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小中國」埃塞俄比亞瀕臨內戰:導火索、大背景和一帶一路

·6 分鐘 (閱讀時間)
A farmer and militia fighter in north-west of Gondar, Ethiopia, on 8 November 2020
埃塞俄比亞各民族州都有自己的武裝民兵組織,並且按該國憲法各州都有民族自決權。

曾經多年學習中國發展模式並且接受大量中國投資的非洲大國埃塞俄比亞面臨爆發大規模內戰風險。

新冠疫情之下,人口超過一億的非洲大國埃塞俄比亞中央政府與該國提格雷地方政府不僅是言辭交鋒,而且已經兵戎相見。

忠於以阿比·艾哈邁德總理為首的聯邦政府的部隊與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之間的戰鬥已造成數百人喪生,埃塞俄比亞國家面臨可能分裂的危機。

當戰鬥在多地激烈打響之際,雙方也在打一場口水戰。雙方都試圖團結他們的人民,也試圖說服世界,他們佔有道德高地。亞的斯亞貝巴政府和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互相指責對方開了第一槍。

數萬名埃塞俄比亞難民已經湧向鄰國蘇丹。

為何上億人口的非洲大國幾年前曾自豪地學習中國發展模式,其經濟增速非洲最快甚至一度超過中國,轉眼間有可能重回數十年前大饑荒「人間地獄」的情形?

疫情下的民族矛盾

據世界銀行統計,到2019年,埃塞俄比亞人口已經有大約1.1億,也是非洲人口增長最快國家之一。

與撒哈拉以南非洲其他多數國家一樣,埃塞俄比亞是一個多民族聚居的國家。埃塞俄比亞全國約有80多個民族。

其中奧羅莫族為第一大族,佔全國總人口近1/3;阿姆哈拉族為第二大族,佔全國總人口約30%;提格雷族為第三大族,佔全國總人口不到7%。但提格雷族人在建立埃塞俄比亞內戰後政權中發揮核心領導作用,傳統政治軍事影響很大。

埃塞俄比亞行政區域劃分為包括首都亞的斯亞貝巴市和商業城市德雷達瓦在內的2個自治行政區,和9個民族州。

2020年9月,以提格雷族人為主的提格雷州舉行了議會選舉,拒絶了埃塞俄比亞中央政府以新冠疫情為由要求其推遲選舉的要求,雙方爆發武裝衝突。

埃塞俄比亞1994年制定的憲法是該國衝突的政治戰場。

國家統一與分裂

憲法規定埃塞為聯邦制國家。各民族平等自治,享有民族自決和分離權,任何一個族的立法機構以2/3多數通過分離要求後,聯邦政府應在3年內組織該族全民公決,多數贊成即可脫離聯邦。

2018年,當時非洲大陸最年青的領導人44歲的阿比·艾哈邁德·阿里出任埃塞俄比亞總理。

2019年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以表彰他在謀求和平和國際合作方面所作努力,尤其是在解決與鄰國厄立特里亞邊境衝突方面的決定性舉措。

Woman carrying basket full of Kolo or roasted barley on her shoulder, Debre Berhan, Ethiopi
在2000年到2018年中國大舉投資埃塞俄比亞之際,埃塞經濟增速達到非洲最快。

但阿比想修改允許民族自治的憲法。他的權力基礎是阿姆哈拉政治精英,他們希望廢除聯邦制度,轉而支持統一政府制度。

有很多充分的理由可以批評埃塞俄比亞的聯邦制,但該國的不同族裔已經明確表示,他們不能接受違背自己民族意願的制度。關鍵的是,幾大族裔在各州有地方武裝,裝備良好,政治意識也高。

不僅是提格雷人,其他在埃塞歷史上被邊緣化的族群領導人,包括埃塞俄比亞最大的民族奧羅莫族人都贊同維護上述憲法。

大規模內戰

1988年到1993年,埃塞俄比亞經歷過3年多大規模內戰,以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為主的埃塞俄比亞革命陣線軍隊攻入首都,前政權垮台。

之後埃塞俄比亞各族成立聯邦,並在最近10年中成功成為非洲經濟發展最快的國家。

阿比2018年出任總理,2020年開始反對幫助他掌權的奧羅莫青年運動。

6月,埃塞俄比亞奧羅莫知名歌手哈查盧·洪德薩在首都亞的斯亞貝巴遭槍擊身亡,支持者發起遊行示威,衍生暴亂,引發埃塞安全部隊和示威者之間的衝突。

之後,150多人在暴亂中喪生,阿比鎮壓並監禁了多達1萬多人。

Members of the Tigray region special police force parade during celebrations in Mekelle marking the 45th anniversary of the launching of the struggle against Mengistu's government - 19 February 2020
聯合國警告埃塞俄比亞局勢可能失控。

2020年11月,來自戰爭前線的報告顯示阿姆哈拉平民遭到屠殺的事件。來自亞的斯亞貝巴和其他城鎮的報告表明,政府軍對沒有要求分離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進行了大規模圍城和拘捕,並對提格雷州實施全面封鎖,甚至阻止人道主義援助的供應。

阿比表示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是埃塞俄比亞的國家公敵。他說已經向提格雷州派遣了政府軍維穩。

一帶一路重要站點

埃塞俄比亞為何會找中國人投資,並學習中國發展經驗?中國過去十多年為何向曾經暴發過慘烈內戰的埃塞俄比亞大舉投資呢?

1976年,一位年青的埃塞俄比亞青年特肖梅·穆拉圖抵達中國留學,他與後來成為中國總理的李克強在北京大學同一年獲得學士學位。穆拉圖後來又在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系用6年讀完了碩士和博士學位,1991年畢業。後來,他又擔任過埃塞駐中國大使,對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經濟發展有著親身感受。

之後,穆拉圖在擔任埃塞俄比亞外交、經濟高官多年後,2002年擔任埃塞俄比亞議長,並於2013年出任埃塞俄比亞總統至2018年。

非盟總部大樓
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非盟總部大樓由中國援助興建。

在2000年到2018年這段時間裏,中國和埃塞俄比亞的經濟關係突飛猛進,中國投資不斷加大總數超過百億美元,包括水利,公路,城建,工業製造,電訊網絡等等領域,幫助埃塞俄比亞這個農業國提升工業水平。著名的項目包括非洲第一條現代電氣化鐵路亞吉鐵路,首都城市輕軌等等。

埃塞俄比亞成為中國在非洲一帶一路的最重要站點之一。該國也被一些媒體稱為"非洲的小中國"。

但2018年阿比總理上台後,政治上實行民主化,經濟上推行私有化。他還曾經不點名批評過亞吉鐵路讓埃塞俄比亞負上沉重債務。但埃塞俄比亞國內的經濟問題和民族矛盾也隨著他上台後開始日漸嚴重。

中國並沒有因此與阿比鬧翻,中國官員多次表示,非洲國家主要債務負擔並非來自中國。中埃雙方維持了良好的合作,阿比還曾赴北京出席一帶一路峰會。

2020年新冠疫情之下,中國也對埃塞俄比亞提供了相關援助,並且減免、推遲了埃塞俄比亞的部分債務。

埃塞俄比亞這次內亂會對中國投資造成多大衝擊,仍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