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習近平死都不到國際場合現身

·4 分鐘 (閱讀時間)

G20峰會之前,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公開訪歐,不但在歐洲19國議員組成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上致詞,而且到訪布魯塞爾,會見歐盟領導人。雖然見了誰雙方都諱莫如深,但吳釗燮千里迢迢去布魯塞爾,如果誰都沒見到,唔通是(豈是)去遊山玩水?

幾十年來台灣被中共逼到牆角,只剩十幾個邦交國。南美洲一個侸仃小國,台灣花了大氣力與之建交,臨門一腳又被中共壞了好事,台灣連和一個「小朋友」結交的機會都沒有。

反觀今日,吳釗燮在歐洲被視為上賓,揚眉吐氣,世事之變幻令人慨嘆。中共外長王毅稍後出席D20峰會,只怕無此待遇,此消彼長,難怪習近平死都不到國際場合現身了。

中共降台灣升是最新時勢。習近平喜歡談時勢,今日時勢正是他自己「造」出來的。

習近平上台之初,是中共最風光的時候,國內經濟一片暢旺,外交上如魚得水,如果中共謹慎保守大好形勢,與人為善,致力壯大自己,今日必不致搞到如此狼狽的境地。

可惜習近平誤判形勢,以為時與勢盡在自己一邊,要趁此機會對外擴張,因此一改韜光養晦的國策,在西方國家大肆滲透,又搞一帶一路向中小國家埋手,企圖稱霸全球。

習近平有三大誤判,一是誤判國內經濟,以為國力強盛,財大氣粗,可以無所不為。其實中共國的經濟在多年的冒進之後已呈頽勢,各種矛盾積壓,發展動力已用盡,此後就是走下坡的路了。

習近平的誤判之二,是美國兩黨之爭白熱化,意識形態分化嚴重,積重難返。美國國力下降,中共國力上升,正是用兵之時。其實美國兩黨之爭是常態,經濟和文化爭端永遠存在,美國社會有自我修復的能力,問題發生就想辦法解決,永遠都是如此。

習近平的誤判之三,是美國與歐盟關係惡劣,爭端不少,久有心病,西方不團結,有利於中共擴張。其實美歐都行民主體制,吵完和,和完吵,歷來如此。美國賣核潛艇給澳洲,法國惱羞成怒召回大使,拜登轉頭介紹印度去買法國潛艇,美法又和好如初。美歐關係是民主國家內部的矛盾,有共同利益,一旦受到威脅,必然攜手對抗。

習近平的誤判,是被自己的政治野心蒙蔽,他的野心不但是繼毛澤東﹑鄧小平之後成為中共歷史上第三代偉人,而且要在他任上,將「中國模式」在西方民主國家落地,實現「解放全人類」的偉大目標。

人的野心要與自己的能力相匹配,再加上客觀形勢助力,才有可能實現。習近平被中共國表面的強大蒙蔽,對內外形勢的估計與現實背道而馳,他的冒進和蠻橫不但在現實面前碰壁,更促使內外形勢的惡化。

基於三大誤判,習近平內政外交上有三大失策。第一大失策是中美關係的交惡,先前克林頓與歐巴馬都對中共行綏靖政策,希望中共走政治改革之路,歐巴馬晚期已後悔,因此有「重返亞太」之戰略調整。直至特朗普手上,本來與習近平稱兄道弟,但習近平在美中貿易談判中玩花招,惹惱了特朗普,美中關係即急轉直下。

習近平的第二大失策是處理香港問題全盤皆輸,本來小小讓步即能平息反送中運動,但習指使黑警殘害市民,國安法又秋後算帳,中共遂現形為民主的凶惡敵人。美國固難容忍,歐盟也夢中驚醒,和統台灣一鋪清袋,香港處置失當,壞了習近平的大局。

習近平的第三大失策是與歐盟交惡。本來美歐有矛盾,中共九牛二虎之力草簽中歐投資協定,正可離間美歐關係。不料戰狼外交不知收歛,到人家家裡去叫罵,惹火了歐洲各國。歐洲是文明古國,又是工業和軍事強國,怎會受此奇恥大辱?就此民意一邊倒,國會醒悟,政府紛紛與中共反目。

吳釗燮今日到歐洲揚長出入,這才是台灣數十年「韜光養晦」的結果。當年蔣經國被中共逼到牆角,狠下心搞政治改革,又立足內部經濟,發展高科技,遂有今日榮景。台灣人有今日,要感恩蔣經國政治改革起死回生,感恩當年篳路襤褸發展現代科技的苦心。蔡英文接受訪問,表示台灣「絕不冒進」,就是要戒慎恐懼,穩扎穩打,不被一時勝利衝昏頭腦。

希望台灣人珍惜前輩創下的偉業,與人為善,互通有無,一步一個台階往上走。香港人對台灣的成就感同身受,因為在台灣身上,正寄托了香港的未來。

(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三大誤判三大失策,習近平助台外交突破)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110新北運動經濟四部曲

余文樂拍影片首度曝光帥兒正面 「台灣腔」讓小粉紅崩潰:你就在島上發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