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莉、具荷拉飽受網路霸凌相繼輕生 南韓流行音樂產業出了什麼問題?

楊穎婷
上報

「現在妳不在了,我會連著妳的份更努力生活。親愛的粉絲們,我會沒事的,請不用擔心我。」南韓28歲演員、女團KARA前成員具荷拉(Goo Hara)在圈內好友雪莉(Sulli)10月輕生離世後,於直播影片流淚說道。

如今雪莉離世6周之際,南韓警方卻證實具荷拉輕生逝世。這讓粉絲及外界開始思索,南韓蓬勃發展的流行音樂文化產業究竟發生什麼問題,短時間使得2名年輕藝人寧可走上絕路。

南韓首爾警察廳負責人李容杓(Lee Yong-pyo,音譯)告訴記者,一名佣人24日發現具荷拉的遺體。此外,調查人員也發現她留下的手寫便條,當中道出她的絕望。

消息一出,許多悲傷的粉絲湧入位於首爾、安放具荷拉遺體的醫院,不過具荷拉的家屬計畫將不會公開舉行葬禮。

光鮮亮麗背後的陰暗面

南韓流行音樂產業培養出許多知名女子或男子團體,粉絲人數從國內擴及全球。該產業將歌曲、藝術影片、時尚服裝結合,並融入歌手炫目又整齊的舞蹈,因此得已抓住全世界廣大粉絲的目光。

但是《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報導,娛樂產業專家也長期針對南韓流行音樂產業發出警告,因為在這產業光鮮亮麗的外表下,同時也隱藏著不容忽視的黑暗面。

這些南韓流行音樂團體成員通常是在學生時期開始進行訓練,藉由磨練他們的唱歌技巧和舞蹈能力,期許讓經紀公司對自身留下深刻印象,進而得到正式出道的機會。

然而,即便煞費苦心成為擁有廣大粉絲的偶像,通常他們的偶像生涯並不會持續太久。因為還會不斷有許多年輕亮麗、舞蹈更奪目的新人出道,並且取代他們。

與此同時,這些南韓流行音樂團體成員年近30歲,光環便會逐漸消退,他們只好試著藉由拍戲、單飛或是參與綜藝節目等方式,嘗試在其他領域為自己找到新的身分和角色。


這樣艱鉅的領域轉換並非每個人都能成功。

藝人生前飽受網路霸凌

儘管南韓流行音樂產業的蓬勃發展還能歸功於YouTube、Instagram、Twitter等社群媒體讓他們聞名全球,然而,這卻也讓團體成員面臨部分人惡意針對外貌、唱功,甚至擴及私生活的網路霸凌與仇恨言論。

南韓記者李赫俊(Lee Hark-joon,音譯)對此提到:「他們從年輕的時候,就過著機械式的生活,經歷斯巴達式的嚴格訓練。他們鮮少有機會如同齡的人過著正常的校園生活,或是發展正常的社交關係。」

李赫俊進一步指出:「他們的(名氣)衰退可能和他們的成名來得一樣突然、一樣戲劇化。」不僅如此,「他們的職業尤其容易受到心理壓力的傷害,他們在社群媒體上無時無刻被放大檢視,而有關他們私生活的假新聞會立即散播開來」。

2017年12月,雪莉出席南韓男團SHINee得年27歲的成員金鐘鉉(Kim Jong-hyun)的葬禮。金鐘鉉輕生前留了一張字條,提到自己飽受憂鬱之苦。

2019年10月,年僅25歲的南韓女團f(x)前成員雪莉在家中輕生離世。此前,經常遭受民眾的惡意網路留言攻擊又患有憂鬱症的她,才剛批評過針對她的網路留言。

「難道就沒有心地善良的人嗎?」

如今,日前輕生的具荷拉生前也飽受網路留言攻擊,甚至被大量散布謠言稱她的整體外貌大部分是經過整形而來。


具荷拉曾承認她確實有對眼部進行整形手術,但網路霸凌的情況,在她與髮型師男友崔鐘範(Choi Jong-beom)分手後更為嚴重。

「我再也不會容忍這些惡意的評論了」,具荷拉6月在Instagram發布的貼文寫道,並提及她的精神問題和沮喪的情況。


這篇文章在她輕生後已經遭到移除。

《紐約時報》提到,當時的具荷拉看似很絕望,懇求批評她的人不要如此嚴苛,「難道就沒有一個心地善良的人,能夠擁抱其他飽受折磨的人嗎?」

「像我這樣的公眾演藝人員過的日子並不容易,我們的私生活受到比任何人更嚴格的審視,我們飽受的折磨甚至無法與家人和朋友傾訴。請問你們在網路發布惡意評論之前,可以先問過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嗎?」

最後的晚安

如今,雪莉和具荷拉相繼輕生離世,已經在南韓引起人們的省思。

此外,網路上支持向南韓總統文在寅辦公室要求實施更嚴格的性騷擾懲處的人數,在具荷拉輕生逝世後倍增,支持人數已達21萬7000人。

24日,具荷拉在Instagram新增一張相片,照片裡的她躺在床上,直視著鏡頭。


「晚安」,她在最後一次發布的貼文底下這麼說。

更多上報內容:

反網路霸凌《雪莉法》推行前夕 南韓28歲女星具荷拉家中身亡

【雪莉之死】抑制惡意言論霸凌 南韓政府擬推「網路留言實名制」

【脫北者悲歌】北韓母子餓死於南韓 冰箱全空成腐屍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