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兩度「救援」,張忠謀是一張安全的回頭牌

主筆室
風傳媒

在總統府資政、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表明不再考慮擔任APEC領袖特使之後,很快就傳出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將代表蔡英文總統出席,這個訊息總統府並未否認,而是婉轉表示「人選一旦確定,就對外公布」,照往例,此一不否認的態度就是承認。張忠謀在十二年前就擔任過前總統陳水扁的領袖特使,此一安排不可謂不允當,只是對比今昔,走了十二年轉回原點,張忠謀兩度擔綱領袖特使的「緊急救援」,大概也難免感慨萬千。

馬政府八年派出領袖代表層級最高

APEC在一九八九年成立,台港陸同時在一九九一年加入,當時簽署的備忘錄重點有三:一、名稱循奧會模式:中華民國台北(Chinese Taipei);二,我方同意部長級會議代表為經濟性質官員;三、外交部參與的官員以資深官員(司長級)為主,部會不能與會。這份備忘錄,後來被中共援引為領袖會議亦需依循之「規範」,我方不同意,但自有領袖代表以來,除了馬政府八年,兩岸關係融冰,派出的領袖代表皆為「卸任副元首」(連戰與蕭萬長),至於李登輝和陳水扁兩位前總統任內,都無法打破這個框架。

李登輝時期能派出的領袖代表最高層級只到經建會主委,包括蕭萬長和江丙坤,至於一九九五年訪問康乃爾母校,兩岸關係降溫,連續兩年都請出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挑大梁,不過,當時辜振甫亦兼總統府資政,我方自己的解讀並非「降格」,而是拉高為「總統特使」。

2018年「蕭習會」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4月10日上午在海南博鰲會見前來出席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的台灣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榮譽董事長蕭萬長一行。(CCTV)
2018年「蕭習會」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4月10日上午在海南博鰲會見前來出席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的台灣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榮譽董事長蕭萬長一行。(CCTV)

蕭萬長曾任李登輝和馬英九時期的領袖代表,甚至陳水扁時代的二00三年也曾動念找老蕭出馬。圖為2018年「蕭習會」,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海南博鰲論壇會見前來出席的台灣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榮譽董事長蕭萬長一行。(CCTV)

陳水扁就任,第一年就想突破「舊制」,請卸任副總統李元簇出任領袖代表,出席在上海召開的APEC領袖峰會,可想而知,遲至會議前夕都未獲應允,這一年台灣缺席了;接下來三年都由中研院長李遠哲出任領袖代表,李遠哲既非經濟性質官員,又是現職最高學術研究機關首長,一度還是陳水扁跨黨派兩岸政策小組召集人,這段期間的兩岸關係儘管不夠熱絡,卻也不如想像中的低迷,在這三年中,陳水扁甚至動念請蕭萬長擔任他的領袖特使,但未能如願

二00五年,陳水扁意圖派任立法院長王金平被拒,改派林信義出任領袖代表,此時林信義已從經濟長、行政院副院長卸任,頭銜為總統府資政,既屬經濟性質,又是扁政府能派出的「最高層級官員」,然最後任期的兩年,扁案大爆發,凱道有紅衫軍倒扁,兩岸關係也因為三天兩頭的公投綁大選而陷入緊張,陳水扁改打企業界,先後派出張忠謀與施振榮為領袖代表,降低敏感性,也省卻兩岸為此耗費心力的攻防。

在這個少數台灣能理直氣壯出席的國際會議上,歷任總統無不希望能親身與會,即使馬英九亦然,但從來沒有實現過,北京拒絕馬英九的回報是隔年在新加坡的「馬習會」;總統不能與會的次佳策略,則是盡最大可能拉高領袖代表的「官方層級」─即使只是卸任前的最高官職,派出企業領袖不能不說是不得已的選擇。

宋楚瑜受盡冷嘲熱諷,林全若出線也難免艱難

蔡英文總統就任以來,兩岸關係未能如她所期待之柳暗花明,從就任的「未完成的答卷」開始,一天冷似一天,前兩年她請宋楚瑜出馬,算是費盡力心的布局,宋楚瑜曾是民選省長,是民選總統以下第二位「民意基礎最高」的政治首長,也曾為正副總統候選人,又是在野黨領袖,就規格而言,算是勉力做到了打九折與馬政府時代的領袖代表齊平,很遺憾的,兩度出使,宋楚瑜被綠營(獨派)毒舌修理了兩年,還被藍營嘲笑了兩年,為國戮力卻成了豬八戒,宋楚瑜自陳早在三月、五月兩度表明不再出使的心意,多少反應其中艱難,他用迎難而上的兩年,證明無力改變扭轉蔡政府治下的兩岸僵局。

總統蔡英文今日接見我出席APEC經濟會議代表宋楚瑜等一行。(總統府提供)
總統蔡英文今日接見我出席APEC經濟會議代表宋楚瑜等一行。(總統府提供)

宋楚瑜擔任APEC領袖代表兩年,也被藍綠譏嘲了兩年,圖為蔡英文總統於總統府接見宋楚瑜等一行。(總統府提供)

此前傳出另一位可能的特使人選是前行政院長林全,果若為真,那堪稱民進黨執政(包括扁政府)能派出的「最高層級」,即使不是卸任副總統,至少是卸任最高行政首長,比諸馬政府曾任閣揆的連戰與蕭萬長,規格也不差,唯一要考慮的是北京是否會拿「不屬財經性質」刁難,畢竟林全擔任財政部長已是年代久遠之事了,此外,林全閣揆任內飽受獨派「老藍男」之譏,果若受命出使,他遭遇的譏嘲,不會比宋楚瑜更少。

張忠謀就不一樣了,做為全球半導體龍頭老大,他是少數藍綠政客不敢「欺負」的企業家,二00六年出使前,他的八寸晶圓廠才吵了兩年多通過,從遞件到審核通過花了二十個月,據稱,就因為這個案子,張忠謀和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有了交誼,那一年底正是北高市長選舉年,而台積電在大陸的八吋晶圓廠才投產不多久。政黨三次輪替,台積電在南京的十六吋晶圓廠是政權過渡中,極少數不受政治影響,順利通過審查者,這一次,也花了二十個月,不是審查而是在大陸從動土到開工,去年底張忠謀還親赴南京揭幕,若他為特使,北京實無說「不」的理由,何況做國際上市的大企業,張忠謀甚至婉謝兼總統府資政,換言之,他是道道地地的「領袖特使」,絕無半點官方色彩。(推薦閱讀:APEC領袖代表是林全?宋楚瑜:請把放話的人名字公布出來!

張忠謀或林全,到底哪張牌好打?誠如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所言,「這不是一個肥缺」,端看「領袖」如何衡量選擇她的代表,十一月正是選舉最熱的時刻,能少一事就是好事,只要是安全牌就是好牌,只是不能不感慨,兩岸關係十二年又繞回原點,而兩岸形勢反差愈來愈大,要從「原點」再逆轉前進的機率,愈來愈說不準了。

相關報導
2018年APEC領袖峰會 傳由張忠謀擔任領袖代表
宋楚瑜不再出席APEC 府:總統感謝他的努力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