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頭頸癌發生率全球之冠 健保政策落後新藥看得到用不到

·6 分鐘 (閱讀時間)

根據衛福部最新死因統計,癌症連續39年蟬連首位,其中頭頸癌更位居十大好發癌症的第六名,亦 且台灣頭頸癌的發生率遠高於全球平均發生率的3倍,國內每3小時就有1人死於頭頸癌,且男性的發 生率是女性的10倍,患者發病年齡更在50歲到60歲間,遠低於其他癌症,面對頭頸癌對國人健康嚴 重威脅,近10多年來都沒有出現有效的治療方式,直至近年免疫新藥出現,對頭頸晚期第一線治療 能明確提升患者存活期,如今,不僅美國腫瘤治療指引(NCCN),還有歐洲腫瘤學學會 (ESMO),都已將「免疫治療」列入頭頸癌晚期第一線的標準治療。

健保政策讓頭頸癌患者錯失延續生命機會

反觀台灣,面對此相較歐美各國更嚴重威脅國人生命、健康的頭頸癌,政府卻囿於健保財務問題和政策,讓國內的頭頸癌治療方式落後歐美許多。此健保政策不僅讓台灣醫界有關頭頸癌的臨床試驗無法與國際同步接軌,更讓國內頭頸癌患者錯失延續生命的機會。

頭頸癌依據原發部位不同,可分為口腔癌、鼻咽癌、口咽癌、下咽癌和喉癌等,且90%以上的頭頸 癌屬於鱗狀上皮癌。陽明交大副校長、北榮腫瘤醫學部藥物治療科主任楊慕華醫師指出,抽菸、喝 酒、吃檳榔是造成頭頸癌的主因,相較於歐美國家頭頸癌患者以口咽癌、下咽癌、喉癌為多,台灣 則以罹患口腔癌為大宗,正是因為國人吃檳榔的習慣。

楊慕華說,其實口腔癌比其他癌症更容易發現,因為罹患口腔癌,會發生口腔長期潰爛、不明出 血、或在牙齦、舌頭、上顎等位置看到明顯的腫瘤等病症,但因為國人就醫習慣和健康意識不足, 往往拖上了半年,延誤了治療時機,原本是可以治癒的口腔癌一期患者,硬是拖成了三期,不僅疾病不容易治療,且容易復發,甚至有較高的轉移風險。

免疫治療讓癌症治療有了新的可能性。(Shutterstock授權)
免疫治療讓癌症治療有了新的可能性。(Shutterstock授權)

免疫治療讓癌症治療有了新的可能性。(Shutterstock授權)

台灣健保給付標準比歐美慢了一線

目前頭頸癌的治療有手術、化療、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我健保給付晚期頭頸癌第二線進行免疫治療,但楊慕華認為,相較歐美已將免疫治療列入頭頸癌晚期第一線標準治療,台灣的健保給付標準明顯比國外慢了一線。他認為,罹患頭頸癌的患者因受限於健保給付,必須到晚期第二線才能使用免疫治療,無疑是讓頭頸癌患者的總存活期縮短。

楊慕華指出,國際上將「免疫治療」列入頭頸癌晚期第一線治療的標準治療已有2年多,以他個人治療頭頸癌的臨床經驗,一般頭頸癌患者如果在晚期一線採用化療加標靶治療方式,約7至10個月就沒有效果了;但如果在復發轉移的晚期一線就使用化療加免疫治療,可以讓局部腫瘤獲得有效控制,甚至可以治癒。

楊慕華指出,使用化療加免疫治療,可以讓局部腫瘤獲得有效控制, 甚至可以治癒。(圖/楊慕華醫師提供)
楊慕華指出,使用化療加免疫治療,可以讓局部腫瘤獲得有效控制, 甚至可以治癒。(圖/楊慕華醫師提供)

楊慕華指出,使用化療加免疫治療,可以讓局部腫瘤獲得有效控制, 甚至可以治癒。(圖/楊慕華醫師提供)

頭頸癌治療專家、台大醫院副院長婁培人也指出,過去罹患頭頸癌的病人在晚期復發轉移機率高,像肺癌、乳癌有很多標靶藥物可用,但頭頸癌多年來的治療方式都只有化療和唯一一種標靶治療有效,所以頭頸癌病人很高比例復發轉移後無藥可以選,最後只能用最傳統的化療,「毒性大、作用大,且醫不好,只是延緩死亡的時間」,一直到免疫治療出現才有了改變。

他說,這些年免疫治療已通過國內食藥署核准,對頭頸癌的復發轉移治療起到很大幫忙,首先讓頭頸癌患者在多年來只有傳統化療和唯一標靶治療外,終於多了一項新的治療選擇;其中又以生物標記量高表現量病患效果顯著,且針對有效的病人常常可以維持很長時間。

婁培人:我們的健保永遠落後世界很久

但婁培人話鋒一轉說,「我們的健保永遠落後世界很久!」國外除了包括新英格蘭醫學期刊在內的很多好的醫學期刊已經發表,甚至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也已核准將免疫治療列入復發轉移頭頸癌的第一線治療,婁培人與多位頭頸癌治療之臨床專家均認為,衛福部至今仍限制頭頸癌患者需至轉移復發的第二線治療時免疫治療才給予健保給付,而非比照國際治療指引在頭頸癌晚期轉移復發的第一線就能使用,國外已使用2、3年的第一線用藥標準,我們卻至今還沒有給付,而且健保給付標準非常嚴苛,能夠符合健保給付者只有很少數的一部分病人。

婁培人認為,我國健保給付作法,讓頭頸癌病人權益受到損失,也讓台灣醫學無法和國際接軌。(圖/婁培人醫師提供)
婁培人認為,我國健保給付作法,讓頭頸癌病人權益受到損失,也讓台灣醫學無法和國際接軌。(圖/婁培人醫師提供)

婁培人認為,我國健保給付作法,讓頭頸癌病人權益受到損失,也讓台灣醫學無法和國際接軌。(圖/婁培人醫師提供)

婁培人認為,我國健保給付作法,不僅讓頭頸癌病人權益受到損失,也讓台灣醫學無法和國際接軌。他說,現在很多國際藥廠會邀請台灣醫界一起參與臨床試驗,但問題是國際上對於轉移復發頭頸癌的臨床試驗設計都將免疫治療用在第一線,「但我們不是」,如此台灣恐因治療標準落後而無法參與國際相關臨床試驗。

婁培人說,健保不給付,病人要在晚期第一線自費治療很貴,一年需花費數百萬元,多數病人根本無法負擔,病人的權益嚴重受損 。

醫界籲健保署應尊重醫師臨床用藥專業

婁培人無奈表示,醫生治病都希望可以第一次就治好 ,就好像房子第一次蓋好就不會漏水,不可能先隨便蓋蓋,等漏水再來抓漏,因為可能會永遠抓不到漏,但「我們健保給付的規定就是這麼頑固!」醫界一再呼籲健保署應尊重醫師臨床用藥專業,開放轉移復發頭頸癌第一線治療時在一定條件下可以用免疫治療 並予以健保給付。

婁培人說,他有很多頭頸癌病人,在復發轉移第一線治療時看起來適合使用免疫治療,但因無法得到健保給付也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自費使用免疫治療而只能改用其他治療,最後終因疾病逐漸惡化去世;但他也有病人在癌症轉移第一線治療時就自費用免疫治療,2年花了上千萬元,至今已過了4、5年都沒有再發病,真的治好了!但有多少人付得起2年上千萬元的醫療費用?

婁培人強調,醫界當然理解健保財務需各方考量,但政府更應該考量病患用藥的權益,讓台灣頭頸癌治療與國際接軌。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頭頸癌治療新突破 默沙東免疫新藥獲國家新創獎
相關報導》 9成頭頸癌患者都會面臨的「副作用」!不先醫好,恐怕後面癌症療程也無法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