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英特爾宣布禁用新疆產品 讓北京難堪就為跟美政府要錢

·5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半導體巨頭英特爾公開宣布禁用來自新疆商品,在大陸引發激烈反應。但這種對美國拜登政府的政治表態實際是精細的商業算計,目的在爭取美聯邦政府計劃用於半導體的大筆投資。由於目前全球都缺晶片,大陸在美國的制裁下尤其嚴重,北京顯然也拿不出什麼辦法來反制了英特爾,於今之計也只能像胡錫進所說的「拿小本子記下來」,不然就只能像網路上所建議的先「收回台灣」,再來抵制英特爾晶片了。

英特爾在12月公開該公司的《供應商政策與行為準則》中指出,將禁止供應商使用來自新疆地區商品與服務。其實英特爾能用上什麼新疆商品?它這番說辭是用來向美國政府表態,以得罪北京來爭取聯邦政府將投入半導體產業的投資。這筆投資金額高達520億美元,未來帶動民間與國外的投入總量更可能高達1500億美元。對多年來已逐漸喪失半導體技術與市場優勢的英特爾來說,這筆未來5年內實現的鉅資,將是他重新超越台積電、三星、AMD等強大競爭對手的契機。

既然英特爾打的是政治牌,就必須直指政治正確的核心──與北京鬧翻,因此它禁用新疆產品的公告用的是英文、簡體中文、繁體中文與日文等多種語言,生怕別的國家沒注意到它的聲明。中國大陸自2015年以來就是英特爾最大的營收來源,去年對大陸的營業額高達202.6億美元。

在得罪北京後,英特爾的盤算是應該對其晶片銷往大陸沒有太大影響,因為晶片是大陸多項產業的硬需求,在全球晶片極缺的狀況下,如果切斷英特爾的供貨,受害的是大陸企業。這也就是為什麼態度一向極為硬氣的《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要說,「英特爾敢這麼幹,是因為它的供應鏈上本來就極少新疆產品,而且它的CPU在中國當下仍是硬需求,它不太擔心中方報復。或者它覺得,討好美國和西方社會比不得罪中國更重要。」

他還說,「有些時候我們制不住對方,被動,對方會囂張,是必然的。英特爾的倡狂清楚暴露了我方的弱點和弱項。」對這樣的企業,只能「掏出小本本,記下它幹的壞事」,以後找機報復。

在如何報復英特爾這件事上,大陸媒體也有許多人討論,從以前到現在,大陸對不少踩到北京紅線或是激怒大陸民眾的外國企業進行制裁或抵制,但產生實際效果的很少。例如今年3月抵制瑞典H&M,風潮算是最大的一次,抵制的聲音到現在還能看得到,但效果會隨著時間而式微;美國Nike大陸也抵制過,但基本上已完全退潮;NBA抵制之後,說了些好話,最後是不了了之。現在英特爾加入,未來幾個想爭取美國聯邦政府投資的半導體業者,例如AMD,都要宣布抵制的話顯然不切實際。倒是大陸藝人王俊凱高調宣布與英特爾解約,算是稍稍解氣。

大陸因瑞典快時尚H&M禁用新疆棉而發動抵制,但隨著風潮一過,抵制的效用逐漸下降。圖為西安H&M。(圖/網路)
大陸因瑞典快時尚H&M禁用新疆棉而發動抵制,但隨著風潮一過,抵制的效用逐漸下降。圖為西安H&M。(圖/網路)

有分析人士指出,過去大陸對外經貿上的策略一直都是以龐大的市場做為條件與基礎:缺技術就「用市場換技術」,有糾紛就「用市場來抵制」,面對競爭就「用市場拚規模」。這種以類似「人多好辦事」思維的發展策略,動輒拿經濟體量與「舉國體制」來揮動大棒的作法,其代價已益發明顯,現在面對新形勢,應該要發展出新的思路才是。

由於兩岸關係緊繃,近期大陸各種經濟與社會遇上問題時,都會聯想到台灣,例如政府呼籲儲備物資時傳出可能要對台動武,缺電、公務員減薪也會聯想到與打台灣有關,在應對英特爾的問題時也不例外。有不少分析都提出,短期要解決晶片被卡脖子的問題,根本的解決辦法就是收回台灣。而正因為有這類想法,才有美國專家王雲飛提出匪夷所思的建議,要台灣「自毀半導體產業」來降低自身戰略價值以避免中共武力犯台,連這種奇談怪議都上了檯面,看來美中台錯綜複雜的關係已經讓不少學者失去了理智。

英特爾不久前曾聘請大陸新興的脫口秀主持人楊笠代言其產品,在廣告影片中一句「英特爾的眼光太高了,比我挑對象的眼光都高。」引起外界指責其「挑起性別對立」。(圖/微博)
英特爾不久前曾聘請大陸新興的脫口秀主持人楊笠代言其產品,在廣告影片中一句「英特爾的眼光太高了,比我挑對象的眼光都高。」引起外界指責其「挑起性別對立」。(圖/微博)

英特爾在中國大陸經營的時間已經很多年,累積了不少應對中國政府與民間的經驗。不久前曾聘請大陸新興的脫口秀主持人楊笠代言其產品,在廣告影片中一句「英特爾的眼光太高了,比我挑對象的眼光都高。」引起外界指責其「挑起性別對立」,最後英特爾了微博,並把淘寶宣傳圖撤下。英特爾在外界詢問此事時回應「珍惜多元與包容的價值」,輕描淡寫地讓事件逐漸消退。近期大陸顯然不會抵制英特爾的產品,大陸官方批評的調子應該不會太高,未來幾年內等它拿到拜登政府的半導體投資後,英特爾應該就會用類似的方式來解決它與大陸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