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寧要陳時中,不要蘇貞昌?

主筆室
風傳媒

儘管與周邊國家比較,新冠肺炎疫情在台灣控制相對得宜,但隨著感染源調查未明個案出現,家庭感染有衍生社區感染之虞,大型活動是否全面停辦等,中央防疫指揮中心何時提升為「一級開設」,成為各界關切焦點。

根據應變計畫,出現確診病例就可一級開設

前衛生署長葉金川却一言中的:「陣前換將是大忌」,如果一級開設是由行政院長蘇貞昌主持,他寧可選擇陳時中;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則直言,一級開設遲早的事,但這是「政治問題」,理當由行政院長指派指揮官,「但陳其邁(行政院副院長)似乎與地方首長有些摩擦」,楊志良直接建議由副總統當選人,同樣具有醫界背背景的賴清德出任一級指揮官。

兩位前署長意見不盡相同,但不論直接或含蓄,他們都表達了雅不欲蘇貞昌出任一級指揮官的意思,看在最新民調聲望還比蔡英文總統高一個百分點的蘇貞昌眼內,肯定點滴在心,不過,蘇貞昌不要太難過,葉、楊之見代表「防疫靠專業不要靠政治」的民情民意。

根據「因應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整備應變計畫」,防疫指揮體系視疫情分四級開設,中國大陸武漢地區出現疫情成立應變小組,這是第四級;武漢疫情有明顯社區傳播並擴大情形,由衛福部疾管署長出任指揮官,這是第三級;武漢地區疫情擴散到其他地區,由衛福部長陳時中出任指揮官,這是第二級;「我國出現確診病例」,則「由行政院長指派指揮官」,台灣在元月下旬成立應變小組之後,三天之內連升三級,從四級直升到二級開設,就是因為出現第一個境外移入的確診病例。

照應變計畫,早在一個月前就可以一級開設,蘇貞昌不自兼,指派也有醫界背景的副院長陳其邁為指揮官,跨部會統合防疫決策,可謂順理成章,蘇貞昌沒吭氣,陳其邁彷彿消音,隔了一個月,終於有人提到陳其邁,說得却是他與地方首長「有些摩擦」?大選早就結束,陳其邁還能有什麼摩擦?說穿了,不過是高雄市長罷免行動未因防疫降溫,還頗有箭在弦上之勢,志在高雄市長的陳其邁兼指揮官有利有弊,兼得好聲望大振,但難保黨內有意競爭之士不平;兼不好豈不提前斷送他補選市長之路?楊志良看得透徹,防疫指揮中心一級開設,確實是「政治問題」,而且是民進黨內的政治問題。

20200220-美台科技挑戰賽閉幕式,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接受聯訪。(盧逸峰攝)
20200220-美台科技挑戰賽閉幕式,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接受聯訪。(盧逸峰攝)

也有醫界背景的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因為對高雄市長別有所想,在前衛生署楊志良心目中,不是適合的一級指揮官。(盧逸峰攝)

楊志良推薦賴清德出任一級指揮官是異想天開

但楊志良推薦賴清德出任指揮官,就純屬異想天開。

第一,賴清德與蘇貞昌是後輩與前輩,於院長職位却是前後任,不要蘇貞昌却要賴清德,是要氣死誰?

第二,賴清德固有醫界背景,當選副總統,但終究未就任,一屆布衣有醫界背景者的「大老」,在賴清德前面排隊都數不完。

第三,真要有醫界和(準)副總統資歷者,以示重視,現任副總統陳建仁豈不更適合?五二0前陳建仁,五二0後賴清德,但這屬「創例」,會不會從此成為防疫或防災的「建制」,不能不考慮。

第四,就體制而言,不論陳建仁或賴清德醫療都不宜,副總統承總統之命辦事,任何「任務」,只能總統指派,豈能由行政院長指派?

第五,除非蔡政府要把防疫中心再拉高到國安層級設在設在總統府,成為「超一級開設」,那麼國安會議與指揮中心與不成了平級?別忘了,從三級提升到二級開設,就是蔡英文總統主持國安會議後拍板定案交付任務。

第六,也是最重要的,才三讀通過的防疫紓困條例明定執行該條例的是「中央衛生主管機關」,條例施行三個月和六個月後,必須到立法院提出報告和預算執行報告的也是行政院,而非總統府,不論是賴清德或陳建仁,都沒有這個身份與權責赴立法院提出報告。

持平而論,防疫中心雖未提升到一級開設,陳時中早已做到了一級指揮官的任務,比方說,口罩政策一變再變,至少口罩徵收與產能非衛福部能獨斷,那得「調度」經濟部;包機政策在爭議聲中開出了兩班,一班接滯留武漢台灣人,一班接隔離在公主號郵輪的台人,還個別接回了血友病母子,更非衛福部能控制,得協調海陸兩會、外交部和交通部。

20200215-前行政院長賴清德15日出席「採訪者之眼」新書發表會。(顏麟宇攝)
20200215-前行政院長賴清德15日出席「採訪者之眼」新書發表會。(顏麟宇攝)

楊志良建議前行政院長、副總統當選人賴清德出任一級指揮官,但一無身份二無法源,純屬異想天開。(顏麟宇攝)

媽祖遶境停辦否?該考慮「大型活動」之通案而非換指揮官

陳時中適任指揮官之處在於,上述問題都可能釀成政治爭議,甚至風暴,但落在他手裡,雖未化政治爭議於無形,却把「政治性」降到最低,台北市長柯文哲隔空和他「鬥嘴鼓」都討不到便宜,儘管確診病例要不要公開,鬥嘴二十四小時之後,「疾管家」網頁就公布了地圖;血友病童順利在藥品用罄前返台,但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口中的「小明們」依舊滯留大陸,甚至影音向蔡英文求救,但「政治凌駕人道」的批評,從來落不到陳時中頭上;原因很簡單,指揮中心所有出枱政策,都以「防疫、自保、醫療能量」為優先,即使他有鮮明的政治立場,但政黨之見、兩岸關係、沒有一個字從陳時中口中吐出來過,遑論意識形態,換做是拿電人當魄力的蘇貞昌,或者在政治上別有想頭的陳其邁,大概都不容易如此四兩撥千斤。

如今為了媽祖遶境停辦與否,做為是否提升指揮中心為一級開設,是個理由,却不必然成為理由,任何重大政策陳時中也不可能獨斷,口罩如此、包機如此,媽祖遶境當然也是,思考這個決策的核心,不在是否升級並另派指揮官,而在一旦強制停辦,就必須是「通案」,全台宮廟奉行,而非以鎮瀾宮為特例;此外,還要考量的是多少人次參與的「活動」叫「大型活動」,或者什麼型態(限定戶內或戶外)的「大型活動」必須停辦?而不僅限於「宗教活動」

蔡英文宣布暫停籌辦就職活動,是一個立場,但總統表態不代表政府強制性的政策,一旦強制禁止,還要考量影響國人與國際對台灣疫情嚴重程度的想像,比方北京在疫情最緊張的時候甚至通令餐廳必須取消「聚餐」─三人以上就為「聚」;三十一例確診的台灣,要不要這麼快就到達影響社會活動正常運轉的地步?思考的當不只是陳時中而已。

回到防疫指揮中心要不要一級開設?形勢或許難免,蘇貞昌還有時間考慮要不要另派指揮官,思考可以更靈活點,根據應變計畫,一級開設由行政院長指派指揮官,却沒硬性規定該派什麼層級以上的指揮官,誰說一級開設,蘇貞昌不能指派衛福部長為指揮官呢?再派給他一位部長級副指揮官(比方內政部),誰曰不可?不論怎麼派,陳時中還是得聽命於總統、院長,防疫功過不能獨享獨擔。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陳述恩觀點:口罩、包機、小明三亂果然是政治的顯影劑
相關報導》 風評:媽祖不是次氯酸,消滅不了新冠病毒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