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文琦專欄】電玩這檔事,說實話還真是麻煩啊

·3 分鐘 (閱讀時間)

胡文琦/前中國國民黨發言人

針對中國大陸近日動作頻頻,繼整頓若干不肖敗壞私德與逃漏稅簽署所謂陰陽合同的藝人「娛樂業」之後,「遊戲產業」近期亦成為大陸整改的革新對象;對此,號稱身為電玩遊戲愛好者的綠委鄭運鵬日昨立即發表感想,他認為有部分在中國大陸靠遊戲產業生活的台灣人,在我國政府對相關領域下的「犯罪行為」進行管制時,都會跳出來聲稱是綠色恐怖,「怎麼中共政府這麼高壓的可笑政策,他們一個字都不敢吭聲了」云云?

據悉,綠委鄭運鵬透過臉書貼出中國大陸電商平台「京東」近期所發布的遊戲禁售令新聞表示,「『牆國』強政」在禁娛樂後開始禁遊戲;而翻看禁售令的名單,涉及「血腥暴力題材」的遊戲不在少數,鄭運鵬則「簡單總結」,「情色叛國是藥引,禁止自由創作、不能看到與『反抗政府內容』則是處方箋的主成份」。

坦白說,筆者不是刻意要吐槽鄭委員,而是近期因私事正在上海隔離檢疫當中,對於鄭委員「頭腦簡單、四肢也不見得發達」的指涉,有關他片面指出禁娛與禁止電玩等「半套、三腳貓」的「自我表述」,就與筆者在上海所看到的「中國大陸報導角度與原因」,顯然就是「一個電玩、各自表述」,完全處於立場角度不同「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論述迷思當中。

姑且就先讓筆者幫鄭委員「解惑」或「點破」的是,中共之所以敢這樣做、可以這樣做且勇於這樣做的「底氣與理由」就是,因為中共在處理上述兩件事明顯有爭議的事件之時,都是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面。說實話,不是刻意要幫中共講話,暫且不論較為複雜包含稅務、金流、私德等的「禁娛」原因,有關鄭委員指稱的禁止電玩部分,就筆者觀察到的中共「治理角度」是,主要是因為相關近乎「電子嗎啡成癮」的「電玩」,除了造成學子們的身心健康與荒廢學業的問題之外,近期多起未成年的學子未經父母同意,即私下使用父母的銀行帳號轉賬或用手機掃碼,購買了「不成比例原則」且造成「家庭經濟問題」多起的誇張離譜事件。

準此,筆者雖可理解鄭委員在「個人意識形態」下的評論,「中國大陸人民的休閒生活被禁不關他的事」,乃至是他對部分在大陸生活,且靠這些娛樂事業賺錢台灣人民「是否雙重標準」的「有色眼鏡價值」批判,唯有關禁止電玩這件事,說實話,作為「一位父親角色」的筆者而言,卻必須對中共在這件事的處理手法上,有著更多理解、諒解的「支持多元不同角度」,因而,要建議鄭委員一下,在批判之前實應再「多做些功課並說些『真話』」啊。

照片來源:Pixabay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胡文琦專欄】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啊,謝代表

【胡文琦專欄】請院長蘇貞昌真的超前部署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