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台灣調薪資大陸網民熱議 與北上廣深還差多少?

·4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近期調高基本工資,在中國大陸引起不少討論,十幾年來大陸人民收入快速成長,追過台灣成為21世紀達到小康後的初期目標,因此許多人都關注大陸幾個大城市的人民財富指標,但是眼看著大陸一線城市經濟飛速成長,很多人的收入也大幅增加,但是卻在幾項指標上離台灣尚有一點距離難以突破。而造成這種現象的因素包括人口結構與產業經濟結構等等,但終究很多指標都會陸續突破,台灣要保持優勢已經愈來愈難了。

由於全球疫情大流行,各國經濟成長都受到很大影響,台灣相對的情況稍好些,今年在物價大幅上揚的驅動下,政府在10月決定明年起調高基本工資至月薪台幣25250元,調幅達5.21%。時薪也由160元調高至168元,為15年以來調幅最大的一次。

而喜好在收入與GDP等財富指標上做比較的大陸媒體與網民們,也都認為大陸台灣體量差異太大,直接比較意義不大,也容易失真,而且大陸要追上台灣得先在其最發達的城市與地區追上,才能論及全大陸,因此許多人都以一線城市(所謂的北、上、廣、深,以及發展程度接近的城市)為比較對象。

經常關注台灣問題的位知名財經博主寧南山指出,深圳實施最低工資(月薪)後,在2015年3月是2030元人民幣(台幣8855元)到目前是2200元人民幣(台幣9597元),6.5年下來漲幅僅8.37%。深圳的速度顯然比預期中慢,相較之下,上海7月已經調到2590元人民幣(台幣11298元)。深圳可能今年或明年很可能再調整,不過即使調整,與上海相同,兩個經濟最發達城市與台灣的還是有很大差距,按這種速度,到2030年還不知能不能超過台灣現在的最低工資水準。

寧南山指出,大陸一線城市的平均工資、最低工資的差距很大,這個差距要遠遠大於兩地人均GDP的差距。但是平常的感覺是大陸一線城市中產階級收入普遍高於台灣的中產階級,越高的職位其收入比台灣高職位收入就高出越多,像外國大企業的大中華地區總部都集中在北京上海這樣的地方,而不是在臺北。另外像 大型網路公司到學校招聘新人,開出的薪資更是大幅超越台灣。

既然深圳高收入的人這麼多,但為何平均薪資卻趕不上台灣?寧南山認為很大原因是大陸的一線大城市吸收了大量來自廣大鄉鎮的低層勞動力,這些來自貧窮地區到發達城市謀生只有極低的收入,因此把整體的薪資水準拉低了許多。例如一般餐飲業工人,也就月薪3000至4000人民幣的水準,與其他城市的差距不大,這個工資標準也一定程度上反應了整個大陸的發展水平。

這20多年來台灣的經濟發展在大陸民眾心目中的印象有著極大的落差,從每個台胞都帶著大把鈔票到大陸猛砸,轉變到台勞、台流為大陸老闆打工。產業轉型受到上下擠壓,經歷了一段長時間的陣痛與調適。透過媒體的傳播與轉述,台灣經濟成長緩慢的印象成為大陸新世代年輕人普遍的認知。大陸媒體對台灣的報導也充斥著老舊樓房、大量摩托車、使用經年的公共設施與年輕人就業不易及普遍 低薪等等。

不過近幾年媒體與網路上討論類似問題的方式開始有明顯的改變,愈來愈多受到良好教育及經常到世界遊歷的年輕人開始有不同的看法:經濟發展不能只看GDP,社會發展不能只看硬體建設,更多地注重軟體、制度、人文等各種非經濟因素的成長。網上的討論也從GDP與工資收入轉向其他綜合性指標,例如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幸福指數、全球治理指數、公共健康、公平法律程序等等。

如果依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台灣(0.911)在大中華地區大約略低於香港(0.949 全世界第4),與澳門(0.914)差不多,略高於北京(0.901)、上海(0.893),跟國外比較則與日、韓、法、捷克、西班牙差不多。如果比較GDP與收入,大約比大陸一線城市略高些,幸福指數高得更多一點,尤其是醫療健保、低物價等等條件令人羨慕。總之,大陸各地發展快速,一線城市的GDP追上台灣指日可待,其他的社會發展也會很快與台灣比肩並行,對台灣來說,不是只有經濟競爭,其他社會指標的競爭壓力也會愈來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