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二戰後歐洲最大規模東烏會戰 俄軍大勝希望渺茫

·5 分鐘 (閱讀時間)

俄烏之戰已僵持長達3周,目前雙方的談判進程已經停滯,調兵遣將地準備在東烏克蘭頓巴斯地區進行一場大規模會戰。在全世界來說,這次戰事將是自伊拉克戰爭結束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地面會戰,同時也是二戰結束以來歐洲最大規模的 一場戰役。不過中西方專家普遍認為,俄羅斯想在頓巴斯這個有利位置獲得一場足夠讓俄軍脫身的大勝仗,此一目標恐怕很難達成,從俄軍3個多星期以來的表現判斷,軍事實力不足是最大障礙。

俄烏之戰僵持3周後,雙方的停戰談判沒有達成協議,正在籌備的大戰不只會決定這場戰爭的結果,亦將牽動整個國際政治局勢。戰爭結果對地緣政治的重要性讓人關注這場戰爭,戰爭的過程對未來軍事理論與實踐的影響亦同樣地深遠。畢竟已有數十年全世界都沒有見過這麼大規模的戰爭,幾個軍事大國耀武揚威的時候多,真正動起手來打的都是一些實力差距極大的小國家。已經習慣小規模戰爭的俄軍,在突然增大的戰爭規模和後勤壓力面前更顯得手忙腳亂。

最近一次軍事強國大規模地面戰是距今近20年的2003年伊拉克戰爭,當時美英聯軍出動了20多萬部隊與近30萬伊拉克軍隊進行決戰。伊拉克軍隊出人意外地一觸即崩,美軍強大的軍事實力如風捲殘雲般地結束這場戰爭。此後美軍在全球胡亂地打了幾年反恐戰爭,卻在阿富汗等幾個戰場打得灰頭土臉。俄羅斯則是從新世紀就打過車臣戰爭後,就沒再有較具規模的硬仗,格魯吉亞、克里米亞與敘利亞等幾場戰爭,戰鬥規模都很小,這些小規模戰爭的部隊協調與後勤工作,與十幾萬人的大會戰完全是不同等級,在這次打烏克蘭就醜態百出。至於中國,從1979年懲越戰爭後就沒有大規模戰事,算算至今也40多年了,對這場戰爭的關注也是前所未見。

美國軍事學院系統工程學系助理教授維克蘭.米塔爾(Vikram Mittal)分析稱,俄軍在北線與東北線傷亡慘重,但幾乎沒有達到什麼重要的戰術目標。現在調整戰略將決戰目標轉向東線頓巴斯地區,將多個戰線的兵力與武器集中以增強部隊戰力,同時也讓烏軍離開他們熟悉的防區,進入頓巴斯這個地理上對俄軍有利的決戰點。看起來俄軍希望藉這樣的布局奪下一場輝煌的戰果以鼓舞士氣,並在東烏克蘭建立較易獲得後勤補給的長期立足點。

不過這樣的構想,仍然沒有解決俄軍先前幾場挫敗所面臨的重大問題。這次俄軍動員120個戰術營,有大量威力更強的裝備,但最後卻落敗,主要源於一些內部問題,例如內部相互間的協調與支援,其中部份是通訊技術與裝備不良,但更多的來自於內部腐敗的體制與人事傾軋。目前已知有7名將官殞命,俄軍傷亡人員有2成是軍官,即將來臨的這場大戰的指揮官與大量基層軍官都是新晉升,在彼此間的協調經歷上缺乏足夠的歷練,對先前幾次戰役發生的問題也沒有足夠的認識。

米塔爾認為,俄軍第2大困難是後勤,這是基輔與哈爾科夫久攻不下並造嚴重傷亡的最大問題。目前俄軍許多裝備受創嚴重,俄方為此在沿邊界地帶建立臨時維修場,但是受限於新冠疫情,很多零配件短缺,新集結的部隊戰力明顯不如發動攻擊之初的俄軍部隊。

另外俄軍還有軍事學說上的問題,過去他們強調防禦性戰術,嚴重依賴大量火箭和砲火來壓制並消滅敵人,這些戰術不見得適用於進攻性的軍事行動,尤其雙方所使用的火砲、無人機等武器系統都相當類似,對雙方都是善於防禦的前蘇聯軍事體系部隊來說,防守方更為有利。

換言之,俄軍初期戰事不順利並非兵力不足或裝備落後,而是指揮系統失靈、部隊協調能力不足、戰場應變僵化、部隊訓練不足、紀律敗壞與後勤支援缺乏等問題,而這些問題不是把分散部隊集結在一起就能解決。在小規模、短時間的作戰中,這種部隊還能依賴數量與火力形成壓倒性的優勢,一旦進入僵持狀態,其耐力與抗壓力缺點很快浮現。

俄軍集結至今已有相當時日,很可能就會在幾日內發動攻擊,雖然其進攻策略上已有改變,但戰事初期遇上的問題仍會困擾俄軍。烏軍雖難以全面獲勝,但俄方恐怕也討不了什麼便宜,雙方近距離搏殺應該會較之前更加慘烈。普丁想用策略轉移並獲致一場大勝以圖由烏克蘭戰場脫身的目標,短期內顯然很難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