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舉國體制搞晶片行得通?陸IC設計業報告曝關鍵因素

美國在晶片產業上對中國的技術限制影響巨大,許多專家都關切中國是否能發揮核心優勢突破美國的封鎖,對此前景表示樂觀與悲觀的論述也有各自的道理。近期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發表一篇有關中國IC設計產業的報告,反映出中國半導體產業的優勢與劣勢的核心都是政府的產業政策,它恰好是相互依存的一體兩面,「舉國體制」下的產業政策固然不計代價地促進了半導體產業的發展,也同樣不計代價地消耗了國家資源與產業競爭力。

這份報告是在中國集成電路設計業2022年會論壇上發表,由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IC設計分會理事長魏少軍主講。魏少軍是現任清華大學教授、微電子研究所所長,是大陸頂尖的電子產業專家。

他在報告中首先提到,2022年大陸IC設計企業總計3243家,比去年增多了433家,數量增長了15.4%。相較於其他半導體產業,中國IC設計業受到美國技術限制影響較少,主要在IC設計使用的EDA軟體被禁止,無法獲得更先進的新版本。因此即便有大量晶片業者退場,IC設計業的總量還有增加,全行業2022年營收約合787.4億美元,較前一年增長16.5%,行業增速略有下降,則是延續這2年來增速放緩的趨勢。

不過,報告中很委婉地指出,現有3243家IC設計企業中,營收超過1億元人民幣的企業只有566家,仍有82.5%業者營收少於1億元人民幣。人數在100人以下小微IC設計企業有2711家,佔83.6%,與營收低於1億人民幣的業者比例相當。這些小企業幾乎都處於嚴重虧損狀態,完全依賴政府政策補助生存,雖多次推動整併,但收效甚微。

目前大陸IC設計業的成長主要得力於中國市場的支撐,其主要動力來自於美國對晶片產業的打壓,讓IC設計下游用戶產生嚴重的危機感,進而尋找安全的供應鏈。至於大陸最關心的「國產化」問題,目前實質上進入「被動國產化替代」的狀態。許多國家都制訂了各自的半導體產業發展計劃,猶如一場遍及全世界的軍備競賽。正如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所稱,美國的晶片技術限制,實際上宣告「全球化」進程已經中止。

魏少軍的報告也提出中國應對此一半導體產業趨勢所面臨的幾個問題:1、大陸半導體產業技術不夠高、競爭力不強,大部份依賴以量取勝的商業模式;2、研發投入不足,跟不上市場趨勢;3、在金融與商業模式(IPO、創投)投入過多,產品研發投入太少;4、大企業病嚴重,官僚主義盛行,效率低下、管理能力差;5、企業發展命運多舛,管理層人事動盪不斷,以致政策多變、人員浮動。

熟悉中國企業經營環境的人士都瞭解,上述幾項問題當中,前3項是一般企業發展較常見問題,後2項顯然與企業受到政府與政策左右的成分更大些。眾所周知,過去十多年來大陸為發展半導體產業已投入數以兆計的資金,但真正以此扶植起來的企業卻如鳳毛麟角。許多半導體企業依賴政府資金,但在企業經營管理上也受到政府官員的影響,企業高層人事鬥爭嚴重,以市場為導向的營運政策難以持續。最後還爆發產業基金大批官員因貪污濫權被起訴下台的醜聞,浪費了難以計數的公帑,也整死了一大批仰賴政府奶水的半導體企業。

報告中指出,雖然IC設計公司受到美國技術限制的影響最小,近幾年大陸10大晶片設計業者的發展仍乏善可陳,不僅成長大幅落後國際同行的平均水平,有些企業的發展甚至出現了倒退。另外一些IC設計產業結構的問題與政府涉入企業發展也有離不開的關係,例如小型與微型企業過多的問題。許多這類企業完全依賴政府補貼生存,分散了產業政策的寶貴資源,其中很大一部份小企業是地方政府為了展示政績所做的面子工程,或是搶佔政策發展資金挪為官員私人金庫。這些企業一方面從政府獲取資金,另一方面從其它企業挖資源,客觀上扮演了攪局的角色,之所以很難整併,正因為整併不符合地方官員或部門主管的私人利益。

總之,舉國體制並非一無是處,歷史上有不少成功的例子,但不能成為解決重大問題的膝蓋式反應。在行政紀律不佳與過度依賴政府政策推動的社會環境中,要進行激烈的商業競爭本來就很困難,這時愈是信賴「舉國體制」,就愈會浪費大量的金錢、拖緩產業的腳步與延誤國家發展時機。若回頭看看改革開放以來極為成功的國際知名企業如騰訊、阿里巴巴、字節跳動的成長歷程,或許對擬定中國半導體產業發展政策還更有參考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