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代理商包裹授權是利?還是弊?

台灣數位匯流網 |莊春發

文/莊春發

頻道市場原有八家頻道代理商,因為凱擘退出頻道代理市場,以及新頻道代理商的進入,目前共有1、全球頻道代理商(11)2、佳訊頻道代理商(18)3、東昱頻道代理商(3)4、大享頻道代理商(13)5、永鑫頻道代理商(7)6、千諾頻道代理商(10)7、允誠頻道代理商(6)8、優視頻道代理商(7)9、浩偉頻道代理商(3)10、博斯頻道代理商(11),括弧內為代理的頻道數,10家代理商總共代理市場上89個頻道。平均每家頻道代理商代理8.9個頻道。

十家頻道代理商中,千諾代理的10個頻道是付費頻道,與博斯代理的11個頻道也是付費頻道之外,其他八家頻道代理商所代理的68個頻道均屬於基本頻道,它包括目前基本頻道的大部分頻道。

實務上頻道授權給系統商時,大都會給予系統商一份頻道牌價表,每個頻道都有固定的牌價,頻道全買情況可能打的折扣較多,譬如打七五折,只買八成頻道時可能只打八折,買一半頻道則可能打九五折,只買一個頻道時則按牌價計價。

系統商經過計算之後,都會覺得全買的狀況較為划算。換言之,頻道代理商的成批訂價(Bundle Pricing)制度,會讓買方的系統商走進頻道商設計的全買世界,亦即實務上頻道商大都會以包裹授權的形式與系統商進行交易。

包裹授權交易對頻道商有許多好處,第一,頻道商所代理的頻道,有高收視率的,也有低收視率的,若任憑由系統商自由選擇,低收視率的頻道最後可能乏人問津,變成無法上架情形,可能造成廣告上的大幅損失,頻道包裹授權得交易方式,讓頻道商所代理的頻道可以如數的上架。

第二,以經濟學的角度觀察,成批定價的方式,可為賣方的頻道商帶來較多的收益,在成本不變的情況下,將能為頻道商帶來利潤的增加。假設社會上有甲乙兩類系統商,頻道商代理A、B兩種頻道。甲類系統商對A頻道的估價是1000元,而對B頻道的估價是300元。相對的,乙類系統商對A頻道的估價是500元,而對B頻道的估價是800元。

若現在的頻道銷售制度是單頻單買,頻道商為兩位系統商都能賣出A頻道,頻道商對A頻道的訂價不能超過500元,若價格超過500元時,只有甲類系統商會購買;同樣的,為能達成賣給甲乙兩類系統商,頻道商對B頻道的訂價亦不能超過300元,若價格高於300元,只有乙系統商會購買B頻道。

進一步的假設,頻道商取得頻道的成本為零(現實社會不會如此,為分析銷售制度的優劣,權且將成本面因素凍結),在單頻單賣的制度下,每類系統商均買兩種頻道,頻道商最多可以獲得1600元(500元*2+300元*2=1600元)。若頻道授權制度改成「成批定價」時,頻道商要求系統商對兩種頻道需全買,否則不授權任何單一頻道。頻道商可以將兩個頻道定價為1300-e元,e為微小數字,最終頻道商可獲得2600-2e元,兩種銷售制度相差1000-2e元,以頻道商的立場而言,它比原來的單頻單賣制度要有利得多,這就是頻道商為何要推動包裹授權的原因。

第三,在類比時代,有線電視可上架的頻寬只有100個頻道可分配到上架的機會,使用包裹授權制度的背後對頻道商而言,則有先佔先贏的利益,頻道能上架才有露出的機會,也才有廣告收入的可能,廣告收入比例大於授權之收入。因此誰能先佔據有利的位置,才有利益的進帳,否則頻道商為何要擠破頭的進入有線電視系統。即使是當前已經進入數位時代,每家系統商均增加有500個頻道的頻寬。不愁上不了有線電視,現在所爭的是最適頻道位置,期待吸引消費者的眼球。

當然,頻道包裹授權也不是一無是處,因為系統商與頻道商的交易,一次購足所需的頻道內容,卻有節省頻道購買交易成本的優點。但這種交易方式,也因此造就了全國每家系統商的節目幾乎雷同,讓同一經營區域多系統商的市場,個別系統商無法進行產品差異化的策略,就消費者的多元選擇之路受到阻礙。

從以上個中分析,可以清楚看出頻道包裹授權的問題多多,在政策上應該回歸到系統商可以按頻交易的方式,如同最終消費端由消費者決定選擇要看那些節目一樣,讓系統商有充分的選擇自由,以反映消費者的偏好,可能是頻道交易的最佳制度。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PEXELS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有線電視頻道代理是「裹著糖衣的毒藥」或「市場自然發展的結果」?
有線電視上下游授權的不健全是有線電視進步之癌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