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文蔚/巧遇「來者不拒」的安野光雅畫展

須文蔚/巧遇「來者不拒」的安野光雅畫展
須文蔚/巧遇「來者不拒」的安野光雅畫展

    在高松的行程中,我到市立美術館,巧遇安野光雅(Anno Mitumasa)畫展。

    安野光雅是日本的國際級繪本畫家,他有淵博的閱讀量,壯遊天下的經歷,加上從小就喜歡另類思考,愛把望遠鏡倒著看,「空想」的習慣,使得他總能以幽默的視覺風格,畫出平面上可能建築無解的繪畫遊戲。

    安野光雅於1926年3月20日,出生於本州的島根縣津和野町。從美術館的影片中發現,安野光雅的出生地同時是大文豪森鷗外的故鄉,人文薈萃,也影響了他對文學的興趣。戰時到四國服兵役,戰爭讓他有著惡劣的經驗,但也讓他徜徉在風景中。山口師範學校研究科畢業,1949年前往東京,歷經三鷹市、武藏野市等小學教師,1961年專心繪畫,也接了書籍設計的工作,1968年以《不可思議的畫》成為知名繪本作家。曾獲日本及國際多項大獎肯定,包括波隆納國際兒童圖書展設計大獎、國際安徒生獎等。

    安野光雅早期的繪畫「來者不拒」,除了童書,他也為數理雜誌畫封面,畫展中展現出一系列科學與美學的連結,讓人莞爾。這個奇妙的經驗,讓他到42歲才出版的第一本圖畫書《奇妙國》,就是一本充滿特殊空間感,上下可以顛倒看,而實際世界不可能存在的狀態,據說出版後,數學家和物理學家比較重視,繪本界不太重視。1970年起,《奇妙國》陸續在美國、德國獲獎。安野的作品獲得國際矚目,成功打開國際市場後,日本的讀者才重新擁抱他的作品。

    安野光雅更喜歡旅遊,這是展覽,展出了他《旅之繪本》系列的義大利部分。他從1977年開始推出《旅之繪本》系列,只有風景畫,不著一字,一路行過中歐、義大利、英國、美國、西班牙、丹麥、中國,日本原鄉。這些繪本也引發了各國讀者的喜愛與典藏。他接受記者訪問時說過:「我曾經跟著作家司馬遼太郎,做過幾乎環台灣一周的旅行。當時受到台灣人們熱情的款待,始終由衷感謝。只要能夠畫圖,我可以到世界的任何一個地方。但是,我喜歡的是發現新事物,而不是造訪一些名勝古蹟。」可惜他沒有台灣行的繪本。

    安野光雅不僅空想,還喜歡開玩笑,一次過年,他將賀年卡仿造成從看守所寄出的,假裝身陷牢獄,騙倒許多親友。

    在他的傳記《那記憶中如神話般的時光》中,他提及,比起顏色或音樂,倒是有一段話,始終像詩句一樣停留在我的內心,從來不曾遺忘過。那是在日本戰敗後的事,當時我還很年輕,每次搭巴士總是擠滿了人。有天有個韓國老婆婆來到公車站,問我:「公車到站沒?」我就用少數懂得的韓國話回她:「不知道。」老婆婆當時是這麼對我說的:「一個人沉默道路長,兩個人談話道路短。」她奮力使盡知道的日語詞彙,告訴我這段話。不曉得各位是否能了解其中含意?我總會不經意想起「兩個人談話道路短」這句話。這是我畢生聽過最感動的話語。

    旅行時,能遇見森外鷗、安野光雅,看到安野光雅畫出過《平家物語》與三國誌,只能說文藝因緣真是不可思議。

 

 

作者為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教授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