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假作真時真亦假 變調的2016中美南海軍事對峙

·5 分鐘 (閱讀時間)
2016年6月國際法庭南海仲裁案結果宣布前,美軍雷根號與史坦尼斯號雙航母戰鬥群在菲律賓海演習。(圖/美軍印太司令部)
2016年6月國際法庭南海仲裁案結果宣布前,美軍雷根號與史坦尼斯號雙航母戰鬥群在菲律賓海演習。(圖/美軍印太司令部)

近期美國又在南海進行雙航母演習,而且預計今年美國航母巡弋進行其自由航行活動次數會更多,中美在南海的對峙狀況將有增無減。許多人也因此重新檢視2016年在南海這場史上規模最大的軍事對峙,但在查找網上相關訊息時卻發現大量似是而非且慷慨激昂的情節佔據主要搜索結果,而這一切卻都是符合政治主旋律下的商業的操作,既能賺取流量,也能激發愛國主義情緒並促進社會安定。

2016年國際法庭對菲律賓提交的南海仲裁案判決前後,中共與美國各自在南海舉行演習,形成南海史上最大規模的軍事對峙事件。當時國際法庭訂於7月12日宣布仲裁結果,宣判前中美兩國都在南海集結了大量的部隊舉行演習,擺出極為強硬姿態。

2016年共軍在南海演習,為反制國際法庭仲裁案結果,表達絕不接受的立場。(圖/網路)
2016年共軍在南海演習,為反制國際法庭仲裁案結果,表達絕不接受的立場。(圖/網路)

現在網路上記述此一事件的視頻與文字都指稱,中美雙方在南海主權問題上各執一辭,7月初美軍2個航母戰鬥群(雷根號與史坦尼斯號)進入南海進行大規模演習,為申請仲裁的菲律賓撐腰。而中方也毫不示弱,海軍精銳上百艘艦艇出動,東風-21D反艦彈道導彈蓄勢待發,4大軍區司令齊聚督戰,高層下定決心絕不退讓,解放軍戰士甚至已寫好遺書,兩方劍拔弩張,衝突一觸即發。

然而短短幾天對峙,雙方並未擦槍走火,美方突然撤回部隊遠離,南海情勢驟然緩和。原因是中方轟-6轟炸機臨空,美軍航母位置已被鎖定,曝露在「航母殺手」的威脅下,美方見情勢不妙決定撤兵,航母戰鬥群急速返回菲律賓。指揮這場南海演習的美方指揮官、印太司令哈里斯上將不久後即被調職,主導仲裁案的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隨即下台,由杜特蒂繼任,菲中關係重歸於好,雙方在南海問題上達成默契,解決了南海危機,同時也鞏固了中方在南海的主權聲索。

這樣的敘事方式夾帶著一些演習與部隊戰備影像,刻意營造出南海軍事對峙的緊繃氣氛。從影片與網路文字同質性很高,從網友留言來看,相信的人確實不少。

2016年中美南海對峙後來在網上演變出各種峰迴路轉的情節,都是網路寫手當用寫劇本的方式創造出來。(圖/中國軍網)
2016年中美南海對峙後來在網上演變出各種峰迴路轉的情節,都是網路寫手當用寫劇本的方式創造出來。(圖/中國軍網)

上述的故事中當然有真實的成份,只是會在關鍵處動手腳。例如,美軍雙航母戰鬥群衝進南海的說法並不準確,當時雙航母戰鬥群的位置是在菲律賓群島的東側菲律賓海的海域內,與南海還隔著菲律賓群島,而中方演習的位置是在海南島下方西沙群島一帶,雙方相距一千多公里。

此外,美方與中方演習時間不同,美軍演習的時間是6月中旬,史坦尼斯號航母在演習結束後,在6月底返抵珍珠港,這些日期與動態都可以在美國海軍的網頁上查到。而中方進行的演習,根據大陸海事局公告是在7月5日到11日,亦即在國際法庭公布仲裁結果前一天就已結束。至於美軍另一艘航母雷根號,它從6月4日進入亞太地區,6月中在菲律賓海演習後再轉入南海,此時只有一個航母戰鬥群在南海巡弋,也非演習。雷根號一直到仲裁案公布14天之後的7月26日才返回日本的橫須賀軍港,期間未停靠包括菲律賓在內的任何港口,也沒有如網上視頻所稱在共軍演習時迅速逃離。

2016年6月美軍雙航母在菲律賓演習後,史坦尼斯號在6月底返抵珍珠港,雷根號則持續在南海巡弋,直到7月26日才返回日本橫須賀。(圖/美國海軍)
2016年6月美軍雙航母在菲律賓演習後,史坦尼斯號在6月底返抵珍珠港,雷根號則持續在南海巡弋,直到7月26日才返回日本橫須賀。(圖/美國海軍)

網上視頻還稱當時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為南海仲裁案下台,則更是胡說八道。阿基諾三世是菲律賓第15任總統,憲法規定只能擔任一屆,任期從2010年6月30日宣誓就職,到2016年6月30日期滿卸任。繼任的杜特蒂則是在當年的5月9日當選,於6月30日宣誓就任總統,就任時南海仲裁案還未公布結果。當然,杜特蒂也不是因為美國在南海軍事對峙落荒而逃而從「親美」改變為「親中」立場。

前印太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將是日裔的美國海軍指揮官,他在2016年南海仲裁案後仍幹得好好的,一直到2年後的2018年5月30日,他的3年任期結束後才以62歲屆齡退役。(圖/WIKI )
前印太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將是日裔的美國海軍指揮官,他在2016年南海仲裁案後仍幹得好好的,一直到2年後的2018年5月30日,他的3年任期結束後才以62歲屆齡退役。(圖/WIKI )

故事中比較離譜的還有印太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將被調職的說法,哈里斯是日裔的美國海軍上將指揮官,他在2016年南海仲裁案後仍幹得好好的,一直到2年後的2018年5月30日,他的3年任期結束後才以62歲屆齡退役。當時美國總統川普原打算提名他出任駐澳大利亞大使,後來因川普政府人事調整問題,改提名為駐韓大使,並在參議院無異議通過任命。

從2016年南海仲裁案之後,美國每年都在南海進行雙航母演習,近2年還拉上其盟友舉行聯合演習,共同對中國的南海政策施壓。(圖/美國海軍)
從2016年南海仲裁案之後,美國每年都在南海進行雙航母演習,近2年還拉上其盟友舉行聯合演習,共同對中國的南海政策施壓。(圖/美國海軍)

很多人認為,像前述在網上大為流傳編造情節的故事是官方對外宣傳,其實不然,這種可以輕易就查到資料的事件,編造做為對外宣傳很容易露餡,並遭到在國外的網民揪出來批評。熟悉大陸網路與媒體作業的人士分析,編造這種故事有兩種功能:一是對內宣傳用,吹噓自身強大、敵對國家猥瑣而無能,與「厲害了我的國」之流的作品有相類似的作用;二是為賺取網路流量,讓讀者看了心情舒暢,豪氣萬丈之餘轉發好友共享。兩種因素都有安定社會人心與加強愛國意識的作用,還能賺取流量帶來的利潤,也難怪媒體趨之若騖且樂此不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