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家開講】扭轉宿命 日暉集團董事長鄭越才

謝君怡
·11 分鐘 (閱讀時間)
鄭越才當過武打演員和記者,憑著精準眼光與不怕死的精神,奮鬥成為飯店大亨。
鄭越才當過武打演員和記者,憑著精準眼光與不怕死的精神,奮鬥成為飯店大亨。

許多旅遊業者因疫情陷入困境,位在台東池上的日暉國際渡假村Villa式建築反而吸引民眾搶住,業績除年初下滑,後一路攀升。

集團董事長鄭越才14年前無懼眾人質疑,在池上開疆闢土。他出身貧困,幼時當童工遭機器捲碎二指與一半手掌,不願報廢在家,加入劇團四處演出。用人脈養人脈,後來當上記者、國營企業董事長,順利翻身飯店大亨,去年集團營收15.13億元。他的人生曾因傷受挫,卻也因傷才有了「斷手起家」的不可思議旅程。

日暉集團董事長 鄭越才 小檔案

  • 出生:1953年(67歲)

  • 家庭:已婚,育有3女

  • 學歷:美國甘乃迪大學管理學碩士

  • 興趣:攝影、園藝、健走

  • 經歷:香港《華僑日報》《更生日報》記者、採訪主任;華良公司董事長;帛琉總統高級經濟顧問、榮譽巡迴大使

  • 座右銘:快速變動的世界,隨時應變的大腦

  • 經營心法:不要管太多,也不要管太少,要管得剛剛好

秋日,台東池上的天氣溫暖。落日時刻,日暉國際渡假村的泳池區匯集不少人,或是戲水,或是坐臥熱帶棕櫚樹下的躺椅,慵懶遠望紅橘色天光下的海岸山脈與中央山脈。Villa區的旅客更自在些,英式的伯爵館、南洋情調的侯爵館、地中海風格的公爵館都有獨立泳池和發呆亭,讓逃離城市的人能在這裡徹底放空。

位於台東池上的日暉國際渡假村占地4.2公頃,分為Hotel區與Villa區,海灣造景的泳池種植許多棕櫚樹,營造南洋風情。
位於台東池上的日暉國際渡假村占地4.2公頃,分為Hotel區與Villa區,海灣造景的泳池種植許多棕櫚樹,營造南洋風情。

最美冠軍 裝潢混搭風

14年前,日暉集團董事長鄭越才要在池上興建五星級飯店的消息一出,引來各界訕笑奚落,「那時候遊客都是到台東市、知本。我太太打電話給我說:『怎麼辦?人家都說這個地方做不起來,是要蓋給鬼住是不是?』」鄭越才沒有被影響,自信地說:「我們蓋得漂亮就有人會住。」花了25億元、蓋了2年半,前2年日暉蟬聯第一、二屆「台灣最美飯店」冠軍。

  1. 鄭越才認為池上的農作物品質優良,要求渡假村的餐廳菜單加入在地食材,也建果園種植火龍果供餐廳使用,製作成沙拉等料理。
    鄭越才認為池上的農作物品質優良,要求渡假村的餐廳菜單加入在地食材,也建果園種植火龍果供餐廳使用,製作成沙拉等料理。
  2. 鄭越才認為池上的農作物品質優良,要求渡假村的餐廳菜單加入在地食材,也建果園種植火龍果供餐廳使用,製作成沙拉等料理。
    鄭越才認為池上的農作物品質優良,要求渡假村的餐廳菜單加入在地食材,也建果園種植火龍果供餐廳使用,製作成沙拉等料理。

這場仗他是這麼打的:台東沒有Villa,他就蓋了一百多間;池上不靠海,就自己打造海灣造景的泳池;房間挑高、大坪數。占地4.2公頃的渡假村,建物與擺飾混搭歐洲、東南亞、台灣原住民等各種元素,「以前都在世界各地跑,覺得美的就放進來。台東的水好、米好,吃的東西也好,餐廳特別設計菜單,融入火龍果、紅藜麥等在地食材。這些「軟體」可以慢慢擴增,基本的硬體,則是池上的獨特的縱谷景觀與費心找到的溫泉脈,「我常說40年不會有對手,除非其他業者要打掉重建。」

這幾年幾乎以飯店為家,事業也都布局在台東,鄭越才其實不是當地人,他出生於南投,2歲時因父母離異,被母親帶到嘉義,後來加入劇團四處巡迴演出。從演員到飯店大亨,過程跟他的人一樣充滿戲劇張力。

斷指離家 隨劇團學藝

秀出3年前接受腳趾移植手術的左手,「別人都是白手起家,我是斷手起家!我這輩子是因為手的關係才有今天。」曾在舞台上討生活16年,鄭越才說話就像喊口號,字字鏗鏘有力,肢體和語言都能瞬間拉住眾人目光。

鄭越才國小畢業就因工傷絞斷左手2根指頭,3年前動手術將腳趾移植至手上,成為9指董事長。
鄭越才國小畢業就因工傷絞斷左手2根指頭,3年前動手術將腳趾移植至手上,成為9指董事長。

「我國小畢業進鬃刷廠當童工,想存錢買吉他,去酒店、那卡西表演賺錢,沒想到才18天手就被捲進機器。」大拇指與食指盡被碾碎。出院回家,壓力如山大,「以前日子很苦,家裡還有二個弟弟。母親會罵:『都沒飯吃了還養個廢人。』」一日遇到反共劇團招考,領頭的是個外省老兵,「他覺得我很可憐、很可愛,要收我當乾兒子,我說好。用一塊布,底下放塊板子,手吊著,就這樣離家出走,一路走到18歲。」

鄭越才(左)12歲就加入劇團,練出「金鐘罩鐵布衫」功夫,不時出國表演。(鄭越才提供)
鄭越才(左)12歲就加入劇團,練出「金鐘罩鐵布衫」功夫,不時出國表演。(鄭越才提供)

自嘲像在惡人谷長大,「劇團裡面很多是一路從(中國)東北打仗到台灣的退伍軍人,他們常講故事給我們這些小孩聽,說當初很窮、沒有飯吃時,是怎麼求生、賺錢、對付壞人,聽久了就什麼人都可以應付。」待在團裡六年,習得十八般武藝,雜技、魔術、武打,「上台前義肢一套,開始打鼓,看不出來受過傷。」骨子裡濃濃的表演欲,讓他練功也不覺得苦。

翻出收藏40多年的泛黃報紙,照片裡他展現「金鐘罩鐵布衫」功力,鐵條纏頸、飛鏢射背。就是這一身功夫,讓他18歲在台北作秀時,被蔣彥士相中,網羅進入教育部成立的綜藝團,出國宣慰僑胞。

善用人脈 開歌廳撈金

28歲時綜藝團解散,鄭越才沒有心慌,對下一步早有盤算。總是在台上望著台下的達官顯要,他也想做生意翻身。然而沒背景、沒有富爸媽,唯一有的資源是人脈。「那時候到海外演出,很多教育部、外交部、內政部長官會一起去,都是叫叔叔、伯伯。後來一個長官推薦我到香港《華僑日報》,這是我的第一步棋,在社會上觸角要廣,就要當記者。」

鄭越才當年經營娛樂事業,從泰國請來四面佛,至今仍在中和日暉商務旅館旁,香火頗盛。
鄭越才當年經營娛樂事業,從泰國請來四面佛,至今仍在中和日暉商務旅館旁,香火頗盛。

同個時間點,鄭越才還用「賣藝」的血汗錢開了歌廳,初衷是要讓驟然失業的同事們有地方混口飯吃,結果愈搞愈大。過去的經歷,讓他排節目、敲大咖相對容易,記者身分也是助力,認識的人多了,客人自然也多了。

在新北中、永和陸續開了中信歌廳、金龍酒店等6家店,鄭越才還從泰國請來娛樂業必拜的四面佛,事業旺到不行。「我跟許不了小時候就認識,找他來作秀,他跟我炫耀一個月賺60萬元,我在心裡偷笑,我能賺600萬元。」

鄭越才(右)和妻子李幸恩(左)在帛琉經營飯店許久,與現任總統湯米.雷蒙傑索(中)是多年好友。(鄭越才提供)
鄭越才(右)和妻子李幸恩(左)在帛琉經營飯店許久,與現任總統湯米.雷蒙傑索(中)是多年好友。(鄭越才提供)

捨棄高薪 學做大生意

35歲那年,鄭越才卻斷然割捨上千萬元年收,終結事業,進入退輔會旗下負責買賣軍需品的華良公司擔任董事長,月薪跌至十多萬元。「這個就是遠見啦!這家公司都跟美國做生意,我想學大生意怎麼做。放了幾百萬元來拿十幾萬元,以後可能可以賺個幾億元。」

一票肩上有星星的人對空降部隊當然不會太友善,「剛進去就有老幹部說:『董事長你還年輕,領你的薪水就好了,不要管太多事。』第二天我就把他fire(開除)。」沒有人情壓力,做事只看能不能賺錢,「裡頭很多裙帶關係、人謀不臧的問題,我沒有老鄉、沒有同袍、沒有壓力,買大鎖鎖住辦公室大門,貼個公告,沒接到電話的5天後從優資遣,一下砍掉2/3的人。」第二年公司就轉虧為盈。

日暉的Villa空間頗大,很適合家庭旅遊,每間都有獨立泳池與發呆亭,不怕吵人也不怕被吵。
日暉的Villa空間頗大,很適合家庭旅遊,每間都有獨立泳池與發呆亭,不怕吵人也不怕被吵。

首戰即打出好成績,董座位置坐穩了,習慣斜槓的鄭越才開打事業副本,「我這人比較活,我是外聘不是公務人員,自己也有工作。」在上頭知情但沒說話的情況下,1995年鄭越才到中國投資藥廠,事業體擴張至俄羅斯、印度等地,賺來的錢,他轉投資到美國買房地產,累積出雄厚資本。

會投入飯店業,也與華良有關。第一間日暉開在帛琉,初時不是要做飯店,是公司跟人合作要蓋建案,「結果建商跑了,我只好私人吃下來。」帛琉所有的飯店都靠海,只有日暉沒有,「我蓋一個紅樹林步道可以走到海邊,變成獨樹一格。很多事就是把最不好的變成最好的。」把劣勢翻轉為優勢,果然吸引韓國、日本、中國客人源源不絕。

回台打拚 籌錢蓋飯店

後來華良結束經營,有幾年時間鄭越才事業重心都放在國外藥廠,2005年決定回台,「我選擇做五星級飯店主要是希望企業不要散掉,土地、房屋、品牌越久越值錢。做飯店跟我母親也有關係,她以前在旅社當清潔工,我們放學都在門口等她下班一起回去。站在外面就覺得,旅社好大,我們自己的家如果有那麼大多好。」

透過舊時長官牽線,找到這塊退輔會賣給一名日商的地,「他們沒在管理,荒廢、雜草叢生。」買賣各有堅持,遲遲不成。一次發現有人躲在裡頭製毒,成了鄭越才的籌碼,「這是在華良學到的談判藝術,好像在幫對方設想,其實是要得到自己想要的。我告訴日商,如果這裡發生命案或販毒事件,中華民國政府一定會找到你,把你關到台灣來,利害關係要講。」最後他得償所願,然而前置作業順遂,興建過程卻頻頻卡關。

2010年為拉抬業績和吸引高端客層、做出市場區隔,日暉推出「超跑假期」活動。(日暉提供)
2010年為拉抬業績和吸引高端客層、做出市場區隔,日暉推出「超跑假期」活動。(日暉提供)

跟政府簽的BOO案,2年半要完成,但建築師沒蓋過飯店,甚至不懂管線、鋼筋、水泥都要比一般建物複雜、穩固,「他告訴我們九億元可以蓋好,結果搞了20億元也沒辦法。」鄭越才只能飛美國賣房產籌錢,「時間迫切,在美國登報要賣,晚上電話打來,還從床上跳起來,都快憂鬱症。還好我們是第一代,如果是二代就是敗家子。」好不容易完工、開心開幕,偏偏又遇上金融風暴、八八風災,道路「肝腸寸斷」,遊客根本進不來,約有二年時間,經營極為慘澹。

2010年路通了,鄭越才在台東辦了第一場國際活動,「我搞一個超跑假期,請英國教練過來教客人怎麼開法拉利、藍寶堅尼…,跑台九線、台十一線,繞一圈啊!」目的是吸引高端客群,與市場做出區隔,連續辦3年,終於拉抬起飯店聲勢與品牌。之後金城武讓附近的伯朗大道爆紅,還有熱氣球嘉年華吸引遊客湧入台東,也讓日暉愈戰愈穩。

靈活應變 決策快狠準

年初疫情爆發,鄭越才立刻結束台北站前的酒店,將資金投注在台東長濱的民宿「MEZI沐HOUSE」(圖)。
年初疫情爆發,鄭越才立刻結束台北站前的酒店,將資金投注在台東長濱的民宿「MEZI沐HOUSE」(圖)。

「做生意要快、狠、準。」年初時疫情突然爆發,鄭越才果斷結束台北車站前的Hotel MEZI,設立停損點,「台北的店房產不是我的,沒客人,房租錢還在那邊燒?虧的馬上砍掉,能賺錢就要留住。」將資金挪用至座落於台東長濱的民宿「MEZI沐HOUSE」,絕美的海岸景觀,6月開幕就在網路引起討論。

位在長濱的「MEZI沐HOUSE」,落地窗外就可以看見海景,很適合放空,房間數不多,開幕至今日日客滿。
位在長濱的「MEZI沐HOUSE」,落地窗外就可以看見海景,很適合放空,房間數不多,開幕至今日日客滿。

2至4月池上的渡假村業績掉了6、7成,推出住宿5折的優惠,穩住住房率,「疫情一回穩,立刻調回價格、馬上下廣告。」之後幾個月國人報復性出遊,不只幫日暉止血,甚至成為大補丸。累計至11月營收已達15億元,集團淨收入達新台幣6億元。

從童工、劇團演員、歌廳老闆、國營企業董事長,到現在成為飯店大亨,所有轉折都因斷手而起,他事業有成,但心中始終有遺憾,「以前跟小姐握手,手都不敢伸出來耶!」2017年鄭越才動了移植手術,將腳趾頭接到手上,撫平不時浮現的自卑感,八指董事長成了九指,讓他覺得人生已趨近圓滿。問鄭越才還有什麼新計畫嗎?他擺了擺手說:「年紀大了,比較希望保守,不像以前比較衝,留在台東好好做就好了。」

鄭越才出書特別變裝,跟原本模樣差距頗大。
鄭越才出書特別變裝,跟原本模樣差距頗大。

後記 化名詹姆士裝低調

採訪結束時,鄭越才送給大家他的著作,但作者名為「詹姆士.貝爾賽克」,照片中的造型頗像登台演出的演員,是個西洋臉孔的大鬍子男。雖然家人與員工都說他作風洋派、創新,卻不理解他改頭換面、隱姓埋名的原因。問鄭越才怎麼會想要「變臉」,他說常常出國演講,不想自己太出名。只是詹姆士.貝爾賽克的照片實在很醒目,要低調感覺沒那麼容易。


更多鏡週刊報導
【頭家開講】神明的寓所 傳說藝品董事長林復準
【頭家開講】扇出霸位 陞達科技董事長李坤蒼
【頭家開講】廢上雲端 可寧衛總經理楊永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