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台杉不是淡馬錫,但若成為另一個「鐽震」,則國之幸

主筆室
風傳媒

蔡政府成立的台杉投顧,會成為台版的淡馬錫還是另一個鐽震?是否成為另一個鐽震在未知之數,但肯定不可能成為台版的淡馬錫。原因很簡單:旱土長不出水稻!

雖然在野黨多次抨擊台杉的問題,但顯然蔡政府已決定讓其「狗吠火車」、毫不理會,只敷衍式的回以「一切合法」就結案不議。立委指台杉讓投資其基金的公股銀行,支付「出資總額」2.5%的管理費,基金投資獲利,台杉同時得收取獲利20%的「表現費」,明顯變成「虧損虧國家,賺錢自己賺」,不論賺賠,台杉永遠是賺錢的贏家。

台杉之命名顯然是想以全球最著名的風險投資(VC)紅杉資本為榜樣的味道,這家曾投資過蘋果、甲骨文、思科、雅虎、谷歌、PAYPAL等著名科技公司的VC,已是風投產業與矽谷的傳奇,旗下基金的投資報酬率一直高到讓業界「費解」。對才成立、既無實績又無人才的台杉,是否能如紅杉般創下亮麗的績效,仍有待時間驗證。不過,那些公股投資人,無論是基於對台杉的信心,還是配合高層的政治考量不得不投資,把投資當繳保護費,對台杉收取管理費過高與否,顯然是不置一詞、坦然承擔。

但台杉真正最嚴重且惡質的問題,不是只有管理費高低一事而已,而是在其難以問責的體制,甚至拉高角度看,這是整個蔡政府的財經產業政策的大問題。

台杉投顧1.26億的實收資本中,約4成由政府的國發基金出資、近6成為政府的財團法人工研院旗下公司出資,另外百分之百公營的台銀出資100萬。這樣一家資金百分之百來自政府體系的公司,卻以國發基金出資只有4成而被包裝為一家民營企業,因此體制對公營企業的監督與法令全不適用。

白話文講就是全部拿公家的錢,卻全然不受監督、更不需被問責。這明顯是蓄意曲解法令、玩法弄法的規避監督。

而由監督問責體系「逸出」的不僅是投資台杉的1.26億元而已;當台杉成為一家「民營公司」,但實質上又是政治背景雄厚(多名綠營財經大老在其中)的公營企業時,台杉向公股銀行伸手要錢,銀行不敢不給也不得不支持,這些進到由台杉負責基金的錢,也同樣「逸出」監督體制;根據在野黨的說法,台杉從公股銀行與企業拿到的投資金額已有百億元左右,未來台杉也會繼續募集其它基金。換句話說,現在已有百億元、未來可能增到數百億元的錢由公股行庫流出,同樣是完全不必被監督問責。

未來這些資金會投資在經專業評估、有潛力有發展的新創企業,還是投在有政治關係、有黨政背景的企業,或「黨政要員」介紹甚至自家親友開的公司,不僅外界無法了解監督,連投資者都難以予聞。

台灣社會對民進黨、對綠營高官要人,有那麼大的信任度嗎?甚至可問:他們值得台灣人給予那麼大的授權與信任嗎?別忘記綠營曾轟轟烈烈的寫下宇昌案,搞過鐽震案,當然,還有那些進出上市公司利益與經營權的爭奪中。

如果從整體國家發展的體制看,蔡政府其實逐漸把台灣推向一種「國家資本主義」,台杉甚至只是其中的「一小環節」而已;蔡政府已經成立千億元的產業轉型基金、搞國家級的投資公司、農業公司,為了新南向還要再成立「國家級的」工業、農業、工程3大國際投資公司。

台灣早期經濟發展初期,確實有相當程度的國家資本主義味道,從公用事業到特許行業、甚至投資額大的產業、企業,幾乎都被政府包辦掌控;但其流弊亦非常明顯,也才會有日後的自由化與民營化。但早年民間企業力量小,政府介入猶可說利多於弊,今日民營企業的專業、規模、經營等能力都早己在政府之上,蔡政府回頭搞國家資本主義,結果可能只受其弊未蒙其利。台灣需要走這個回頭路嗎?

蔡政府如果真要發展五加二產業及扶植新創企業,還是該回頭引入真正的民間資金與力量,成功機會大又能避免政商間弊端,亦不必承擔失敗的財務黑洞,而不是拿公家錢搞迴避監督的假民營。

扁馬時期,國內都曾有效法新加坡、中國、北歐國家或中東國家成立「主權基金」的想法提出,最後都不了了之,無人敢於一試。表面的理由很多,真正的原因在台灣並無適當的政治社會環境,讓主權基金成功運作。

台灣的官僚既無法如星國、北歐國家一樣清廉、專業又有效率,政治社會環境又不能如中國、中東國家一樣獨裁、不讓社會問責。結果必然搞出四不像,虧損、弊端叢生、紛亂不堪,幾乎已是必然。蔡政府雖然不是堂而皇之搞主權基金,但成立各種「國家級」公司與基金,直接投資介入各產業、企業,則已是「準」主權基金具體而微的型態了。(推薦閱讀:風評:金融界的的鐽震案?還是民進黨的「黨管會」?

但台灣不是新加坡、也不是北歐國家,台杉不可能成為另一個淡馬錫,因為沒那個環境、土壤。如果台杉能成為「另一個鐽震」,倒還能讓人額手稱慶─鐽震在造成任何傷害之前,就因「外慚清議」而直接解散

相關報導
「台杉水牛」創投是金融版「鐽震案」?藍委質疑民進黨搬走銀行105億
台杉、亞矽聯手舉辦創業沙龍 孵出台灣創業家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