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數位識讀】挪威、美國查核組織鼓勵青少年動手玩查核

·6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何蕙安/報導

針對數位時代成長的青少年,挪威與美國查核組織提醒青少年不實訊息的嚴重性,鼓勵其思考資訊的消息來源,並且鼓勵他們勇於質疑與動手查證。

在日前舉辦的全球事實查核高峰會(Global Fact 8)上,挪威《Faktisk》與美國《MediaWise》兩家致力於推廣青少年媒體素養教育的查核組織,分享了他們把數位識讀和事實查核帶給青少年的經驗、作法,並分享當中的挑戰與效益。

「我原本一直在想要怎麼讓青少年在意不實訊息的問題,我後來才發現,青少年其實比我想像的還要在乎這個世界。」美國青少年媒體素養項目《MediaWise》項目經理馬歇戴文(Alex Mahadevan)說。

他指出,在喚起青少年對於不實訊息的重視時,最有效的方式是強調「不實訊息的影響力」,著重於不實訊息會怎麼傷害人,尤其是傷害他們所愛的人與社群。

馬歇戴文鼓勵青少年跟事實查核記者一樣思考,「每次看到可疑訊息的時候都要思考三個問題:消息的來源是什麼?證據在哪裏?其他的消息來源怎麼說?」


圖1:《MediaWise》項目經理馬歇戴文(Alex Mahadevan)

挪威青少年媒體素養

《Faktisk》在2019年推出「Tenk」(挪威語「思考」)的媒體素養教育項目,並在2020年獲得政府資金,設計與推動媒體素養的教案與課程。

「挪威年輕人的問題是,如果一個資訊看起來很棒,他們就會覺得這是『好』的訊息。」負責「Tenk」的《Faktisk》教育項目經理山米爾森(Sølve K. Karlsen)説。

這個項目最初的設計是巡迴挪威全國,但考量到網路能夠更有效的觸及各個層面,他們也推出線上課程與專門網站。尤其是在疫情爆發後學校關閉,這些線上課程都得以持續進行,並讓學生與查核記者對話。

在「Tenk」網站上,有提供學生、老師不同的專屬資源;也有主題分類,包括陰謀論、事實查核、美國大選等主題。

山米爾森強調,他們的資源強調互動性,更直覺,而且課程不侷限於事實查核,而是可以跟其他的主題課程結合在一起。例如網站有主題介紹是挪威722恐怖攻擊事件,這發生於2011年7月22日發生、造成77人死亡的悲劇。


圖2:「Tenk」的教材主題,包括事實查核、資訊來源判斷、假新聞、722極端主義攻擊、陰謀論、圖表與數字等/擷自Tenk

「很多老師不想談這個恐怖攻擊事件... 但新世代的青少年其實從未聽過這個事件,他們需要學習這件事。」山米爾森表示。「Tenk」設計的教材包括一系列教案,有多支片長10分鐘的紀錄影片,主要幫助學生了解發生了什麼事,以及探索事件背後的原因,以了解「極端化」與「激進主義」的意義。

「在教學中,我們也會放入時事、網紅與一些商業的東西,確保他們獲得的東西跟他們真實世界會接觸的一樣,才不會說課堂上學的跟現實生活有脫節。」山米爾森指出。

圖3:《Faktisk》教育項目經理山米爾森(Sølve K. Karlsen)

透過媒體素養,學會自主判斷知識

山米爾森本身曾在學校任教14年,他表示「Tenk」的團隊來自多個專業,有數學、語言、社會等等,這些不同專業背景的同事得以創造出不同的學習教材,將事實查核與媒體素養連結到特定的學科。

「我們的經驗是,當學生學到了這些查核工具時,他們也覺得自己變得更強大、更有能力去辨識接受到的資訊。」山米爾森解釋。他說,挪威社會對於右翼議題特別敏感,教師們通常不願意直接告訴學生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擔心會被指責是「剝奪言論自由」,而媒體素養與查核工具可以讓學生更自主的探索,避免在課堂上形成偏見。

「Tenk」也曾遭遇過一些學生父母質疑,擔心他們的教材是在反美國前總統川普。山米爾森的作法是把教材給家長看。

「我們通常專注在怎麼得到答案,而不是答案本身... 因為媒體也會犯錯,每個人都會。所以重要的是,如果我們犯錯,你要想怎麼去解決。」山米爾森指出,其實不用教給學生太困難的查核或議題,重點讓他們開始去質疑、問問題,然後動手查證。

銀髮族學生透過學習演算法了解資訊的影響力

2018年上線的美國青少年媒體素養項目《MediaWise》其原本專注在G世代(1996年後出生)的年輕族群,培訓青少年與大學生擔任查核記者,以IG、TikTok等較多年輕人使用的社群平台發布查核影片。

因應美國大選與新冠疫情,《MediaWise》除了推出針對選舉首投族的推廣項目,今年6月推出與50歲以上民眾的樂齡族課程,向年長者解釋什麼是不實訊息、什麼是社群平台演算法,以及分享圖片反搜等數位工具。

「我們的研究發現,只要90分鐘的課程,就能夠讓年長者成為更好的數位公民。」《MediaWise》項目經理馬歇戴文(Alex Mashadevan)表示。在與史丹佛大學合作的研究顯示,學員辨識新聞的準確度從課程前的63%,到課程結束後上升至87%;主動上網網路搜尋、判斷新聞可信度的比例更是從不到3%陡升至69%。

「一些老人可能是第一次拿到平板,你以為演算法這種東西他們會聽不懂,但其實他們很快就可以吸收,並且了解演算法的影響力。」馬歇戴文說,在銀髮族課程時,他們通常都會以演算法來開始,有助於銀髮學員對於網路發生的世界有更深的認識,讓他們未來上網可以有更多理解與思考。

馬歇戴文表示,雖然老人學的方式不太一樣,但原則其實一樣。「總是問三個問題:你的來源是什麼?證據在哪裏?其他的消息來源怎麼說?」

媒體素養無處不在

許多查核組織仍受限於人力和資源,無法發展媒體素養項目,馬歇戴文建議,媒體素養可以有很多形式:例如確保事實查核的過程在報告裡完整呈現,讓讀者可以自己查核,在他眼裡就是媒體素養的呈現,「你可以升級你的查核報告,例如在報告中加註小秘訣等。」

馬歇戴文也建議,可以去參加地方活動,讓民眾更認識查核組織。

「你也可以花個半天把查核過程錄下來,放到網站上,看看會發生什麼事。」馬歇戴文說,參加地方活動,讓民眾認識自己的組織,就玩玩看,想儘可種方法讓你的查核報告可以走出去,讓大家看到。

馬歇戴文說,他們在Instagram上做的一個調查顯示,在看過《MediaWise》的查核影片後,有超過86%的人更想自己試試事實查核網路資訊。

推薦閱讀

〈【阿公阿嬤動起來】樂齡族學查核 辯識假訊息能力UP!〉2020.12.18

〈【2020美國總統大選】美國Z世代練就打假功夫 網紅分享媒體識讀點子〉2020.10.16

〈【查核線上:媒體識讀場】美國和挪威組織出妙招 讓青少年動手做查核〉2020.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