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馬利傳統偶戲 恐因衝突威脅而失傳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中央社

(中央社馬利首都巴馬科25日綜合外電報導)西非國家馬利的操偶師以傳承民俗及社群文化為職志,卻苦於難以維持自己的生計,因為近年馬利遭受的安全威脅已經使得他們短少了來自觀光客的重要收入。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沿著環繞馬利首都巴馬科(Bamako)的岩床走,乘著計程車行駛在顛簸的路上,會看到一個神秘的洞穴,那是操偶師卡瑪拉(Broulaye Camara)的偶戲工作坊。

卡瑪拉是個很懂得表達自我的男人,一如他製作及操縱的人偶。他自稱「杜谷杜馬(Dougoudouma)的巫師」,杜谷杜馬是巴馬科的一區,是卡瑪拉的出生地,也是他學著成為一名操偶師的地方。

他的偶戲靈感來自傳統故事,這些故事常常帶有教化寓意。

卡瑪拉在敘述他神祕的創作過程及作品的魔法之前,堅持先禱告,還要宰殺一隻白色公雞。

往昔,這種魔力在馬利總能吸引成群觀眾,卡瑪拉還曾前往歐洲及非洲各國表演或經營工作坊,但現在魔力範圍大多限縮於他的工作坊內。

自從馬利的分離主義武裝分子及極端伊斯蘭分子於2012年暴動,他的偶戲表演因安全威脅而蒙受嚴重打擊。

他對英國廣播公司記者說:「我有5、6齣戲,但我們不能演,因為我們沒錢製作戲偶。」

「這波危機發生前,我沒什麼可不滿的,一點都沒有。在危機發生前,我沒想過錢的問題。」

但現在,觀光客或訪客都不來了,「他們不來,因為他們會怕,我們處境很困窘」。

馬利的安全威脅沒有緩和跡象,像卡瑪拉一樣的操偶師很難賺到自己日常所需的錢,也很難招到能傳承的學徒。

戲偶是一種消遣,但在波卓(Bozo)和班巴拉(Bambara)族群的文化儀式和節慶中也扮演重要角色。

孩子們練習偶戲,是從戴著面具的舞蹈開始,之後才碰戲偶,戲偶大到覆蓋全身,可扮演人類,也可扮成動物。

操偶學徒在每一階段都有入門課要學,卡瑪拉並未透露細節,只說學徒要能保守這門藝術的秘密。

一次排練結束後,卡瑪拉說他仍很擔憂偶戲這項傳統的未來。

他說:「因為我破產了,我一貧如洗。他們會看著我,然後想:『如果那個人做了這行這麼久,都一無所獲,我為什麼要從事這份工作?』」

但希望並未完全破滅。卡瑪拉說:「有些人可能會因為想要賺取一些東西而離開,但真正熱愛(偶戲)的人會留下。」(譯者:曾依璇/核稿:林治平)1090125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