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告知得文學獎 古納以為惡作劇

·2 分鐘 (閱讀時間)

「我以為是個惡作劇,我真的做到了!」新科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坦尚尼亞裔作家阿卜杜勒拉薩克.古納,在得知獲獎後接受諾獎官方電話採訪時表示,自己第一時間被瑞典學院常務祕書通知得獎時,以為只是有人惡作劇,因此當大家都盯著得獎名單公布時,他自己也正盯著電腦看轉播。

眾所矚目的文學獎揭曉後,諾貝爾獎的官方頻道上,公布一段由亞當.史密斯代表官方進行的電話採訪對話,古納表示在獎項揭曉前約10到15分鐘,他才剛接到常務祕書馬爾姆(Mats Malm)以電話告知自己是得獎者,「所以我想,我要等等看,直到我真的看到消息公布再說。」

古納以其作品「殖民主義的影響,以及處在不同文化與大陸之間鴻溝中的難民的命運,有毫不妥協與富有同情心的洞察力」獲獎,談及難民、文化差異,古納直言:「歐洲國家對難民的不妥協是一種吝嗇」,他表示,人們向來是在各地流動的,「當然過去歐洲湧入全世界不是什麼新鮮事,已經是幾世紀以來的事了,但非洲人到歐洲則是新的現象」。

古納認為,不應把對難民的照顧視為施捨,「那些尋求救助的人應該被視為有才華,充滿精力,是能給予的,他們不是空手而來,不應把這些人視為一無所有,而是在為需要的人提供幫助,更是為那些可以做出貢獻的人給予協助。」

談到寫作,古納表示雖然很多事還是有強迫性的,但完成作品的時候還是感到樂趣的。「作家堅持幾十年,若是討厭寫作就堅持不了」他表示,寫作「是一種製作的樂趣,是清楚表達的樂趣,是讓人理解和說服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