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做桂林人 不願做神仙(下)

(朱言紫/台中市)
旺報

伏波山裡,光石刻就有一百多處,造像有兩百多尊,多分布在千佛岩跟還珠洞,從唐代到民國,以宋代最多。跟象鼻山一樣,伏波山也是長期被漓江溶蝕過的大岩洞,上層長7.4米,下層長20多米,我坐在孔四貞被關了七年的還珠洞,想到俗話說:一聲雞叫,命分三等。洞內的眾多題記與造像,該是她能熬過兩千五百多天的精神食糧。

天上疊彩人間虞山

距伏波山不遠的疊彩山,自古便是桂林的第一遊覽勝地,從唐代開始,經常遊人如織,車馬為之堵塞,超寬的石階證明了千年前的超高人氣。山如層疊之彩,先決條件是要有多處山頭,最有意思的是海拔223米的明月峰,可以360度看桂林的江山會景,遊客搶拍的是「登上疊彩山,活到一百三。」的石碑,從山頂俯瞰木龍湖匯漓江,想韓愈的:「江作青羅帶,山如碧玉簪。」平日安居寶室的,千金也難買流浪者的想像。

疊彩山的仙鶴峰,半山裡有個仙鶴洞,洞高14米、寬8.9米、長60米,東西對穿,形狀就像個拱型大廳,在抗戰時期,是廣西電訊局的駐地,一早就有人在洞裡吹簫、打太極拳,我跟打拳的先生說:「你們在這樣的地方鍛鍊,最有可能活到一百三。」先生笑了笑,熱心指點我其他山頭怎麼走。

我依言選了虞山,位於桂林城北的虞山公園內,為紀念舜帝南巡曾登虞山的虞帝廟,是桂林史上第一座廟,國民黨一級上將白崇禧,有「小諸葛」之稱,與桂系首領李宗仁,合稱「李白」,1938年12月,白崇禧擔任蔣介石的行營主任,在虞山公園東邊,替蔣介石打造了一處行轅,我在行轅舊址陳列室,看著不論是梳妝台,還是蔣介石曾使用過的燈台、像機,前面都供著數粒沙糖桔,不禁莞爾。

因為歷史跟戰爭,桂林的名山,山腰多被鑿穿,山腳幾乎全被挖了個底兒掉,虞山底下也有個兩邊通的大山洞,長到得用手機打光,裡頭的造像特別圓潤有型,占最大面積的是「蔣中正石榻」,避暑、躲空襲兩皆宜。可惜前夜下雨,往山上的步道不開放,真想由上往下,看看主祀舜帝的處所,是否真有帝王氣象。

智慧老人活在當下

出了虞山公園,我又戀著桂湖,在停滿遊船的觀漪橋邊,遠遠看到兩位老人家,把黑塑膠袋裡的東西往湖裡倒,明知是在放生,我也奇怪:在船邊放生,這魚不是要磕頭碰腦嗎﹖忍不住問大姐:「怎麼不到杉湖的日月雙塔那邊放﹖」大姐說:「人老了,走不了那麼遠。」

我頓感慚愧,一寸蟲也有三分氣,被放生的魚,註定要比其他的魚經歷更多考驗,這是好事,桂林的老人,是這麼有智慧,這麼懂得活在當下,我還在想虞山是否真有王氣,真是辜負了桂林山水的洗滌,陳毅說:「願做桂林人,不願做神仙。」(〈遊桂林〉)我深有同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