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再區塊化:「粥」若大碗,「僧」多又何妨!

台灣數位匯流網 |鄭自隆

文/鄭自隆

陳水扁時代新聞局長更迭頻繁,林佳龍在不到一年的任期內,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 - 電視頻道區塊化。

2005年之前電視頻道一團亂,每一系統台都依自己和頻道業者的親疏遠近排位置,在台北看到的A台在某某頻道,但到了台中、高雄A台卻換了位置,不但觀眾不方便,頻道業者更是困擾,節目宣傳都不知道要說在那一位置,林佳龍依新聞、兒少、綜藝、電影 … …做了區塊化的畫分,從此定於一尊,現在大家都知道要看新聞台就從49轉到58。

事隔10餘年,數位化後現在的頻道數暴增百餘台,頻道是不是該重整「再區塊化」了?

「頻道再區塊化」說的簡單,做起來可不容易,頻道重整所產生的利益變動牽扯到4類關係人(stakeholder)-

觀眾:直接受益者,再區塊化可方便頻道搜尋。

原有頻道業者:直接受害者,再區塊化可能減低頻道授權金的收入,而且收視率瓜分,更影響廣告收入。

新進頻道業者:直接受益者,再區塊化可增加其頻道露出率,進而大幅提昇授權金與廣告收入。

系統業者:是共同傳輸者(common carrier)角色,頻道再區塊化對其較無直接影響。

借箸代籌,如果將頻道再區塊化視為賽局(或賭局game),從賽局理論(game theory)或許可以找到解決方案,賽局理論是研究利益互賴或利益衝突的兩組或兩組以上的人,其間的互動行為;而所謂賽局,指利益互賴或衝突的社會情境,因此頻道再區塊化所指「人」,就是上述的4類關係人,這4類關係人直接產生利益衝突情境的,只有新進頻道業者與原有頻道業者,而涉及的利益(即賭金stake)有2項 -

一是頻道授權金,當頻道授權金固定,現在家戶500元收視費中的百餘元由現有頻道業者分潤,若新進頻道業者加進來,原有頻道業者當然減少,而家戶收視費已不可能調整增加,怎麼辦?

另一是廣告收入,廣告市場榮枯是與經濟成長率連動,台灣經濟成長率從李登輝時代的8、陳水扁時代的5、馬英九時代的3,到現在小英時代的努力保2,跌跌不休,整體廣告收入一年不如一年,若再有新進業者擠到前面頻道瓜分市場,原有頻道業者豈願干休?

頻道授權金與廣告收入牽動賽局雙方(原有頻道業者、新進頻道業者)的利益,A若多拿B就少拿,反之亦然,避免雙方陷入零合的困境,做為賽局仲裁者的NCC應有何作為?避免賽局陷入零合困境會有幾種作法 -

1、增加雙方合作的所得;

2、提高雙方對抗之損失;

3、當一方合作而一方對抗時,減少合作一方之損失與對抗一方之所得,或增加合作一方的所得與對方一方之損失;

4、增加雙方對對方採取合作策略期待;

5、延長賽局時間,以時間換取雙方的利益。

面對數位化的頻道爆增,再區塊化當然有其必要,而這5項作法最能夠被雙方接受的是「增加雙方合作的所得」,NCC如何透過行政作為,使頻道再區塊化可以增加雙方合作的所得?NCC可以從三方面努力 -

其一是分組付費應採「向上分組」方式,當「粥」增加了,也就不怕「僧」多,但現行分組付費的「清冰」、「單頻單買」、「破碎化」,不但把「粥」變小,甚至會把整鍋打翻。只有「粥」增加,系統業者就會增加授權金的分潤,新舊頻道業者皆大歡樂。

其次,要把廣告的「粥」煮大,應放寬對電視廣告的管規,相對於網路廣告的肆無忌憚、百無禁忌,NCC對電視廣告的置入、冠名、與節目區分的認定,嚴苛許多,讓一家偌大的電視台打不贏區區一位網紅,試問頻道業者如何經營。

第三,NCC應該主動邀集頻道業者、廣告代理商、媒體購買業者、廣告主協會,共同檢討現行電視廣告購買習慣,目前依照抽樣收視率所產生的 CPRP購買(cost per rating point)實在荒唐之至,一個CPRP賣3,000元,那一個節目可以存活。電視數位化後所有頻道、所有節目,在那個區有幾戶人家看,這些普查數據在系統台的頭端清清楚楚,比起現行「抽樣收視率」所產生抽樣誤差±10%以上的「中部+花蓮,女性,25-34歲,收視率0.01」數據有意義多了。

NCC先不忙著說這是商業行為,官方不宜介入,維持產業秩序,促進產業永續發展,不是官方的責任嗎,NCC請勿「行政怠惰」。

科技不斷創新,頻道數只會越來越多,單純「保護」已不可行,NCC也不可能把頭埋在沙裡試圖「延長賽局時間」,讓新舊業者各找政治勢力相互撕殺;頻道再區塊化關係民眾收視權益,不僅是現有頻道業者「不要」、新進頻道業者「要」的爭執,NCC應主動介入,把「粥」變多。

思考頻道再區塊化,就是要思考如何讓新舊業者收益同時增加,「粥」多了,「僧」就不會抱怨,否則單向思考以管窺豹,只會喬頻道的重組與分配,那就治絲益棼了。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TDC NEWS翻拍重製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