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文蔚/在東華的最後一堂課

愛傳媒
須文蔚/在東華的最後一堂課
須文蔚/在東華的最後一堂課


  上現代詩創作時,突然闖進了幾位詩人,寶云老師、曹馭博和陳延禎,說是來聽我最後一小時的課。平靜講完最後的幾首後現代詩,陽光正好,就下課了。一個人步出教室,心情其實很激動。

  夜裡,夢中楊牧先生遞來一只沙漏,有詩,給我縱谷裡的同事和學生。

  《沙漏》

  O body swayed to music, O brightening glance

  How can we know the dancer from the dance?

  -- Among School Children BY WILLIAM BUTLER YEATS

  每一次顛倒都聚合了眾多

  張望的眼睛和棄妄逐真的我

  在學生間總是得這樣

  世界回到創生神話的蒼茫

  在滿是蒹葭與冰霜的河岸停泊

  勸說青年探索情愛別怕折磨

  從甲午海戰的沉沒艦艇逃脫

  講述島嶼飄離陸地的顛簸

  每一次擺正都糾結了眾多

  徬徨的臉孔和信仰堅定的我

  在學生間總是得這樣

  打造教室成狂風中的船艙

  把鐵屋裡熟睡的長夢解鎖

  掩耳仍聽見哀嚎摔落漩渦

  給街頭回來的人栗子和一把迷惑

  從來正義一詞就多義與鮮活

  每一次穿梭都隱藏了眾多

  狡黠的笑意和悲欣交集的我

  在學生間總是得這樣

  他們早耳聞我講到四九年的風霜

  自知無法再寫作的小說家著了魔

  故事說不完,話語就氧化成星火

  淚水滴落在邊城翠綠的柔波

  我也是一粒沙,月白色且飽滿疑惑

  只有你我放手後從容

  獨自穿越狹仄的瓶頸

  靜待時光中緩緩漏盡

  才能從曲折的玻璃瓶上望見風景

 


作者為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教授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