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做桂林人 不願做神仙(上)

(朱言紫/台中市)

對地理課本形容的「桂林山水甲天下」,一直存有高度幻想,年長之後,明知山水之美與心境密不可分,仍希望看看被托塔天王(大唐李靖),奉命偉大了一番的桂林城,現在是什麼樣子。

桂林遞給世人的「名片」是兩江四湖,我沒有選擇坐船遊湖看山,趁著上午較有體力,穿梭在船中人到不了的山巔岩穴,下午就腳踏實地,邊逛湖邊找桂林人聊天。古蹟處處的桂林,或許因「江湖」地位的重要,讓我明白桂系軍閥,果真最有資格受國民黨垂青;而在真實世界裡,還珠格格孔四貞所面對的冷血夫虐,還真沒幾個女人承受得來。

桂林人風情萬種

一早沿著漓江走,發現桂林人真是風情萬種,各式的音樂、舞蹈、拳術、健身操,看得我興高采烈,或許因為少數民族融合,一些上了年紀的晨運者,舉手投足之間,散發著無法形容的悠閒美,一首挨著一首的,天生搶眼的「五線譜」,不僅骨肉亭勻,那份不張揚的自信,我當下明白,這就是桂林!行色匆匆是很不禮貌的。

逍遙樓位於解放橋北邊,唐高祖武德年間(618─626),李靖被派來建桂州城,代宗大曆五年(770),顏真卿楷書親題「逍遙樓」三字,成了歷代文人欲看桂林全景,與漓江諸峰的必登之處。

南宋四大家之一的范成大,曾任職桂林三年,寫了廣西第一部風物專著《桂海虞衡誌》,讚美桂林的詩就有五十多首,他認為「桂山之奇,宜為天下第一。」想來范成大也曾登樓,目睹山之奇特,令人一見逍遙。

樓位於子城東北,四湖為護城河,我極盡一百八十度目力所及,果真是觀桂林江、湖風貌的最佳處所,深懂兵法的李衛公選擇此地建樓,實在眼光獨到,原樓毀於抗戰初期,今樓為唐宋風格,2015年重建。

我指著群山問保安:「你的工作很讓人羨慕耶!那些山都能爬嗎﹖」

「幾乎都能爬。」

我如聆綸音,下樓後第一個目標是桂林城徽──象鼻山。

有太平就沒天國

桂林遊船的黃金路線,是由北向南行經四個湖,最後停在漓江邊的象鼻山,讓遊客跟山形有如正吸著江水的大象合影。在山腳,我先被「太平天國紀念館」給吸了進去,太平軍在廣西金田起義,清咸豐二年(1852),把象鼻山做為砲轟桂林的根據地,2萬多人用一個月的時間,大小24場戰役,幸好桂林城高,又有天然的江湖屏障,損害不大。紀念館展出當年太平軍使用的長槍、大砲、鉛碼(子彈)、玉璽、聖米,最讓我驚奇的是殺人暗器「三角菱」,薄細且略有弧線的三面刀片,猜使用者非具備相當的「內力」不可。

象鼻山最令我嘆為觀止的是象眼岩,高2米、寬5至10米、長52.8米,這個南北對穿的大岩洞,原本是漓江的地下河道,經造山運動浮出水面,位置又恰如大象的眼睛,難怪被太平軍選為作戰基地。

洪秀全剛打了隻兔子,就自以為是獵人,打了個金田村就稱天國,打了個東鄉就叫天王,桂林人幾乎平均一天遭罪一回,天王示人以淺,忘了中國歷代活在天堂與地獄之間的老百姓,他們的普世價值是──有太平就沒天國。

榕湖兩旁古蹟多

下了山我開始繞湖,杉湖因位在象鼻山景區旁,遊客最多,最令人矚目的是日月雙塔,可惜湖邊高樓林立,要拍到雙塔美景得有耐心,我沿湖慢行,找到了桂林最佳代言人王定功的塑像,宋寧宗嘉泰元年(1201),王定功典試鄉試,拔擢人才之樂,加上美景如畫的生活,王定功寫下:「桂林山水甲天下,陽朔堪稱甲桂林。群峰倒影山浮水,無水無山不入神。」

杉湖旁邊是榕湖,兩個湖都是宋代大力加工過的護城河,最能看出「城在景中,景在城中」的是榕湖,湖中的古榕雙橋與七星橋,吸引許多遊人駐足拍照,沿橋走入湖心島,自然被埋進一片清涼裡,叫人別走的茶室是座無虛席。

離湖心島不遠是古南門,前面有棵大榕樹十分招搖,介紹說是黃庭堅被貶宜州時,路經桂林的繫舟處,旁有一石刻著他的〈到桂林〉:「桂嶺環城如雁蕩,平地蒼玉忽嵯峨。」這位江西詩派的創始者初到桂林,立刻感受到四絕(山青、水秀、洞奇、石美)之首的震撼,轉羈旅之苦為作品添加養分,可見流浪對文學或藝術,絕對不可或缺。

台灣總統改編桂劇

唐景崧,曾任150天的台灣民主國總統,在榕湖旁建了個「五美堂別墅」鑽研戲劇,改編了40多齣桂劇以供演出,使桂劇成為中國十大劇種之一,非難他臨危「落跑」的,只要想想適合當書法家的宋徽宗,或是足任道士的明世宗,也許就會釋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