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後下一個偶像是誰?

張景為
中國時報

罷韓之後,兩個緊接而來的發展備受關切:一是國民黨如何應戰高雄市長補選一役?二是韓國瑜將何去何從?前者形勢使然,非戰不可,是要自推人選或藍白合作,各有利弊,仍在醞釀變化之中;雖然勝算不大,但卻可放手一搏,輸有輸的戰略價值,過程中展現的團結度、戰將培訓、戰鬥力與意志力,甚至會超越表面的勝敗意義。反倒是民進黨陳其邁所背負的非贏、非高票不可的壓力,空前巨大。

至於後者,有關韓國瑜的下一步,則充滿懸念。諸多綠媒更在報導韓的新聞時夾敘夾議,不斷揣測渲染他的「權謀機心」,連他服膺民意結果、不提出罷免無效之訴,也被說成是為了「卡朱」,無非都是為了強調他欲走還留、野心勃勃。至於韓粉更是激昂憤慨,表現得比韓還要激動,自然又要引發外界大作文章。

這正是韓國瑜如今的困境,現在的他說什麼、做什麼都會被抹上好惡兩極的色彩,而且還以負面居多。人在遭逢極盛或極衰的兩極境遇時,最能看出其人真正的品質耐力,韓國瑜選上市長之後,除了外在反中大環境的巨變,以及誤判形勢與某些爭議的言行,從高峰連續跌落谷底,但他面對罷韓高票通過的慘痛,沒有激憤呼號,也沒有灰心喪志,在情理進退拿捏之間,彷彿又回到2018掀起「韓流」時令人激賞的風度與判斷力。他留下了有尊嚴的下台身影,至於韓本人,乃至國民黨未來是否會成為風中的塵埃,則要看自己的進化與努力,而非只是憑造化或企圖心了。

政治,尤其是選戰,永遠需要偶像來激發熱情、引導希望,政黨輪替開始這20年來,固然曾陸續出現了一些偶像級的政治人物,但像馬英九、宋楚瑜、蔡英文,基本上都是經過深厚歷練、名門大派、在政黨基礎上所成就者,而韓國瑜則像是古龍小說中的人物,並無師承門派,卻像烈火狂飆般殺入武林,又如秋葉紛落般令人感慨,堪屬異類。硬要算上,柯文哲也屬此類,只是如今勢衰,但未來仍有變化。

政治偶像不算多,倒也來來去去,往往留下「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之嘆,因果循環,密碼何在?韓流之後,誰領風騷?可以確定的有三:一是台灣人既喜歡反權威,又愛迷偶像,誰能掌握這種矛盾心態,誰就會贏;二是人比黨大的趨勢更加明顯,政黨會跟著偶像跑,只有偶像帶動黨,絕非黨培養偶像,上面還有人下指導棋的都是經不起考驗的假偶像;三是偶像的賞味期限越來越短,必須用得其時、適才適所,既不能過度膨脹,一旦過了時機也會完全變味。

以此標準來看,最近民進黨與媒體力捧的陳時中、吳怡農,只能算是準偶像,因為都是打著民進黨的旗號、由黨所刻意栽培的偶像,格局有限,創造性與發展均待觀察。以陳時中為例,因緣際會成就此時魅力,但本身條件不足,若無防疫神功護體,加上民進黨派系夾殺,民意快速易變,恐怕很快就會走味,難以投入烈火真金的選戰洪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