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辦公戰疫 影響3億人的社會實驗

記者李鋅銅/綜合報導
旺報

在過去一個月中,數以億計的大陸民眾,被動地參加了一場遠程辦公的大規模社會實驗。「2020年春節期間,中國有超過3億人遠端辦公,企業規模超過1800萬家。」艾媒諮詢的一項資料顯示,這場實驗沒有經過嚴格策畫,倉促上陣,規模空前並且充滿挑戰。

黃曉萱是一家大資料分析公司總經辦負責人,公司有20多名員工,全公司居家辦公,這是頭一次。開工之前,她測試了五六個線上協同辦公軟體,選定了釘釘和騰訊會議,並要求所有同事將軟體下載安裝好。為了監督大家早起,公司要求每天早上9點開視訊會議,穿戴整齊,「穿睡衣要罰款」。

同事訓斥孩子 打斷會議

一些從大城市回到老家的人,會發現遠端辦公的麻煩更多。在武漢聯想集團工作的王韜春節回到了農村老家,武漢封城後,身處各地的團隊成員每天都用Skype開視訊會議,但是村裡網路不好,信號不穩定,成了他最頭疼的事。

胡世昌是湖南一家廣告公司的策畫總監,幾周體驗下來,他發現,線上上語音或者視頻溝通,很依賴網路品質。有時候突然卡頓,他還得再重複說一遍剛才的話。電話裡,還經常傳來同事訓斥孩子的聲音:「不要吵了,你安靜點!」會議節奏時刻被打亂。「本來10分鐘可以結束的,經常拖到了20分鐘。」

相比中小企業,「互聯網大廠」的業務數位化程度和數位化生存能力要強很多,轉向「雲辦公」不是難事,但挑戰在於:一個企業幾萬人,一個部門數千人,如何協同?事實上,遠端辦公在大陸的發展不如一些發達國家。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的資料顯示,2005年大陸有180萬人遠端辦公,到了2014年也僅有360萬,按照複合增長率為8%進行推斷,2019年遠端辦公人數也大約只有530萬人。以大陸14億人口基數來觀察,占比非常小。

美國在遠程辦公領域一馬當先。截至2017年,美國超過八成企業引入遠程辦公制度,已有3000萬人在家中遠端辦公,占了美國工作人口的16%至19%。美國的知名線上辦公企業眾多,比如Zoom、Facebook Workplace、Microsoft Teams、Slack等等。

陸人遠端辦公觀念不足

大陸多位線上辦公服務提供者表示,大陸和國外的差距,主要不是技術,而是觀念。除了觀念上的排斥和不習慣,有業者認為,遠端辦公在大陸遲遲未能爆發,一是因為很多企業工作環境數位化程度不足,二是管理制度的問題,企業需要從頂層設計,為遠端辦公量身打造相應的管理機制,但幾乎絕大部分企業都是欠缺和空白的。

不少業者認為,疫情之後,遠端辦公會退居二線,集中辦公短期內依然是大陸的主流,但顛覆的力量已經在發酵。據美國金融科技公司Fundera研究,到2020年,世界上過半的勞動力將由出生於20世紀的「新世代」主導,這代人的成長期,幾乎和電腦科學及互聯網的高速發展時期相吻合。他們不僅對新技術更包容,對自由辦公的理念也更前衛,屆時,遠端辦公將無法避免。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