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不要讓政治與恐懼,阻斷第二架撤離包機的希望

主筆室
風傳媒

好不容易,第一批滯留武漢台灣民眾,順利包機撤回,遺憾是,第二架包機却臨時叫停,在各國開始啓動第二批撤僑之際,台灣苦等第二架包機,却看不出具體時程。

根據陸委會的說法,第一,有第二架包機屬「單向資訊」,換言之,是對岸或台商的說法;第二,協調包機返台的台商徐正文不斷聲稱有第二架包機,是否違反防疫相關規定(傳染病防治法,傳播錯誤不實防疫訊息),由中央防疫指揮中心認定,簡單講,有沒有包機不是台商可以「放話」,只能政府說了算,奔走運回台灣人的台商,沒功還可能「違法」受罰;第三,第一批回來的名單「不實」,也不符我們提出「短暫出差者、有慢性病患者、有長期特殊用藥與密切醫療照顧需要者優先」 的要求,意思有不該上飛機的人上了飛機;第四,接回來的二百多人中還是出現一位確診案例,因此要有更嚴謹的檢疫流程。

台商的私心不該成為阻絕第二架撤離包機的理由

陸委會的說法,徐正文也「證實」,但上機名單與提交名單不等的情節到底多嚴重?則頗有出入。照徐正文的說法,第一,確診個案的確不在原始救援會的名單中;第二,首批提交名單二四八位,實際回來的有二四七人,但救援會第一批名單只有二四四人,中間多出三人,也不在原始名單中;第三,第一批回來的人老弱確實並非佔最多數,但第二批有共識「以老弱婦孺和學生為主」;第四,陸方上機前的確也做了必要的檢核,包括拉下兩位不等登機資格者,與一位發燒的人。

兩相比對,可以確知上機名單落差三人,陸委會要追究的是,這三位不在原始名單的人是誰放進來的?是否符合入境台灣的資格?如果不符,第一時間有沒有拒絕入境和「遣返」的可能,從這個角度看,對岸不讓飛我方的華航或長榮,反而是好事,碰到資格不等者,直接留在東航原機遣返即可,但台灣沒有這麼做,陸委會也說明不在名單中的「陸配」有台灣居留證,換言之,她是可以進入台灣的,只是不在原始名單中。

20200201- 台商會長徐正文1日召開滯留湖北台灣三佰同胞要求回家及提供生活物資事由記者會。(簡必丞攝)
20200201- 台商會長徐正文1日召開滯留湖北台灣三佰同胞要求回家及提供生活物資事由記者會。(簡必丞攝)

台商會長徐正文召開滯留湖北台灣三佰同胞要求回家及提供生活物資事由記者會。(簡必丞攝)

讓人費解也難以接受的是,為什麼「第二批有共識以老弱婦孺和學生為主」,照人道也照正常,這個共識不該在第一批嗎?這個「反常」的結果,是台商的私心?還是台辦的特權?後者沒什麼邏輯,但若前者,這位吃力不討好還挨駡的台商,就只能吞下所有的駡聲,服務的前提當然是犧牲自己,不論把私心或關係擺在前位,都不可能做好協調工作。但他的私心,也不該成為阻絕第二批台人回家的理由。

此外,從陸委會和徐正文的說法可知,陸方拉下了三個人,趕緊補上三個人,這在人人搶登機,不要浪費機位的角度,可以理解,拉下來屬正常檢疫流程,合理推論,陸方不必硬塞一個確診病例上機,否則何必拉下發燒的乘客?而從各國撤僑專機返抵各國後,也不乏確診患者,印證武漢肺炎無症狀傳染或潛伏期更長,從這個角度看,連「故意」都談不上,遑論惡意。中央防疫指揮官陳時中面對確診案例的反應是哽咽落淚:「這可能救他一命,就讓醫療界為他做最大的努力。這正是帶他們回來的原因。」這就是醫者仁心。

開口駡之前,先想想若困守疫城的是自己會如何?

事實上,若在大陸已經確診個案就地治療不上包機,是包機返台的共識,但這不能保證所有回台者都不發病,否則何須十四天的檢疫隔離?然而,因為包機回台的確診個案,網路出現大量情緒性批評,但滯留武漢台灣同胞也是這場疫災的受害者,他們需要的是援助,而非仇視;台商即使在大陸討生活,在台灣還是納稅者,他們當然有相同權利得到國家(政府)的平等的照顧和保障。

20200205-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於5日針對滯留武漢臺灣民眾返臺事宜進行相關說明。(盧逸峰攝)
20200205-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於5日針對滯留武漢臺灣民眾返臺事宜進行相關說明。(盧逸峰攝)

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說明滯留武漢臺灣民眾返臺事宜,表示「第二架包機」是「單向訊息」。(盧逸峰攝)

「國家因人民的意願而存在」,大法官釋字第五五八號解釋明確指出,「人民為構成國家要素之一,國家不得將國民排斥於國家疆域之外」,這號解釋是為了解禁「政治黑名單」,國家不能因為政治因素拒斥人民返國,遑論國家豈能因為人民生病而拒絕他們返鄉?台灣若有防疫破口,也不是滯留武漢的台灣人,台灣醫療水準領先全球絕大多數國家,靠得是醫護人員、醫療設施的專業,乃至制度的完備,而非阻絕國人於門外。

許多恐慌武漢肺炎自「境外移入」並主張拒絕撤離包機者的論據是,百萬台商若全撤離回來,台灣醫療根本撑不住,這個說法看似有理,但未必盡然,因為絕大多數「在崗台商」,一有工作不能擅離二有住處可以自主隔離,真正有撤離需求者以短期赴陸者為主,否則提出撤離需求者豈會只有四、五百人之多?但不能不面對的現實是,當中國大陸封城數一再增加(從武漢到南京封城數已達二十七),可以想像得到,困守各愁城的台灣人何止武漢?而隨著疫管擴大和管制,他們想要撤離只會愈來愈困難,台灣要做好的準備,可能比我們想像得更嚴峻,更要周全以對。

疫病可怕,恐懼更可怕,輕易就能煽動敵視與仇恨的能量,從仇中到仇台商,敵意在台灣蔓延得比病毒還快,換位思考,想想若困在愁城中的是自己,你會希望台灣人駡你、拒你、防堵你?還是伸出援手告訴你:你不孤單?台灣自許是文明社會、文明國家,為每一位台灣人的處境焦慮並解圍,就是政府的責任,不論最終做不做得到,這是態度問題。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夏珍專欄:為什麼台灣人特別想當日本人和美國人?
相關報導》 紀和均觀點: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誰說緊急防疫措施不得批評討論?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