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之顏色:從橙色革命到伊朗的「綠潮」

Heike Mund

(德國之聲中文網)世界上,眾多國家的革命性巨變起始於大街上的示威運動。示威民眾由此表達對所在國家狀況的政治不滿。記錄了2004年烏克蘭橙色海洋、伊朗大量示威者佩戴綠帶的圖片,作為壯烈示威運動的象征,直至今天都深扎於全人類的文化記憶之中。

雨傘抵擋催淚瓦斯

在香港,隨著示威運動不斷擴大,一種政治色彩標准圖案應運而生,並成為全球新聞報道的共識:一方是黑衣示威者,他們的大規模抗議行動使機場和這個百萬人口大都市的整個街區一度陷於癱瘓。黑色是對香港境況致哀的顏色。另一方是白衣反示威者,他們舉行示威游行,表達對現任港首林正月娥親北京政策的支持。

早在2014年,首次示威運動的大批參加者們就曾"配備"黃傘,走上街頭,要求落實北京許諾的言論自由,並尤其要求實現更多民主。當時,眾多示威者被粗暴逮捕,罪名是"滋擾公共秩序"。目前,黃傘在香港的示威活動中只零星出現。

烏克蘭:橙色革命

2004年,一個來自所有階層、職業和年齡段的人們形成的公民抗議運動在烏克蘭成功迫使當局宣布受操控的總統選舉無效。抗議運動的標語牌和旗幟均為橙色。它是反對派的顏色,代表著力量,與共產主義蘇聯時代的紅色唱反調。

革命期間,首都基輔滿眼都是鮮亮的橙色旗幟和抗議橫幅。季莫申科(Julia Timoschenko)也是此次革命的領軍人物之一。然而,不久之後便表明,初始受民眾尊敬、外國政治家們追捧的這名任期短暫的總理只是巧妙利用了民眾的情緒,只是暫時將威權執政風格隱藏在民主許諾的背後。她的光彩很快消退。雖多次試圖重返權力,但均告失利,並最終系獄。

橙色將永遠是烏克蘭革命的顏色。不過,對2004年橙色革命的熱情持續並不久遠。充滿腐敗、濫權、險惡政客勾心斗角的日常政治強於對更多民主的希望。

伊朗:"綠潮"--綠色革命

2009年6月,成千上萬伊朗人,其中包括蒙面女性,在首都德黑蘭和其它城市走上街頭。他們指控毛拉政權大規模篡改上一次總統選舉結果。當局使用強硬手段作出反應:手無寸鐵的示威者慘遭民兵暴打和槍擊,很多人被打死打傷,4000人被捕。

然而,抗議運動已不能阻擋,大規模示威延續多日。伊朗反對派運動有意選用了綠色。它被視為伊斯蘭顏色。總統候選人穆薩維(Hussein Mussawi)的支持者們以此公開表達了對可蘭經的認可,從而不給虎視眈眈的伊朗"宗教警察"們以任何籍口。當時,尤其是女性和青年們走上街頭,要求享有更多個人自由與民主。

很多人用手機攝下了德黑蘭大街上所发生的事件。2010年,伊朗制片人和導演阿哈迪(Ali Samadi Ahadi)以這些手機素材為基礎制作出取名為"綠潮"(The Green Wave)的紀錄片。他是為躲避被征為兒童兵而於1985年逃亡德國的。

大量推文、臉書上傳、伊朗博客文字、動漫場景揭示了當局的殘暴、展示了憤怒的示威者們的無可奈何。阿哈迪將它們剪輯成文獻片,成為伊朗"綠色革命"的一段充滿主觀色彩的歷史。

葡萄牙:紅色"康乃馨革命"

1974年4月24日22時55分,葡萄牙國家廣播電台播放遭禁的歌曲《別後》(E Depois do Adeus),全葡萄牙起義者們心知肚明:革命爆发了。短短數小時內,政變者佔領了首都裡斯本的各戰略要點和各部,武裝力量接管對全國指揮權。

當不久之後坦克開上裡斯本街頭,人民興高采烈,政變軍人們受到民眾发自內心的歡呼。婦女們把康乃馨插進士兵的槍管。政變轉化為人民的喜慶。數小時後,執政者卡埃塔諾(Caetano)簽署投降書:葡萄牙專制由此成為歷史。

1974年的和平政變在短短數小時內就推翻了40多年的獨裁者薩拉查(Salazar)及其隨從和後繼者的法西斯專制。不過,兩年後才在葡萄牙實現了首次民主選舉,社會黨人蘇亞雷斯(Soares)成為政府總理。

"康乃馨革命"構成歐洲一個強大的新民主運動的序幕:葡萄牙的專制首先垮台;就在1974這同一年,希臘的軍人專政倒台,1975年,西班牙弗朗科(Franco)將軍的專制政權壽終正寢。由此,歐洲的政治格局发生了決定性遽變。

使用我們的App,閱讀文章更方便!給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電子郵件就能得到軟件和相關信息!

作者: Heike Mund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