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鈎:中共勢必因武漢病毒被歷史追責

顏純鈎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政府在川普執政最後幾天,公佈了武漢肺炎調查結果。從結論來看,這個調查還只是初步性質,因為有些語焉不詳,大部份缺乏內情。這不奇怪,因為中共的封鎖信息和轉移目標,使調查不可能順利進行。

美國政府為何選擇在川普告別白宮的最後幾天前公佈一份並不徹底的調查報告?主要原因是,世衛的調查組剛剛去了中國,這份報告提醒調查組,早在大規模爆發前,武漢P4實驗室已經有三個員工中招住院,其癥狀與後來的肺炎癥狀相當接近,此事應該追踪。

其次,以拜登與中共的關係,可能不會繼續政府級別的調查,甚至會喝停進行了一半的調查,如此一來,該調查可能永遠不見天日。現在提前把它公佈了,全世界都知道美國有一份這樣的調查報告,全世界都會追問這份報告最終的結果,那就誰也不可能掩蓋了。

最後,調查沒有終結,全世界要求追責的國家,有責任繼續把真相追到水落石出。

根據這份調查,至少有幾個不可否認的事實:一是病毒來自武漢P4實驗室,二是病毒經過人工改造,更具傳染性和致命性,三是武漢P4實驗室與軍方生化武器研發有關係。

關於第一點,在武漢肺炎流行初期,我們已可以從中國政府的應對措施看出來。政府關閉了華南海鮮城,並進行全面清洗,若不是P4實驗室曾將做過實驗的動物轉手到海鮮城出售,導致疫癥大流行,那何必關閉和清洗海鮮城?緊跟著,中共派出軍方生化專家陳薇到武漢接管該實驗室,如非疫癥流行與該實驗室有關,那派陳薇去做什麼?隨即,中共又在全國範圍禁售野生動物,推動野生動物宰殺和售賣的立法工作,這都是對事件的嚴重後果作出的亡羊補牢。

關於第二點,美國政府發現,早在大流行之前,已經有三個實驗室員工被感染而住院,當其時,病毒並未大規模流行,證明病毒的傳染性與致命性都不算高,及至後來的迅速擴大,死亡率攀升,有理由相信都是病毒改造的結果。

至於第三點,則從生化武器專家陳薇接管實驗室的安排便容易推測出來。

從李文亮吹哨起,到鍾南山拍胸脯不會人傳人,到中央壓住消息搞春節晚會,到最後壓不住了才宣佈武漢封城,中間一個多月的時間,分明被政府當局延誤,而造成大規模流行。這一點,從武漢市長公開地方不能未經批准擅自公佈疫癥消息的自辯中,也早已暴露無遺。

中共戰狼外交部,多次試圖轉移目標,又說是美國軍人帶到武漢的軍隊運動會,又說是早在一年多前在美國就已發現武漢病毒。依常識推斷,如果病毒最先在美國生成,那為何沒有在美國大規模爆發,而要遠渡重洋,跑到武漢去爆發?難道病毒不喜歡美國,偏偏要到中國去為難中國人?

限於調查的時間和難度,川普政府已經來不及把調查徹底完成了,他們擔心拜登政府與中共勾兌,導致調查半途而廢,索性把半成品公開了,提供給世界各國一個初步概況,讓其他有心追責的國家,把調查進行到底。

世衛派到中國去的調查組,當然只是做做樣子,以顯示世衛做了該做的事,中國也做了該做的配合。最終調查沒有結果,那就證明病毒來源不是武漢,不是P4實驗室,更與軍方生化武器沒有關係。

一舉多得,所花的也不過是十個成員的來回機票食宿,更不必說那筆錢還開在聯合國名下。如此幫中共甩掉一個大黑鍋,世衛「功德無量」也。

但世界不是這樣運作的,全世界中招的已近一億,死亡數百萬,各國經濟幾近停擺,七十億人類的生活,從此無復舊觀,這筆帳不可能一手抹去。二十一世紀的世界歷史,武漢疫癥大流行這一災難事件,不可避免要記到中共頭上,川普在是這樣,川普不在也是這樣。(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種族滅絕」是對中共最嚴重的指控)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好想兔五週年快閃》期間限定店松山文創登場!呱吉、賴品妤都來玩

【影片】五桐號全新三大系列手搖飲!喝的月餅「流心奶皇珍珠拿鐵」、限量必拍「雪絨草莓奶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