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裁員衝業績⋯⋯從傳統高管特質反思創新管理?

換日線Crossing

作者:馬振洲/華人文創聚焦

一個新的年度即將到來,筆者在年末接到集團高層的指派,將負責成立一個全新的事業部。團隊雖然不大,但擁有著獨立的預算,也對事業部的成敗負最終責任。雖然這不是筆者第一次從無到有的經驗,但這一次,筆者所需承擔的責任更大、自主性更強,相應的也必須開始思考做為一個管理者,應該要以什麼的風格與方法和未來的團隊成員相處。

筆者所負責的新事業部是一個高度創新的項目,在市場上幾乎沒有前例,集團內部也沒有人有相關的經驗,所以到目前為止,筆者只知道未來的管理方式絕對不能依循傳統的方式進行。但在沒有前例的情況下,筆者只能反向的去思考,什麼叫傳統的管理?羅列出來,並試著朝著相反的方向去走,或許就是可行的方向。因此,筆者在此分享這些年來在中國工作所看到傳統的管理方法有哪些:

以訊息不對稱,鞏固領導權威

中國企業傳統式的管理,強調的是鞏固管理者的權威,而這些權威可能來自於管理者本身的能力、經驗或行事風格,所塑造出「強人」的形象,令下屬服從。次一級的則可能仰賴大量的資訊不對稱,製造出某些令下屬難以靠近的「禁區」,在這些禁區內,管理者的決策不受他人過問,也能為不確定性製造防火牆。

例如:一般員工接觸不到高層或董事會,因此某些來自高層的決策,下屬多半是處於被動接收的狀態,若引起反彈,管理者可以輕易的推卸給更高層的領導者;相反的,如果是個眾人都能接受的「德政」,管理者則可將功勞納為己有。因此,握著這把「通往高層的鑰匙」,往往就是管理者權力的依據。

筆者就曾聽過同行分享,他們集團內的某個管理者,就異於其他事業部的總經理,與高層或董事會的會議往往獨自一人去參加;回來後,也常常選擇性的將會議上的訊息過濾後與事業部員工分享,導致該事業部員工常常要從其他平行事業部打聽消息,也常常做了許多無用工。究其原因,還是在於該管理者的處事風格偏向傳統,只是在這個資訊透明的年代,這種管理方法已開始出顯裂縫,逐漸難以見容於時代。

以條件不對稱,取得商業利益

一般的常識告訴我們,商業機構之間的交易,是根基於同等價值的交換,只要這個天秤是不平衡的,那麼交易雙方就難以達成合作,或就算暫時性的達成合作,關係也很難走得長遠。

那麼如果在面臨投資人或領導層施加壓力的情況下,要求能有額外的成長,一般傳統的管理者想的可能不是增加業務或服務內容,而是壓縮他人的利潤空間。例如:持續性的成長可能來自於第一年門檻較低的合作條件,等合作關係建立後,第二、三年起再開始加高抽成、管理費或轉嫁例如運費、樣品等費用,簡言之就是再剝一層皮或再擰緊毛巾榨出一點水份。但長遠的影響則是兩者之間的關係越來越鬆動,一旦壓榨方的優勢地位不復存在時,合作關係則會快速的崩潰。

例如:多家廠商就曾共同反應,中國某家知名的傳統超市,入門時的合作條件相對較低,但只要銷售量一上去後,索要的抽成便會立即增加 10-15%,賣得越好,抽成漲得越兇。但自從電商平台興起後,這家超市便迎來廠商們雪崩式的終止合作,如今這家超市已經瀕臨倒閉的狀態。

對人事與財務,具有近乎偏執的控制權

傳統的管理往往會認為「財務」代表著管理者的「績效」,而「人事」代表管理者的「權力」,手握這兩把利刃,就能取得對公司或組織的完全控制,但凡有員工敢對這兩個領域提出質疑,就是對管理者權威的質疑。也因此大部分管理者傾向在這些信息上設置權限,或在相關職務上任用親信。

筆者所見到的大部分例子,多是管理者過度迷戀於財務與人事權為自己創造的權力,而這些權力往往掩蓋住管理者不思進取的一面──自己不在技術、專業或道德層面提昇以服眾,卻又每天嫌棄自己花太多時間在處理「雜事」、「瑣事」,殊不知與人、與錢有關的事,一定伴隨大量的繁瑣的工作,這是一種選擇,怨不得人。相反的,許多創新公司以開始將薪資、預算、人事升遷等訊息透明化,讓員工共同參與、監督,並抱持著同一個目標方向努力,避免「一言堂」的現象。

重視人脈資源,卻忘了向外開拓的重要性

筆者接觸過許多中國商場招商的負責人,往往交流沒幾分鐘後,對方就會問筆者「你有什麼資源?」,大致上就是在問筆者認識哪些大品牌的展店或營運部門什麼層級的什麼人,似乎這也就說明了你的實力在那裡。而在中國工作也有個有趣的現象,舉凡買手、招商、人資等工作,幾乎都有非官方的行業共享群組,群組裡幾乎都是同行或甚至是競爭對手。

筆者就曾親眼看過某公司人資在行業共享群裡丟出一個候選人的履歷問到:「這個候選人我們公司不要,誰要誰拿去」這樣的工作方式。也令筆者感慨,當初在面試招商主管時,幾乎每個候選人一坐下,第一件事就是翻開自己的手機通訊錄,告訴你他有哪些國際大品牌的人脈,而當筆者反問,如果有一天你的人脈耗盡,你會用什麼方法去開發新的品牌時,候選人多半面露不可思議的表情,彷彿在向筆者說:「從沒有主管這樣要求的。」

筆者當然樂見候選人有著「原生自帶」的人脈資源,但相比於此,筆者還是更希望員工有方法的持續開發獨特品牌,否則我們的商場相比於別人的特殊性何在?

維持現狀重於改變

現今的管理者多半在某個領域有長期的積累或貢獻,因而取得管理者的地位,但如今變化迅速的環境中,已再難有憑著「一招半式打天下」的可能性──管理者不但要時常學習新事物,很多時候還要有著把過去專業「歸零」從來的心理準備,這種認知也是在鑒別傳統或創新型管理者的區別。

需知道,創新往往隱含著許多的不確定性,也可能把過去所累積的豐功偉業一夕間敗壞。很多成功人士往往在職業生涯回顧時都會稱自己「一生只做好(對)了一件事」,也就說明著要有連續性的成功有多麼困難。

但筆者所接觸大量的管理者,即便要求創新的壓力早已兵臨城下,都還是傾向於固守既有的成就,緊閉城門,守好城裡的一畝三分地,再以此與高層博奕,尋求「恐怖平衡」,例如:降低成本不讓公司虧錢,或是小有盈餘,讓高層覺得多少還有存在的價值,管理者便得以保住飯碗和不需改變的態勢。

筆者就曾聽過某家地產公司,在某處經營商場的團隊,一直以來都處於損益兩平的邊緣,公司的高層下令該團隊進行大幅度的轉型,引進創新業態和全新的服務措施,結果該商場的總經理回去後,第一件事就是裁撤了 10 幾位客服人員,使得隔年第一季度呈現微幅的正營利,並在季度會議上向高層反嗆:「已經賺錢了,還想要怎樣?」、「敢動我,我就把整個團隊解散了」等拒絕改變的例子。

由上自下的單向溝通

傳統的管理來自由上而下的溝通與目標分配,筆者所看過的例子多半為,公司的高層以財務增長的角度,為公司設定毛利或淨利的目標,再由各個事業部去認領,當然,過程中難免經歷一段像在菜市場買菜,討價還價的過程,目標一旦確立後,管理者再來予以內部分配。

筆者曾聽過一個真實極端的例子:某家中國的電話行銷公司,年度目標是營業額需達到 1,000 萬,公司共有 12 位電話行銷專員,所以就簡單粗暴的將 1,000 萬除以 12 個月,再除以 12 個人,再稍稍加上一點緩衝,得到每個人、每個月要貢獻 7.5 萬的業績。

依據過去的經驗,7.5 萬元大概需要 30 個成交訂單,而每通電話的成交機率約為千分之一,因此每個人、每個月要打 3 萬通電話,每天要打 1,300 多通電話。隔天群組裡發出公告,以及獎懲辦法,年度計畫會議就算是開完了,接下來的每一天,管理者就只要管好每個電話行銷專員打了幾通電話,或頂多在辦公室牆上貼著「不要為失敗找藉口,要為成功找方法」或「勤奮、堅持、成就未來」等標語,三不五時開晨會喊喊口號,或在群組裡發送勵志的文章,管理者的責任也就盡了。這使得管理者不需要去思考公司中長期的發展方向、與競爭者之間的關係、產品或服務的升級、員工與顧客的反饋等較複雜的雙向或多向之間的問題。

管理,是一輩子的學問

本文的目的並不是在討論傳統或創新管理方法的優劣,而只是筆者在摸索過程中的一種思考路徑。當然,企業還是要依據自己所在的產業或生命週期,找到最合適的管理取向。

筆者認為,學習管理是一項一輩子的學問,有幸在此時開啟了這扇大門,也警惕自己抱持著謙卑的態度面對即將到來的挑戰,不該為了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更年輕、開明,而一味的為否定而否定。同時,也與讀者們共勉,如果我們曾在過去的職涯中看到了太多用不合適方法來進行管理的負面教材,當有一天輪到我們做為管理者時,或許應該有更充足的準備和反思。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靠裁員衝業績、用權力掩蓋自己的不長進⋯⋯從 6 個中國傳統高管的常見特質,反思如何創新管理?》,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資深,已無法掩蓋你的不專業」──台灣企業的世代斷層危機

新加坡「職場老將」天文數字年薪背後的祕密:分享,創造真正的「人脈」

作者簡介:

馬振洲,世新大學傳播管理研究所碩士,社會及產業觀察者、廣州市台灣青年之家創業導師。熱愛研究商業空間規劃、模式創新,往來於兩岸三地,喜歡分享生活與工作中的各種觀點。曾任職於台灣宜家家居、誠品生活,目前任職香港高德置地集團品牌發展部副總經理,為集團打造共享辦公、文創、藝術等數個自有品牌及其經營管理工作,目前已在廣州、杭州、天津等多處開設結合新零售概念的文化體驗空間。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