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台北市民繳學費,為政客上的大巨蛋之課

·5 分鐘 (閱讀時間)

台北大巨蛋施工違反建築技術規則部份,已得到審查單位的核定,再過一關又往完工啟用再邁進一步,預料大巨蛋應可順利在明年啟用,只是再也搶不回無謂被耽誤的5年,台北市民也要為此付出巨額學費,在民粹政治日益抬頭的今日,大巨蛋案還是足為諸政客之教材與殷鑑。

大巨蛋是馬英九任內招標的BOT案,2014年柯文哲當選市長後,把大巨蛋與其它幾個市府計劃(如松菸、三創等)並稱5大案,其它4案很快就在廠商稍微讓步後,市府也見好就收情況下解決,只有大巨蛋案,遠雄與市府槓上──市府「要價過高」、未設立雙方可接受的滿足點,遠雄也是卯上柯P,幾乎寸土不讓,最後是被市府勒令停工。

柯文哲知道市府終究是理虧

不過,市府顯然在法律、合約上都難謂有理,市府一步步把自己的話吞回去,去年8月終究讓大巨蛋全面復工,但停工必然衍生成本增加問題,遠雄已經向市府求償18億元,柯文哲在被問到此事時的回答是:太多了,這句話也可看出不論當初如何嘴硬,市府終究是理虧,才必須賠償;最後法院到底判賠多少尚未確定,但市民一定要為市府繳交這筆「學費」。當然,相較解約可能要面臨的損失與求償金額,18億元已經不算是損失慘重了。

20210902-台北市長柯文哲1日出席運動有功團體及人員表揚典禮。(柯承惠攝)
20210902-台北市長柯文哲1日出席運動有功團體及人員表揚典禮。(柯承惠攝)

針對大巨蛋遠雄已經向市府求償18億元,柯文哲在被問到此事時的回答是:太多了。(資料照,柯承惠攝)

而市民的額外損失,也不僅這筆學費而已,這只是「有形代價」,還有「無形損失」就更難計算了。

依照目前的進度,年底大巨蛋可完工,明年上半年申請使用執照,年中開始試營運。雖然疫情影響工程進度,但遠雄未申請展延,最差的情況也是明年底前可營運。相較原本的工期,台北搞一個大巨蛋,就超過10年以上,其中有5到6年是被市府「政治干擾」延誤而陷入停工,損失的營收上百億元,這個數字可作為估算台北市損失效益的基準點。

大巨蛋的超長工期,同時也再次見證台灣推動工程的「大不易」環境,同樣孵這麼一顆蛋,先進國家大概2到3年即可,著名的日本東京巨蛋就是花3年就完成,台灣硬是要花超過10年。

政府是最爛的生意夥伴

大巨蛋這個紀錄,雖然較之機場捷運線從推動到完工搞了25年的奇特紀錄,大巨蛋還算是「客氣」,但台灣公共建設推動的牛步化、低效率,確實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即使大巨蛋是民間負責的BOT案,只因為與政府有關,政府號稱是「合作夥伴」,也要沾了一身的政治腥,無端被延誤5年多。某著名的金融界大老就曾說過,「政府是最爛的生意夥伴」,因此能避開就儘量避開,實為「洞見」,值得企業謹記在心。

柯文哲與大巨蛋的交手與恩怨情仇,也足為後人借鏡視為教材;作為民粹領袖,固然在選戰時可儘量放言、無畏的操弄民意,但真選上執政後,還真不能照著選舉時說的做:到底那些可做、那些不能做,要分得清楚;即使要做,如何做、能做到什麼程度,更要拿捏清楚。

柯文哲對5大案中的其它4案,可以很快解決落幕,原因當然不是真正解決了什麼問題,或是抓到什麼大弊案,其實就是分寸拿捏得好,廠商願意、也可以「配合演出」,讓市府可風光結案。

但大巨蛋案則明顯錯估形式,廠商無法配合演出、市府難以下台,最後決裂停工。所謂「民氣可用」並不代表你的作為必然正確、有法律上的正當性;柯文哲市長的第2任期開始就不得不處理此問題,設法解套。

雖然擦乾淨自己的屁股,市民也付出代價

而會走到這步,用人錯誤也是重要原因;當時負責處理與遠雄談判的官員,很明顯對法令陌生甚至無知,才會認為可片面解約不必賠償,或是以為BOT可私相授受而搞出私下找財團接手的笑話,看看最後要為大巨蛋尋解套之途時,當時一起棒打遠雄的官員都不在了,甚至還要千方百計的把這些官員「請走」,就知道這些官員的「貢獻與角色」了。

大巨蛋案算是柯文哲2任市長任期中,最大的敗筆與失誤,但「值得肯定」的是:柯文哲至少在第2任開始努力解套,不要把這個爛攤子與問題留給後任,如果明年年底前可啟用營運,至少是把這個他造成的問題與爛攤子收完再卸任。當然,倒楣的市民要為其支付額外的學費,既然學費都繳了,也希望「這一課」有更多政客能學到,少浪費點民脂民膏。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葉日武觀點:一張標籤─斷絕理性思辨之路,迎向盲信反智天堂
相關報導》 風評:大巨蛋復工告市府圖利?該告瀆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