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風向變了!穩字當頭 經濟績效重回地方幹部考核首要標準

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5日下午召集大陸省市縣負責人開了一場號稱10萬人參與的「穩住經濟大盤」會議,透露出中共中央政策上極為重要的大轉變,從今年2月以來以疫情「清零」為最高政治任務,轉向以「穩經濟」為最重要政治任務。這項以中共史上罕見規模所召開的會議,將「穩經濟」的最優先任務,直接下達到縣級以上幹部,並以此做為績效考核標準。

李克強召開的這項會議是在4月份各項經濟數據陸續公佈之後召開的。很顯然地,這次會議決定的政策路線大轉移是自新冠疫情以來最大的轉變,分析人士認為,,這則消息發出時,陸媒並未使用過往濫用的「重磅」做為標題,但它確實是足以形塑年底中共20大召開氣氛的重要會議。

從召開的規模來看,是中共國務院總理直接召集所有縣級以上地方負責人的會議,可以說是行政體系下最扁平最直接的指揮方式,參與會議人數也因此估計超過10萬人。上一次類似規模的會議是在2020年2月23日,當時正處於新冠疫情爆發後初步受控、經濟與社會形勢最嚴峻的時刻,會議由中共國家主席、總書記習近平主持,參與的部門包括黨、政、軍與人民團體,以電話會議的形式召開,參與人數號稱17萬人,被官媒稱為「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場電視電話會議」。當時會議主題是將疫情防控策略調整為「差異化防控策略」,除「外防輸入」之外,全面恢復生產與生活秩序,風險較高地區則依防控形勢逐步復工復產。

相較之下,李克強以總理身份召集的會議是各級政務部門,不涉及黨務、人民團體與軍方,規模較小,性質也是經濟相關事務,但重要性仍是以最高政治任務的規格來設定。畢竟到年底召開20大之前所餘的時間不多,防疫上清零政策固然名義上要堅持下去,但做法上要做些調整,不能阻礙穩住經濟大盤這個營造20大「勝利召開」氣氛的關鍵因素。

召開這種「一通到底」的大型會議與中共平時層層下達命令的方式不同,顯見「穩經濟大盤」的工作有其急迫性,分析人士認為,現在已經「來不及一級一級開會了」,當前經濟形勢「面臨存亡關頭」,進行政策調整已「刻不容緩」。因此這場會議一結束,國務院辦公廳隨即匯整各部委的措施推出13項扶助外貿企業復工復產的政策,在供應鏈、物流、運輸、通關、財稅、金融、商業平台等各方面給予中小企業協助,所有紓困措施全部出籠,只要能用得上的就「能出盡出 」。

大陸央行也於這次會議後立即召集24大銀行開會商討配合措施,要求加大信貸投放。要「想盡一切辦法」、「應放盡放」,加快貸款投放。由於先前已調降準備率0.25個百分點,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與存款利率調降,銀行手中資金充裕,但問題是現在海外訂單減少2至3成、資金需求下滑,因此未來可能會有較多的壞帳問題。

經濟分析人士指出,造成當下形勢的根本原因是眾所周知的,光有財政貨幣政策無法緩解經濟危機,各地以疫情防控為中心的,很多政策將無法落實。因此,這次10萬人大會並非只是金融大開閘門或是推動寬鬆政策,而是要求各地方回歸到以穩住經濟情勢為重點,幹部考核也重新回到地方經濟發展上來。

李克強在會議上表示,我們說「不片面追求經濟」,但不是「不要經濟」。在疫情防控下完成經濟社會發展任務,要解決許多兩難或多難的問題,這是對幹部行政能力的考驗。這是各地方黨委和政府的基本責任,如果不能穩生產、穩經濟,那就得問責了。為此,國務院26日將向12個省派出督查組,對政策落實和配套開展專項督查。各地第2季度經濟主要指標,將由國務院統計部門分省公佈。

李克強在會議上透露一些近期經濟數據時指出,經濟最發達的長江三角洲地區的地方財政收入降幅驚人,最嚴重的達到32%,「地方財政枯竭到要向中央借錢的地步」,「5月的發電量、運輸量和新增貸款都是負值,所以今天開這個會是刻不容緩」。

他強調,中國這麼一個大的經濟體,一旦運行滑出合理區間,要想再拉回來,不付出巨大代價和更長時間是很難做到的。國際組織紛紛調低中國的GDP增速,有的甚至調到3%以下,這是不能接受的,因為失業率會撐不住。所以現在要明確要求各有關部門和各地方要採取措施,爭取6月份能夠穩定上升,有所恢復。現在,仍然堅持動態清零,但實操層面有了根本變化,希望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國際媒體與大陸經濟界認為,對於極其嚴峻的形勢來說,這是一場及時雨,要開始全面拯救經濟,打開16兆人民幣的彈藥倉,迅速將經濟拉回正軌。但也有人質疑這麼做可能會重蹈2008年金融危機時推出的「4萬億」大基建計劃,當年不只吹起了房地產泡沫,也造成了許多重覆建設與無效建設。但是,現在形勢緊急,只能根據過往經驗邊做邊調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