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之歌與一代人的青春(下)

(葉駿/北京清華大學碩士生)
《青春之歌》作者鄭鴻生。(本報系資料照片)
《青春之歌》作者鄭鴻生。(本報系資料照片)

歷史的進程的確充滿了偶然,但偶然是否決定了歷史的走向?這本書似乎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模糊的答案。它似乎告訴我們,歷史內置了某種精神與方向,但歷史的精神與方向絕不是如黑格爾式自行運動發展的,而是無數置身於其中的人懷抱著類似的精神而努力與奮鬥,偶然事件也許會挫敗他們的信心,但也許也會直接改變歷史的發展,這是那一代人用自己的青春得出的結論。

在最灰暗的時代,左翼青年錢永祥曾經絕望地呼喊,上帝,我的父神,你將我命定地賜給了命定的有罪的人類,命定的替他們贖他們命定的罪,你不覺得這是既無聊又矛盾又難堪的嗎?五十年後的今天,這樣宗教儀軌般的呼喊已經褪去,要凝結起我們的信心變得更為困難,在消費時代、後現代社會下,一個堅固共識的形成,一個公開理性討論的形成正在變得愈發困難,這樣的問題在今天的兩岸都存在。我看著鄭鴻生的青春,想到自己與自己下一代們的青春,我以為我們總還應該有一點理想主義,不至於全然犬儒而麻木,不至於因此而喪失了信心。

閱讀他們的「青春」,最後觀照的是我們的當下。

我希望有更多的人,無論是此岸還是彼岸,都能去瞭解那些歷史,瞭解彼此的現當代史,從其中找到對抗當下虛無與犬儒的力量,從其中找到永不妥協的宣言。

未來,我們的青春之歌也會被海峽兩岸的年輕人銘記,他們記住的不再只有意識形態與發大財,不再只有抗議與選舉,而有更實質的、更高遠的精神追求與行動力量。

希望到了那個時候,他們讀到我們的歷史,也會感慨:那是屬於他們的青春之歌啊。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