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商鴨霸已久 壟斷蒐證不易

宋秉忠/旺報觀點
·1 分鐘 (閱讀時間)

幾年前,大陸某大電商到台灣大肆宣傳如何銷售台灣農產品,宣稱該平台每日流量有多大,「區區幾件台灣農產品一上網就會被秒殺」,又說「平台頂級客戶平均客單價多少多少,一包600塊台幣的米根本不算什麼」。結果那一年,已運到上海,價值500萬台幣的台灣農產品賣不掉,中間經手的台商損失慘重。

這就是電商的「霸性」!

今年新冠疫情嚴重,很多出口受阻的台商又重拾電商夢,但夢就是夢,現實並非如此。以上架費用為例,根據公眾號「銀杏財經」披露,美團外賣目前的主要收入是佣金;佣金主要分為以下三個部分:平台使用費1%-2%、技術服務費2%-8%、配送服務費11%-14%。

至於交易訂單產生的佣金,京東、天貓等電商平台對不同經營類目有所區別,一單的抽佣區間普遍在4-8%,個別類目的抽佣比例甚至高達10%;命名也不盡相同,有的叫軟體服務費,有的叫佣金。

即使不同電商間的抽成差距很大,但卻難以舉證其不合理。舉例說,美團外送熱食,限定時間很短(幾十分鐘內),而且全程要監控,但京東、天貓快遞商品,最快不過24小時。電商花的成本不同,當然抽成就天差地別了。

因此,即使已有針對電商的「反壟斷法」(即反壟斷指南),但電商的壟斷行為很難定義,而且不易蒐證,管理成效仍有待檢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