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塔利班山頭林立 美CIA介入操弄還與美軍拍桌互罵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中情局(CIA)局長伯恩斯(William Burns) 代表拜登政府前往喀布爾會見塔利班領導人巴拉達(Abdul Ghani Baradar),派出情報首長與前敵軍領導人做首次接觸,在美國或世界外交史上都極為罕見,原因在於美國與塔利班打仗20年,各方面的聯繫全部斷絕,只好依靠長期與塔利班有許多骯髒交易的CIA來搭線。塔利班內部一直都是山頭林立,各派都有各自的外國支持力量,有幾個大小國家的情報特務居中攪局,短期內要形成穩定的執政局面恐怕還相當困難。

塔利班的權力結構原本就是派系山頭林立,雖然都打著同樣旗號,但卻是各地軍閥與部族以武裝加盟的方式組成。而各個部族在民族、宗教與利益上各不相同,他們過去曾為反抗蘇聯而團結起來,後來為與美國戰爭也形成協同作戰關係。現在美國撤離阿富汗,各部族軍閥間的權力與資源分配的矛盾便快速上升。以前外界批評前阿富汗政府的政令不出首都喀布爾,在塔利班的統治下大致也一樣。各個部族軍閥分裂分治的政治現實,兩大強權蘇聯與美國改變不了的,塔利班也一樣改變不了。

塔利班目前最高政治領袖是學者出身卻是立場強硬的阿洪札達(Hibatullah Akhundzada),他的副手是前往北京會見王毅的巴拉達。巴拉達立場較溫和,首先與美方達成允許其安全撤離的協議,因此由他帶頭率領幾個部族的武裝進入喀布爾。未來很可能在新政權建立後擔任總統,這次美國派出中情局長伯恩斯會見的人就是他。

巴拉達與美國之間建立互動關係最主要是來自於塔利班另一個大的派系「哈卡尼網路」,這個極端組織是1970年代由老哈卡尼(Jalaluddin Haqqani)創立,後來由他的兒子西拉傑丁.哈卡尼(Sirajuddin Haqqani)接手。哈卡尼曾在美國和巴基斯坦協助下,在反抗蘇聯戰爭中成為阿富汗游擊隊領導人,後來他與塔利班結盟,塔利班政權在2001年被美國推翻後,再次與塔利班共同對抗美軍。

由於以前與巴基斯坦的塔利班及美國合作過,哈卡尼與美國中情局關係一直沒有斷過,該組織籠絡許多黑社會份子,行事不擇手段,幹的都是兩面三刀的骯髒勾當。他們幫CIA幹掉一些美國不喜歡的阿富汗地方勢力或政界人物,也會襲擊美軍與美國外交官,與美國之間忽而反目成仇、忽而合作無間。有些哈卡尼的重要人物被美軍逮到,最後還透過中情局向五角大廈施壓放人,美國軍方與CIA則經常因為哈卡尼行事不擇手段而經常互相拍桌大罵。

CIA如此迴護哈卡尼是因為他們組織嚴密且戰鬥力極強,而且外交手腕極佳,與CIA、塔利班與巴基斯坦情報局的關係良好,塔利班靠哈卡尼向美國傳話,哈卡尼有時也應中情局的要求營救美方需要的人。他們從CIA手上獲得大量資源,用於籠絡阿富汗許多部族勢力,也因此成為塔利班內部最有實力的派系之一。近期在媒體或網路上會看到一些使用全套美軍特戰部隊裝備的塔利班成員,可以說幾乎全是哈卡尼的人。

哈卡尼讓美國軍方與CIA之間爭吵不休,小布希總統在任時對哈卡尼的態度也搖擺不定,直到歐巴馬總統上台,他與民主黨都非常厭惡在戰場上有這種難以捉摸的合作對象,因此於2012年在聯合國推動將「哈卡尼網路」列為恐怖組織,藉此完全斷絕中情局給予資助。但後來共和黨的川普上台,又重新走回與哈卡尼相互利用的老路,拜登上台後仍決定撤軍,發現唯一可以與塔利班聯繫的只有哈卡尼,被迫借重這條路線來與塔利班溝通。

目前塔利班主要的權力中心大至分為3方面,一方是以巴拉達所接收的前阿富汗政府及其人員,另一方則是仍在邊境奎達地區的塔利班領袖阿洪札達為首的塔利班最高權力機構奎達舒拉(Quetta Shura)大會,再來就是哈卡尼為首的「哈卡尼網路」。至於小一些的部族與軍閥勢力就更多了,例如烏茲別克人、塔吉克人、還有與前阿富汗政府關係若即若離的潘傑希爾(Panjshir)的小馬蘇德(Ahmad Massoud),以及一向不服塔利班的哈札拉人(Hazaras)。這些都有各自的外國政府勢力支持,長年來與塔利班有諸多恩恩怨怨,在對抗美軍時大家還能團結合作,美軍一撤退,情勢就變得極為複雜。未來在這樣的權力結構與政治環境中,要如何解決阿富汗的經濟困局,實在很難令人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