬,感念這位空軍健兒對國家的終極奉獻。

儀式結束後,警方的重型機車、警備車前導,護送靈車及高鼎程的家人前往三十餘公里外的鳳凰城機場,搭機飛往洛杉磯,隨即轉搭長榮班機返國。高鼎程的妻小、父母、岳父母、姊姊Monica 同機返國。

護送英靈返回故土

高爸爸說,國軍F-16飛官在路克基地受訓,今年屆滿二十年,「這是第一次出事,希望也是最後一次。」

回頭望去,路克基地聯隊長辦公室前的巨石已漆成金色,並以紅漆寫上Gold。因為高鼎程的呼號是Gold,即「金」之意。

在洛杉磯國際機場恭候者之一是長榮航班的副機長(他婉拒透露姓名),他曾是國軍F-16飛行員,也曾在路克基地受訓,專程調班來飛這趟美國航線,為的是親自駕機護送學弟英靈返回故土。副機長另一位學弟給我的簡訊上寫道:「筧橋精神,常在!」

旅居鳳凰城的僑胞馮國博參加了追悼會。他說,那位來自聖安東尼的牧師表示,高鼎程當年親口說了相信耶穌基督,於是在火化儀式前,依高媽媽之願舉行了基督教儀式。追思禮拜上,鳳凰城的基督徒姊妹合唱〈奇異恩典〉、〈相約在主裡〉。

馮國博的父親馮紹齡是P-40戰機飛行員,抗戰時曾在路克基地受訓,今已九十五高齡。馮國博說:「高鼎程和我兒子同年,去年聖誕節,他兒子滿月,他們到我家來,做了油飯帶來。」當天高朋滿座,馮沒吃上油飯。

臨走時,高鼎程捧著電鍋,一臉歉然地說,「對不起,改天再做了帶來。」馮國博說,忘不了高鼎程當時的模樣,「他還要我保重身體,沒想到那是最後一句話。」

馮國博說,他與高鼎程的遺屬幾次禱告,「內心都有很平安的感覺,確據他在主懷裡安息」,所以「有復活的盼望,將來要在天國裡再見」。

〈奇異恩典〉有一句:「將來在天安居萬年,恩光如日普照。」〈相約在主裡〉則說:「捨不得要告訴你,在主的愛裡我等著你;你可不要忘記,我們相約在主裡,記得我們相約在主裡。」

(〈難忘捧電鍋的飛行員〉2016.02.11)

(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