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台灣籃球要被滅掉?」P. LEAGUE+飽受質疑,陳建州用700天震撼籃壇

第4節,最後2.7秒,2隊差4分,領先的一隊掌握球權。球從底線發進來,富邦勇士隊曾文鼎接到後拿在手上,選擇不投不傳,耗掉最後時間。接著漫天灑下藍色彩帶,歡呼聲震耳欲聾,6月27日,台北富邦勇士結束和新竹街口攻城獅在冠軍系列戰的纏鬥,以4勝1負衛冕。球員手中的香檳噴向觀眾席,現場滿滿8,000多人,一同見證P.LEAGUE+職籃聯盟第2賽季畫下圓滿句點。

「有時候就會突然鼻酸。」談起那天的心情,採訪中一直一派輕鬆的執行長陳建州,眼角突然泛起淚光,「尤其罰球的瞬間,全場鼓譟,我看著爆滿的觀眾流下眼淚,心想一切都值得了。」

2020年,陳建州宣布創立職籃聯盟P. LEAGUE+,僅僅2年就打出震撼體壇的成績,進場人數屢破紀錄,第2季總冠軍決賽5場通通完售,可容納7,000到8,000人的場館座無虛席,線上轉播數字也相當漂亮,最高紀錄同時有16.8萬人在線觀看,比起去年同期暴增2倍多;最後一場比賽的影片,甚至在48小時內突破百萬觀看數。

P.LEAGUE+總冠軍 圖/P.LEAGUE+
P.LEAGUE+總冠軍 圖/P.LEAGUE+

「謝謝你們讓台灣籃球熱重新燃起。」影片留言區有球迷感性寫道,這是台灣籃壇睽違10多年再現的光景。經歷早期中華職籃倒閉、接下來以社會隊伍為主的SBL(Super Basketball League)業餘聯賽曾有過高光時刻,但在看板球員紛紛到對岸打CBA(中國男子籃球職業聯賽)挑戰更高收入後,近年SBL聲勢如溜滑梯下滑,現場觀眾經常只有寥寥百人,曾經的熱門運動逐漸淡出社會視線。

陳建州曾是中華籃球隊國手,眼看籃球在台灣起起伏伏,近幾年陸續有球團規模縮小、減薪,最後撐不下去只能宣告收攤,「難道產業就要這樣滅掉嗎?」長期以來藏在心裡的職籃夢,在這時重新生長出來。

20年打滾經歷就為今日

無畏前輩「問候」,帶領小團隊撐起聯盟

「大家看到的是我在幾個月內倉促把聯盟搭建起來,其實我已經準備20幾年了。」陳建州直言,他走的每一步,甚至在娛樂圈打滾累積的人脈和經驗,都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帶著資源、影響力、知名度來創立聯盟。

而疫情對運動賽事的重創,推了他最後一把。他擔心萬一更多球團虧損,董事會預算大刀一砍,就再也來不及,「我就想著要趕快跳出來,先喊先贏。」

陳建州到處奔走,告訴球團要創立職業聯盟了、做不做得成先試試看才知道,但在這種存亡之秋要投入大量資源經營球隊,每年至少得燒掉1億元,陳建州不意外地被潑了滿頭冷水,90%都覺得他在癡人說夢。

「非常多業界前輩都來找我,共同點就是叫我不要做了。」有的好心勸他別走這條難行的路,有的則認為被踩到領土,派人來「問候」一番:憑什麼覺得你可以?

對簡直被「罵大」的陳建州來說,這些壓力和不看好都稀鬆平常。他帶著僅18人的團隊,集結了4大球隊,把聯盟建立起來,初登場就有華麗的包裝行銷、專業的轉播、可看性高的戰力和比賽,迅速累積龐大的粉絲聲量。做出成績後,第2季就新增2隊擴大規模,至今都還有過去拒絕參與的球隊,希望能重新接洽加入聯盟。

P. LEAGUE+ 圖/P. LEAGUE+
P. LEAGUE+ 圖/P. LEAGUE+

下場撿彩帶、每場球賽都到場

凡事親力親為,「稱職」弭平外界噪音

談起聯盟創造好成績的關鍵,陳建州歸功給身邊不到20人的團隊。成員都年紀輕輕、拚勁十足,賽季期間為了發稿、整理影片資訊,天天加班到大半夜,但團隊裡的每個人都是把自己逼到極致的個性。

擔任行銷策略總監的周崇偉,就是聽見陳建州要成立台灣職籃的消息,放棄在上海的事業,毛遂自薦進入P. LEAGUE+任職。回想起和陳建州並肩打拚的過程,周崇偉直言,「他的熱忱簡直超乎我的想像,我甚至會覺得,以他的地位其實沒有必要做到這樣。」

陳建州沒有支薪,自聯盟創立至今未領過分毫酬勞,甚至停掉所有演藝邀約,每天只睡4小時,仍然天天進公司和團隊一起上班,而每一場球賽幾乎都能看見他的身影,全台到處奔波,力求親自到場。

這真的就是創業的精神。 」同樣身為新創,合作夥伴GoSky AI執行長張聿瑋也對陳建州的親力親為感到佩服。某場比賽中,有工作人員意外噴出彩帶中斷比賽,所有人慌亂之下,他看見陳建州第一時間衝上去趴在地上撿,並指引團隊動作,賽後也馬上端出SOP預防,「如果他現場不在,可能也很難快速帶領團隊去改善。」

那天的畫面沒有太多人看見,不過今年總冠軍賽後再次出現類似景象,不少新聞報導都貼出陳建州在賽後穿著筆挺西裝,跪在地上幫忙工作人員擦地的畫面,引起討論,有人說他沒架子,卻也有人認為是在作秀。

談起那張照片,陳建州笑得有點無奈,「那真的沒什麼,是生活的一部分而已。」對他來說,有無執行長的身分,做的都是和20年前一樣的事,不管是個人行為,還是跟人互動的方式,「 我相信稱職永遠比職稱更重要。 」陳建州說,他每天早上都會看一張照片,是過世的父親寫下的一句「永保赤子之心」,鼓勵他不管過了多久,都要記得第一天入行的責任和期待,也是他一直努力的方向。

周崇偉形容,他眼中的陳建州一直很調皮,喜歡和夥伴開玩笑,也愛和大家一起吃飯,「即便身為執行長,他的待人處事一直很和善謙卑,才能做到今天的地位。」

P. LEAGUE+陳建州 圖/P. LEAGUE+
P. LEAGUE+陳建州 圖/P. LEAGUE+

從娛樂圈跨界體壇,

球員養成不遺餘力,下一步打進國際舞台

自從十字韌帶斷裂退出籃壇後,陳建州已經在娛樂圈打滾20多年,這段跨界經歷帶給他很多挑戰,卻也成為今日的養分。

「我覺得讓我看人的眼光變準了。」陳建州舉例,就像娛樂圈中的選秀節目,一群新秀球員中你看得出誰是未來球迷會追捧的球星,也知道誰可以培養成為聯盟的看板人物,同時也明白這需要時間和耐心,而非「撿現成」單以優異的戰績論定球員的價值。

周崇偉也補充,陳建州很清楚如何操作議題,若球員在賽中做了某個特別的舉動,他會說這件事今天就要放大來發,明天該如何換角度再強調一次,同時也知道哪些媒體、哪些資源可以協助散布消息,「 這些行銷操作對於球星的養成是非常重要的。

另一項娛樂圈帶來的優勢,則是面對負評風波的處理能力。陳建州笑稱自己在這方面簡直「身經百戰」,知道現在的攻擊火力等級,該如何處理面對,加上堅定的信仰,讓他面對外界壓力有更強的適應力,也有更大顆的心臟去面對。運動員和藝人都一樣,要接受外界最高壓的批評,一個風波沒有處理好,可能職涯盡毀。他也會運用這些經驗開導球員,輔導他們如何面對謾罵聲,重新站起來。

職業籃球是體育賽事也是生意,要進入大眾市場除了專業還需要娛樂性,像是名人在場邊加油。以美國職籃NBA為例,在紐約尼克隊主場的麥迪遜花園廣場觀眾席上,總會看到名導演史派克.李(Spike Lee)和球員互動;在洛杉磯湖人隊主場的史泰柏中心,知名男星傑克.尼可遜(Jack Nicholson)幾乎是場場必到。這些都成為賽場上的另一道風景,在暫停和中場休息時刻成為轉播鏡頭經常的焦點。

陳建州的好人緣也在此時嶄露無遺,在演藝圈、體壇、企業等圈子結交的好友,時常被拍到捧場出現在球場觀眾席上,並拍照發在社交媒體。球賽也會邀請藝人在中場休息表演,不僅為娛樂圈打造出新舞台,也為球賽帶來話題和人氣。

 P. LEAGUE+ 圖/ P. LEAGUE+
P. LEAGUE+ 圖/ P. LEAGUE+

P. LEAGUE+在本土打出成績,下一步是走向國際。聯盟已經加入東亞超級聯賽,今年10月起,球員將陸續飛往菲律賓、日本、韓國等地,和亞洲的頂尖球隊較勁。「 到時候還可以帶著球迷遠征海外,也把外國球迷帶來台灣振興旅遊經濟。 」講到未來願景,陳建州的眼神都亮了起來。

從台灣走向亞洲,這一路並不容易,是否曾想過放棄?「不可能。」陳建州馬上回答。從過去到現在做的每一件事,腦中從來不曾浮現放棄二字,這種心態的養成,和成長環境有關。因為父親過世得早,從高中就開始扛起家計,「一旦放棄的話,家人就沒飯吃。」他總是提醒自己不管做什麼,咬著牙也必須撐下去。

「以前是家人,現在我背負著夥伴、球團、球迷的期待,每天都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垮下。」坐在執行長的位置,面對灰心、挫敗、唱衰,作為聯盟的尊嚴,仍然要挺直脊梁。

陳建州認為這些壓力也是動力,「聯盟能夠成長茁壯,帶給我的成就感,比起過去在球場和螢光幕前都更巨大。」

而這場拓荒冒險,仍是未完待續。

陳建州
曾是籃球國手,因十字韌帶兩度受傷後,轉型進入演藝圈,成為節目主持人,藝名「黑人」。
20年來始終懷抱籃球夢,於2020年9月4日正式成立「P. LEAGUE+」,是中華職籃CBA於2000年解散後首個職業籃球聯盟。

責任編輯:傅珮晴、蘇柔瑋

更多報導
「台灣籃球迷孤單20年」!P. LEAGUE+把熱血賽事帶進線上,如何靠數據凝聚粉絲?
蔡崇信、陳建州都投資他!追夢籃球小子何凱成拿到2,663萬資金要改變亞洲體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