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正國鋼鐵爸生死之交

專訪江珮瑜
中國時報

顏正國寫得一手好字,除了每年為影迷寫下應景春聯,作為賀歲迎新,他也偶爾接單,替有緣的各路好友題字,一筆一畫皆是情義的分量,既重又實,橫豎更勾起顏正國與「鋼鐵爸」阮橋本兩人生死之交的緣分。

個性海派的阮橋本2015年4月痛失愛子阮聖翔,他忍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打理兒子後事,當時他的結拜大哥一聲推薦,就請來顏正國來幫忙寫輓聯、訃聞,也因此結識彼此。

阮橋本說:「本來不熟,但有一次阿國突然出現在我辦公室,問他來做什麼,他只回『來看看你而已』,讓我備受感動,那陣子因為兒子的事情緒不穩,他擔心我,怕我失控。」

兒子死後,阮橋本用情至深把兒子的畫像刺在腰間紀念,也曾動念想用私刑報復肇事者,更曾在兒子逝世後3個月意圖尋短,騎重機在北宜公路上自摔,斷了11根肋骨卻大難不死,「阿國(顏正國)天天陪我療傷,怕我想東想西,就拉我去演藝圈,拍《角頭2》,帶我去接觸新事物,就連車禍住院1個多月他也天天來陪我。」

阮橋本撿回一條命,生命也開始有了轉機。他以兒子名義成立「聖翔救援協會」,呼朋引伴協助車禍事故傷患,關心偏鄉弱勢,而顏正國不但免費為協會題字,2人一起環島行善、探望病童,到各地演講,把自身曾經的荒唐歲月攤在青年學子面前,「不管講了100場還是1萬場,只要有1個能改進,我覺得就值得了。」

2016年顏正國小兒子剛出世,阮橋本二話不說認做乾兒子,視如己出,而最讓阮感動的是,「阿國本來要把兒子過戶給我,他知道我喪子,知道我前半輩子吸毒、為自己而活,沒盡到父親責任,阿國能明白我百般悔恨和懊惱的心情。」阮更感慨說:「我和他現在等於是一家人了,不管什麼家庭活動都會彼此參加。」

阮橋本和顏正國相差5歲,互為結義兄弟,阮談起這段友誼感到相見恨晚,「我從他身上學到很多,社會上的眉眉角角,加上我們做人處事的態度很像,過往的經歷也有共鳴。我是道道地地的生意人,他因為曾被關過有接觸到,我們都有兄弟氣息,但不沾邊,不入鍋,做人秉持最基本的根,就是善良。」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