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大型電商攻勢,法國政府如何保住獨立書店的一線生機

·7 分鐘 (閱讀時間)

法國統一書價行之有年,面對近年大型電商的超低運費攻勢,國會擬立新法規定書籍統一的最低運費,鼓勵人們前往在地的獨立書店購書。

《衛報》(The Guardian)報導,法國東南部城鎮勒皮(Puy-en-Velay)的一間獨立書店,店主厄爾曼(Anne Helman)注意到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顧客比以前還多,他們說寧願親自來選本書,也不要在網路上購買。

厄爾曼說,她從沒賣出這麼多卡繆(Albert Camus)的《瘟疫》(La Peste)。孩子想要奇幻故事,大人想要小說和經典作品,尤其是關於病毒和末日的題材,《瘟疫》似乎剛好滿足這些要求。她也發現,近來掀起一股支持獨立書店的熱潮,到在地的書店購書,被視作善行義舉。

法國政府利用這股熱潮,延長對抗亞馬遜(Amazon)等大型電子商務企業的戰線。其中一波攻勢,是制定新法規,訂定法國境內最低書籍運費,以阻止當局口中「扭曲的競爭」:全球電子商務龍頭亞馬遜等公司,可以開出低至0.01歐元(約0.3元新台幣)的優惠運費,這讓獨立書店經營困難重重。

法國文化部長巴舍洛(Roselyne Bachelot)在防疫封城期間,請求全國人民「不要在線上平台買書」。目前法國國會正在立法限制大型電商的市場優勢,希望能立下先例供其他歐洲國家仿效,以保護各國的小型書店。最低書籍運費的規定細項還在商討之中,預計明年就會上路。

為了2022年的總統大選,各派人馬之間的交鋒愈見激烈,但保護書籍市場,是極少數共識中的一項。現任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曾宣布閱讀是「國家優先事項」,並延長圖書館的開館時間,提供民眾更多機會接觸書本。統一書籍運費是法國文化免議(cultural exception)的一環,長久以來法國都想方設法在自由市場運作的情況下,保護書籍產業和獨立書店。

相較英國壓低書價,法國則統一書價,無論在大型電商網站或者在街角的小書攤,同一本書的價格都是一樣的,而法律准許的最大書籍折扣僅有5%。這些法規,讓法國保存3500間獨立書店(是英國的三倍以上),也提供1.2萬份工作。

在統一書籍運費的新法上路以前,雖然法律禁止書籍免運費,但亞馬遜等大型電商就用超低運費規避這條規定,而獨立書店為了維持利潤,則必須向消費者收取較高的郵資。國民議會議員班尼爾(Géraldine Bannier)表示,小書店寄送一本書的運費通常為6或7歐元(約194至226新台幣),這就在獨立書店和大型電商之間,劃出一條明確的分界。她表示,立法統一書籍運費,是為了確保人們購書的多樣選擇,這非常重要。

2019年間,法國國內賣出超過4.35億本書,其中逾20%是透過網路完成交易。新冠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爆發至今,法國經歷三次全國封城,這期間獨立書店的營運狀況,對新法產生很大影響。前兩次封城時,政府不顧作家和出版商抗議,規定關閉書店,不過在2020年11月,政府對小型獨立書店提出運費補償,此舉讓小書店維持70%交易量。參議員達爾柯(Laure Darcos)指出,這顯示「郵資對在地書店來說是多大的負擔」。

今年春天,法國進行最後一次封城。在這期間,書籍被視作必要物品,書店保持營業,而創紀錄的消費者在封城期間不約而同湧向書店購書。儘管此前關閉了三個月,營業額也只較去年同期減少3.3%。

亞馬遜警告,法國新法固定運費,會影響消費者,尤其是住在小城鎮或鄉村地區的讀者,而法國政治人物則反駁,表示會網購書籍的讀者多住在大城市或都會地區,而獨立書店則常開設在鄉村地區。

法國中部城市訥韋爾(Nevers)的獨立書店「柏樹」(Le Cyprès)店主賽哲(Wilfrid Séjeau)說,去年第二次封城期間,他每天大概需要寄送70本書給顧客,其中許多包裝成禮物。當柏樹重新營業,來自鄰近鄉村的顧客數量有明顯增長。賽哲說:「人們了解有些事情是珍貴的,可能有人從亞馬遜買了很多書,但還是很享受逛小書店。」他說,人們通常在聽到一本感興趣的書之後,就立刻將它丟進電商購物車以防忘記,但現在他們不那麼做了,而是寄清單給他或在柏樹的網站保留那些書籍。疫情爆發以來,賽哲經營的兩間獨立書店營業額增加,賽哲也釋出兩個職缺。

法國書店協會(Syndicat de la Librairie Française,SLF)主任宇松(Guillaume Husson)表示,新法是在保存書店,讓它們作為城鎮中心的會面場所,也保護出版商。「獨立書店販賣的商品,跟其他書籍販售點不一樣,它們陳列許多新人作家的作品,還有更多實驗性的出版品,這讓成百上千的出版商和作家得以生存。」

巴黎大學(Université de Paris)的社會學家夏波爾(Vincent Chabault)在他的書《頌讚商店:對抗亞馬遜模式》(Éloge du Magasin: Contre l’Amazonisation)整理疫情期間對實體商店的觀察。他指出,小型的獨立書店營業額很容易受外在因素影響,它們成為「對抗電商和亞馬遜的象徵」,疫情期間電子商業突飛猛進,因此保存人們線下交流的場所和時刻有其必要性。

再回到厄爾曼在勒皮的書店「棲息的貓」(Le Chat Perché),她大力讚賞新法規。厄爾曼回憶,疫情爆發之初,她十分擔心書店能否撐過低潮,而去年6月至今年6月的營業額,是她23年以來看過最大的數字。然而厄爾曼仍舊擔心擔心顧客習慣大型電商的快捷送貨,要讓他們適應向獨立書店訂書的過程,可能會是挑戰。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今天,我們一本書也沒賣出去……」這家獨立書店發出哀鳴,然後,神奇的事發生了!
相關報導》 退而不休!地表最有錢男人將辭亞馬遜CEO,貝佐斯交棒雲端運算大將賈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