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檢測造假資本夢斷IPO 陸核酸公司造富夢碎面臨破產

讓中國新冠疫情陷入集體瘋狂的大規模核酸檢測終於要逐漸冷靜下來了,如雨後春筍般爆發而出成千上萬家核酸檢測公司,被查出數百家偽造檢測報告,後續造假爆雷數目也將愈查愈多。一些準備藉著核酸檢測來推動股票首次上市(IPO)的企業,造富大夢在臨近成功前破碎,官方放寬清零政策後,開始有造假的空殻核酸企業破產,大量因強制封控而失去青春、生命、工作與財產的民眾,將無法從這場瘋狂運動中尋求賠償。

11月底,微博上開始「核子基因」、「張珊珊」等詞登上熱搜,數億人都在關注核酸檢測數據造假的問題,大陸國家衛健委表態,「出具虛假檢測報告等嚴重違法行為,堅決依法依規嚴肅處理」,正式宣告追逐核酸檢測兆元級造富夢的萬餘家企業與投資客走入末路,引發大陸資本市場的劇烈振盪。

從大陸出現新冠疫情後,大陸數百個城市以每天數十、數百萬的規模進行核酸檢測。按馬克思主義哲學中「量變產生質變」的理論,這種億級檢測量一定會在經濟上反映出一定的信號。大陸股市為此順勢而生「核酸檢測概念股」,A股上市公司今年陸續發佈的3季度財報,核酸檢測概念股有67家公司共實現營收2516億元(人民幣,下同),凈利潤728億元。其中被稱為檢測概念股龍頭的九安醫療排名第一,營收245.89億元,凈利潤160.5億元,獲利增長率達到不可思議的31918.64%,亦即近320倍。陸媒稱,這是「賺老百姓的錢、發股民的財」,瘋狂與暴利的程度「無法想像」。

從2020年疫情初起,大規模核酸檢測引來各路資本競逐,證券公司估計,如果1、2線城市民眾每48小時做一次核酸,每年光是耗材成本就超過1兆。這些數據逃不過投資者雪亮的眼睛,大陸衛健委數據顯示,2020年3月底,中國具備核酸檢測能力的機構只有2000多家,到了2022年3月底,2年內經營核酸檢測的機構與企業數量已達到1.24萬家,成長6倍以上。

一位名叫張核子的業者,在不到一年時間內,以「核子華曦」為名陸續在北京、太原、青島、大連等城市註冊了16家核酸檢測機構。這家公司看哪裡有疫情,就在哪裡註冊,再靠著政治影響力從地方政府手上拿到核酸檢測業務。它的母公司「核子基因」則從去年起就啟動IPO準備股票上市,未料今年11月,爆發檢測報告造假的荒唐弊案。官方調查指出,檢測報告造假從2020年就陸續在許多城市出現,但各地政府都是罰款了事。想來是核酸公司後台太硬、官員手太軟,因此能夠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大陸國家衛健委接手調查後,核酸公司造假的案例如內蒙古的賽斯基因、北京的和合診斷陸續爆雷,經過一個多月調查,發現有類似問題的公司多達250家。這250多家機構關聯股東裡,有不少是知名上市公司,也有一些是正在IPO的路上的核酸企業。

在這個依附於全面核酸檢測的瘋狂造富冒險的路上,有些還有上市公司或政治上的靠山,可以挺得更久些。底子薄的,只好關門走人留下爛攤子。目前第一家在核酸檢測IPO路上破產的公司已經出現,這家名為「翌聖生物」的企業,成為第一家被大陸證券監管機構管擋在IPO 門口的核酸檢測公司。

資料顯示,翌聖生物創始人黃衛華早年經營醫療領域的代理生意,銷售國外試劑與耗材,2014年起從事生物試劑生產與銷售,營利有限。2020年疫情爆發後,黃衛華專攻核酸檢測試劑原料,成了核酸檢測公司的供應商。到2021年的一年之內,年營利從181 萬元暴漲到1億元,於是啟動A股IPO。為了撐場面,翌聖生物聘請一堆生物、管理、會計等專業的高材生來扮演高管與首席科學家,在高人牽線下,這家公司受到投資公司矚目,拿下3輪5億元融資,拉到16家投資機構入股,IPO前估值在2021年底達72億元。如果IPO順利,黃衛華將轉眼坐擁40億元身價。不料核酸造假調查擴大,證監會嚴審核酸上市企業,翌聖生物到手的財富飛了。

核酸企業IPO受阻後,未來前景堪慮,造假被查的公司有的乾脆丟下公司帶著錢直接落跑。一家在北京市房山縣名叫朴石醫學的公司曾經在核酸檢測業風光一時,還拿到美國凱雷的投資,被認為是核酸檢測業的黑馬。近期因檢測報告造假被調查,公司發不出薪資被員工控告,才發現負責人周明強已經出脫資產逃之夭夭,

上一波宣布市面上有250多家核酸機構存在問題,其中牽扯進許多上市的龍頭企業,包括華大基因、迪安診斷、蘭衛醫學、凱普生物等。隨著調查深入,查出有問題的核酸機構恐怕會愈來愈多,海外傳言這當中有不少是高幹子弟或有影響 力的政治人物親屬參與入股,雖然尚未證實,但相信的人不少,未來有可能殺雞儆猴辦幾個高官。至於依附清零政策的假檢測報告對民眾造成的生命財產損失,只能當作為國家反貪腐政策付出的代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