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勞動基金的重大弊端+績效+蘇貞昌醜表功

主筆室
·5 分鐘 (閱讀時間)

近來勞動基金「很有事」,公布的績效既差又出了內神通外鬼的重大弊端,當然,政治上曾為基金大賺錢而出來醜表功的蘇貞昌,也再次被在野黨拿出來「修理一頓」。

上周,台北地檢署指揮廉政署兵分三路,搜索勞動部勞動基金運用局國內投資組前組長游迺文住處,約談游迺文及其妻子到案,原因是游迺文涉及接受業者招待、動用基金炒作特定股票等,全案朝貪汙、違反證交法偵辦。此外,勞動基金的績效不佳,也引發在野黨指責,蘇貞昌的「梗圖」也再次出現在記者會中。

先說官員涉嫌勾結業者的弊端,這無疑是重大弊端,類似弊端不論在官方的政治基金,或是民間金融界的基金領域,只要稽核內控有漏洞、甚至只要稍有疏忽,就有可能發生。

依照官方的說法,游姓官員是「以勞金局的勞動基金相關帳戶,持續掛單敲進特定公司股票,藉以操縱特定公司股價,達到圖利特定人士目的」。這應該就是利用基金高價吃下某支股票,讓業者可趁機高價出貨,獲利落袋為安,至於勞動基金高價吃股值得與否、要虧損多少,就不必考慮了,反正虧的是「別人」的錢。業者因此得到的利潤,就可能「回饋」幫忙的官員。

類似這種內外勾結、內神通外鬼的手法,民間基金也不時會傳出,例如某基金經理人勾結市場主力、護航某某股、替業者高價吃股讓其出貨等等。古今中外,人性其實是差不多,操盤手每天面對手上幾個「億進億出」的資金流動,最後總會有人禁不起誘惑,想從上面「咬下一口」吞下肚。

這就是所有金融單位─從基金、銀行、到保險,都必須建立一套內控稽核制度的原因,這次勞動基金發生弊端,就該先回頭看內控與稽核制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其實,所有基金雖然都有負責人、操盤手、配置研究單位等,但投資基本原則、那些股票能買不能買、單一股票持股比例等,都會有一定的內部規範,不是主其事者愛買啥就買啥、想買多少就有多少。在勞動基金這件案子中,如果游姓官員能在接受業者高級餐飲招待後,就動用資金下單炒作某公司股價,是否代表內控有問題?

再者,依照檢廉清查發現,官員從8年前開始,平均每個月信用卡支出15萬元至22萬元,遠高於其10萬多元的薪資,妻子是家庭主婦,總計8年間帳戶內陸續共有900萬元不明現金存入,涉財產來源不明罪,檢方懷疑為回扣。先前發現有異常時,要把其調走又因其拒絕配合而不了了之,這些情況都顯示勞動部對基金操作有重要影響的官員,其財務情況的掌握、稽核、及管理都有問題,勞動部如果不能從這個弊端找出漏洞、檢討修正,未來類似案件遲早還是會再發生。

除了官員的弊端外,勞動基金操盤績效顯然也該再強化一番。

所謂的勞動基金包含勞保、新舊制勞退、就業保險等數個與勞工相關的基金,今年首季勞動基金就慘賠4700億元,不過,鑑於首季正逢新冠疫情重創經濟,各國金融市場也為此重挫,因此首季慘賠,或許還可說肇因於全球股災、非戰之罪,之後隨著股市回升甚至再創新高,虧損幅度也逐漸減少。

到今年到9月底時,勞動基金甚至變成小小的賺22.4億元,不料10月又賠4百多億,勞動部則發出新聞稿強調,勞動基金初估11月截至27日止獲利達約新臺幣2,300億元,獲利算是穩健。雖然大家都知道「股市無常」,上下波動是必然,不過勞動基金(其它政治基金情況也相同)的操作績效一直有爭議。

不是基金不能賺錢,而是基金績效過份倚賴股市漲跌,上漲時當然能賺錢,下跌時卻未能避開,「防禦」能力不佳,如此操作豈不乾脆買指數基金即可?如何提高勞動基金的績效,將是未來要面對的嚴苛問題。

當然,勞動基金出事、績效差變虧損,最尷尬又難看的就是行政院長蘇貞昌。堂堂行政院長當然不會跑來操盤基金,基金績效好壞,也不會有人認為跟院長有關、要其負責。

不過,蘇貞昌是唯一的例外,因為在公布勞動基金大賺數千億元時,蘇貞昌跳出來「醜表功」,在臉書作「梗圖」敲鑼打鼓對勞工宣傳「注意 政府剛剛幫你賺了一萬元」,圖中蘇院長笑容可掬向全國千萬勞工表功。

當蘇貞昌愛把基金績效跟政府聯結起來時,大賺錢固然可表功,虧損時同樣也要承擔責難─而沒有基金是永不虧損的;因此當勞動基金大虧損時,在野黨就作作出「注意 政府剛剛幫你虧了2萬3992元」的酸圖,這次在野黨又再次作出「注意 勞動基金虧損749億元,因為有內鬼」的梗圖譏諷蘇貞昌。

除非蘇下台,否則未來只要基金虧損,這個梗圖一定就要「重出江湖」,好好酸蘇貞昌一頓,此案例亦可為政客之戒,少拿股市新高、基金賺大錢等來充政績,因為波動起伏永遠存在,一旦事情反轉時也要承受其痛。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勞動基金10月再賠441.2億元…罕見提前公布績效,初估11月大賺2,300億元
相關報導》 涉行賄勞動基金官員操控股價 寶佳資產主管30萬元交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