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中俄聯手挑戰美太空霸權 將共建太空站月球科研站

盧伯華
·4 分鐘 (閱讀時間)
俄羅斯宣佈在2025年退出國際太空站(圖)計劃,使得國際太空站面臨退役與重新建造的問題。俄方將與中國合作興建新的太空站,並計劃在月球南極建立月球科研站,挑戰美國的太空霸權。(圖/NASA)
俄羅斯宣佈在2025年退出國際太空站(圖)計劃,使得國際太空站面臨退役與重新建造的問題。俄方將與中國合作興建新的太空站,並計劃在月球南極建立月球科研站,挑戰美國的太空霸權。(圖/NASA)

由於俄羅斯宣佈在2025年退出國際太空站(ISS)計劃,使得國際太空站面臨退役與重新建造的問題。不過,準備挑戰美國太空霸權的俄羅斯與中國,將運用俄國太空工業的專家及經驗,加上中國的資金與製造技術,共同進行太空探索合作。目前合作時機已經成熟,未來中俄兩國將聯手建立新的太空站與月球科研站,挑戰並超越由美國主導的太空霸權。

俄羅斯負責分管國防工業的副總理鮑里索夫(Yuri Borisov)日前在電視節目中指出,在莫斯科舉行太空會議中,俄總統普丁已決定在2025年正式退出國際空間站項目,並著手自建太空站。這個決定將迫使目前的國際太空站在2025年以後退役,因為逐漸老化的國際太空站近年已多次發生裂縫、氧氣洩漏及其他重要維生設備問題,俄方退出後,艙體維護費用愈來愈高,建造新站反而更划算。

逐漸老化的國際太空站近年已多次發生裂縫、氧氣洩漏及其他重要維生設備問題,必須經常維修。進行全面維修所需費用過高,風險也太大,建造新站反而更划算。圖為太空太人對太空站進行維修。(圖/NASA)
逐漸老化的國際太空站近年已多次發生裂縫、氧氣洩漏及其他重要維生設備問題,必須經常維修。進行全面維修所需費用過高,風險也太大,建造新站反而更划算。圖為太空太人對太空站進行維修。(圖/NASA)

過去國際太空站往返地球的運輸主要依賴俄國聯盟號運輸太空船,美方現已可改用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研發的天龍號可回收飛船,暫時能擺脫對俄國聯盟號太空船的依賴,美俄太空合作亦將順勢終止。俄航天部門表示,國際太空站退役後,俄國曾在2006年進行規劃但中途取消的「國家軌道太空站計劃」,以及配套的登月計畫都將重新啟動。此外,俄軍發佈《2018年至2027年國家武器裝備發展綱要》中,還計畫在2025年和2030年前,分階段完成天基預警「統一航太系統」和新型太空監視系統的構建,此一時程規劃和俄羅斯退出國際太空站的進程亦相吻合。

美俄在太空研究上經過20多年的合作,近年來雙方政治嫌隙擴大,2020年俄國航太集團拒絕加入美國主導的「月球門戶」項目,另2個計劃運往國際太空站艙體也一再拖延發射。早先外媒即已猜測,俄中能已達成協議,將在新建太空站以及共建月球科研站上進行合作,同時在軌道相關軍事科技上進行探索,建立足以對抗美國的太空作戰能力。

對俄國來說,中方成為其太空研究夥伴的作用是多方面的,也是計劃成功不可或缺的要素。中國近期計劃在浙江寧波新建第5個衛星發射場,用以滿足未來5到10年間大量商業衛星群的發射需求,這些商業衛星將提供從飛航需要的高速網路到全球運輸追蹤等各種服務。俄羅斯科學院航太研究所副所長盧托維諾夫接受俄《消息報》採訪時說:「中國太空計畫的雄心之大,令人印象深刻,但最主要的是,它完全是可行的。」

俄太空專家阿列克謝.彼得羅夫在中美俄太空競賽專文中也指出,中國和俄羅斯在太空資源方面的競爭日趨激烈,最終勢必會讓中俄聯起手來以遏制美國獨佔太空資源的企圖。他認為,美國現階段的太空政策根本就是以開拓殖民地的方式來進行資源掠奪。

據公開資料顯示,2020年大陸航天領域的支出將占GDP的2.42%,到2025年將占GDP的3%,約為7000億美元。中國為此投入的資金極其巨大,將中國的資金和製造技術與俄羅斯科學家的經驗能力相結合,將能解決太空探索中各種艱巨任務,而這樣的結合令美國非常擔憂。

中俄今年3月簽署合作建設國際月球科研站的諒解備忘錄時,俄航天集團表示,月球科研站將是一個對所有國家和國際合作夥伴開放的科研站,歡迎感興趣的各方來參與。俄國太空政策專家帕維爾·盧津分析稱,「美國擔心的不是中國人登陸月球,而是擔心美國在地球上受到挑戰。北京現在面向發展中國家,把自己打造成未開發國家的領導者,這才是讓華盛頓感到緊張的地方。」

俄中合作當然也為解決美國將太空軍事化的問題,目前美軍正積極設法在太空與地球軌道上部署武器,相關的軍備競賽不僅技術上很困難,研發與建造的價格也極其昂貴,這讓華盛頓有了遏制潛在對手俄羅斯和中國的機會,因為俄羅斯缺資金,中國則受制於技術。一旦中俄兩國形成在太空合作的機制,對於美國獨佔太空資源或藉此壟斷霸權,將會是一個極強大的抗衡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