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後 安民心 香港疫道難題

記者李文輝╱綜合報導
旺報

2019年香港經歷1997年回歸以來最大危機,去年6月爆發修例風波,嚴重撕裂社會、重創經濟。11月區議會選舉後,除了2月29日局部暴力衝突,局勢明顯緩和。更因新冠肺炎疫情襲港,街頭示威浪潮暫歇。《多維》新聞網研判,但這不代表社會已恢復穩定,實際上,反港府情緒有增無減。若不正視社會反港府情緒及深層次矛盾,持續累積的不滿及不信任,還會變成不定時炸彈,再次引爆。

《多維》指,有分析認為,過去2、3個月香港街頭變得冷清,是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示威浪潮結束。惟在疫情襲港前,修例風波已成強弩之末。

修例風波最高峰時段,是兩所大學爆發「攻防戰」,人們普遍焦慮,擔心任何差池釀成悲劇。所幸數天後的去年11月24日,香港區議會選舉成轉捩點,劍拔弩張局勢明顯緩和。選舉結果泛民陣營大獲全勝,部分示威者認為已取得階段性勝利,紛紛退場,修例風波從高峰回落。當然,區議會選舉只是讓修例風波趨緩,而非收場。

《多維》分析,新冠肺炎疫情於2月襲港,眼下世人關心冷卻數月後,修例風波會否捲土重來。應該說,縱使疫情結束,短期內很可能也不會重啟風波。

新冠襲港 風波尚未收場

究其原因,一是香港區議會選舉示威者抗爭情緒得到宣洩,而修例風波導火線《逃犯條例》修正案,早被港府撤回。多數示威者已達最初目標,與其冒險重啟風波,不如督促區議員體制內合法抗爭。況且今年9月,香港還將舉行重要性遠超過區議會的立法會選舉,爆發大型衝突,可能適得其反招致民怨,又不太現實。

二是經過大半年修例風波損耗,香港正面臨空前發展困境,經濟陷入技術性衰退。前有中美貿易戰,後有新冠肺炎疫情,困境雪上加霜,多數港人在現實壓力前,很可能希望重回正常生活軌道。

三是港警已逮捕7000多名涉嫌違法示威者,起訴1000多人,產生一定程度震懾效應,讓激進示威者顧忌。

表面平靜 社會仍存危機

《多維》稱,短期內不再重啟風波,絕不代表社會真正恢復平靜,更不代表港府已度過危機。反港府情緒依然籠罩,這不光因修例風波重創港府認受性,讓港府和港人互信破裂,還因港府在本可凝聚人心的抗擊疫情工作上,不盡人意。不少港人對比港澳政府,批評港府防疫工作後知後覺,應對不力,導致港府公信力進一步下降。

《多維》強調,香港社會存在一系列深層問題,是釀成諸多社會危機的根源,主要有:陸港矛盾,許多港人尤其年輕一代,對大陸存在意識形態認知偏見,缺乏國族認同;香港內部矛盾嚴重;長期經濟民生問題、貧富懸殊不斷惡化,住房困難嚴峻,階層上升管道日益堵塞,基層活得卑微而艱難,年輕人難以看到未來希望。

修復裂痕 不應重蹈覆轍

報導分析,當初占中、旺角騷亂時,港府將責任推給外因的外部勢力或激進港獨勢力,迴避了深層內因的真正反思,讓社會負面情緒持續累積的一系列深層次結構性問題依然未解、持續惡化,結果在修例風波反受其害。

《多維》建議,修例風波造成香港經濟社會秩序、政府公信力、人和人之間關係嚴重創傷,亟待為政者效仿當年「六七暴動」後的港督麥理浩,化被動為主動,直面修例風波暴露的一系列深層問題,大刀闊斧改革,積極修復裂痕,緩解社會矛盾,千萬不應重蹈占中及旺角騷亂覆轍。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