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美好 年老亦可貴

彭蕙仙
中國時報

台灣有很多迷思,年齡是其一。這個時代,青春是顯學,甚至是一種信仰。既然是信仰,那麼執迷耽溺也就不由分說了。

人們總認為,年輕與自由、與創新的連結,更甚於年老。這也許是因為人們慣於把自由看做是行動的、或是身體的不受拘束,因此想當然爾認為,年老體衰之後,人的自由度就大受限制了。自由真的只有這樣的定義嗎?

真正敢做自己的人,才能夠擁有自由。人們迷戀並且歌頌青春,但青春世代往往並不自由,因為他們有一種「從眾」的壓力,他們不敢跟同儕、同學不一樣。

再怎麼樣年輕的身體,能夠擁有的自由度總是有限的,而靈魂與思維的自由卻廣闊無邊界。柔軟、富於彈性的身體能夠到達的地方,還是有一定的範圍,而無拘無束的心靈卻可以帶我們去到遙遠的天涯海角。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自由。

而說到創新,年齡與創造力的關係一直是心理學所關心的課題。長久以來,人們總認為年齡會阻礙創意,「老狗變不了新把戲」這句俗語,充分顯示了世人對年長者不容易創新的印象。

美國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David Galsenson曾主導一項大型研究計畫,整理20世紀許多知名藝術作品和藝術家的創作力、年齡之間的關係,研究發現:20世紀人類歷史上許多知名藝術作品其實都出現在這些藝術家的晚年,60幾、70幾或甚至80幾歲。

即使不看這個研究的結論,信手拈來,我們也可以找到太多的例證。如米開朗基羅70歲到88歲,擔任梵蒂岡聖彼得大教堂的總建築師;英國首相邱吉爾79歲得到諾貝爾文學獎;抽象畫大師畢卡索活到高齡92歲,他直到晚年都還創作不輟。

另有學者通過研究也發現,現代人的創意高峰比過往晚了多年,因此知名的IDEO設計顧問 June Fisher就提醒大眾,不要對高齡者存有刻板印象,特別是人類的精神、意志、想像力,往往隨著年紀的增長而越發成熟。

遠的不說,看看近日正在火熱進行的美國總統初選,目前民主黨黨代表票領先的拜登77歲,緊追其後的桑德斯78歲,相較之下,73歲的現任總統川普還算是他們的小老弟了!

這種年齡在如今的台灣,別說衝刺選總統,就算是還在擔任一個企業的CEO,除了極少數的例外,如過去的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其他人可能會被認為是抓著位子不肯放的貪婪老人。

台灣從太陽花運動之後,對年輕世代越發有了一種祟拜之情,2020蔡英文通過網軍大贏,更讓「年輕」加「網軍」彷彿成了致勝方程式,而老人世代則必須閃開!然而,過猶不及,我們沒有必要在推崇年輕世代之餘,還要刻意營造讓年長者自慚形穢乃至於退縮的社會氛圍。因為失去年老者的參與和貢獻,將會是台灣的集體損失。別忘了,每位年長者能夠存活至今,可都是通過人生考驗的得勝者。

更何況,從現實面來講,不論幾歲,人人手中的那一票,是票票等值的啊。

有一次,著名的日本禪宗學者鈴木大拙對他年輕的祕書岡村美穗子說:「有些事不到90歲是不會知道的,但願妳能長壽!」台灣要從被政治人物刻意創造的青春膜拜狂潮中,清醒過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