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從蘋果稅受挫到分拆支付寶,科技巨擘災難年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從「收蘋果稅受挫」到傳出支付寶可能被「分拆」,雖非始於今年,但全球科技巨擘今年應該是最「難過」的1年,而且,可能延續更久、尚未看到盡頭。

上周美國美國聯邦法官下令蘋果鬆綁旗下App Store的付費模式,必須允許App開發者能引導消費者以外部支付方式,來支付App內購買費用。這被視為蘋果商業模式遭遇重大挫敗,以後能抽到的「蘋果稅」減少;鑑於蘋果來自App的收入超過200億美元,此判決可以讓蘋果每年損失10到40億美元,因而導致蘋果股價重挫3.3%,市值一天就蒸發850億美元(約2.35兆元台幣)。

本周則傳出另一個更震撼的消息:北京希望拆分馬雲的螞蟻集團旗下的支付寶。這是一個號稱擁有逾12億用戶、內容又是「包山包海」的超級應用,從開始之初的單一支付工具,支付寶最後發展為提供支付、生活服務、政務服務、社交、理財、保險、公益等多個領域的服務,並逐步覆蓋全行業的開放性平台,在中國第三方支付市占率高達55.4%,遠超過騰訊的38.8%,不過,兩者加總已經占有94.2%市場,壟斷實力十足。

根據消息指出,官方有意把支付寶旗下類似於傳統信用卡的「花唄」和提供小額無擔保貸款的「借唄」的後端與其他金融產品分離,讓各種不同的業務獨立,同時引入有官方色彩的外部股東。簡單的說,「政府認為科技巨頭的壟斷力量來自對數據的控制」,而由一家企業就控制如此多的數據,「令人不安」,所以政府決定要「結束這種局面」。

事實上,科技巨擘的災難並非始於今日,但今年可能是行動啟動的一年。數位科技界一直被認為有「大者恆大」的特性,是「馬太效應」最明顯、最典範的產業。過去急速擴張的科技巨擘,如蘋果、臉書、Google、亞馬遜等,曾經是各界讚美、崇拜的對象,現在雖然不到落水狗程度,但光環逐漸喪失,臉書在2016年美國大選中扮演的角色,讓各界警覺到「不好好管束」,這些科技巨擘甚至可能影響民主社會的運作。

這就是拜登(Joe Biden)上台後,先後任命2名以「反壟斷」聞名的學者進入政府工作的背景,也是為何外界認為美國政府要針對科技巨擘,祭出反壟斷的原因。

而中國則是從去年螞蟻金服在IPO前夕突然被喊停、馬雲「被消失」開始,就展開對科技巨擘的「加強監理」,2個多月前滴滴出行在美IPO後2天,就被中國網信辦以安全問題狠狠修理,最後是「7大部門」直接進駐辦公室,未來下場有得瞧,中國稍有規模的科技企業都為之震撼,紛紛撤回赴美IPO的規畫。

北京監理單位有意對支付寶分拆,讓人直覺的想到的是:上世紀初美國對標準石油的分拆,及之後1980年代對AT&T(美國電話與電報公司)的分拆,兩者都被視為反壟斷行動的勝利。

如果北京真要分拆螞蟻金服、支付寶等,以權力運作而言,百分之百絕對可以做到,只要北京監理單位決定、政治面支持,馬上且一定可做到;相較之下,美國的反壟斷與分拆企業要走司法途徑,不僅曠日廢時、且最後也未必能作到──例如微軟的反壟斷官司就打了10年後以和解結案。在技術上,原本支付寶就是包山包海的服務與產品,擇其規模大且重要者分拆獨立,也不難做到。

因此,支付寶最後被分拆的可能性遠遠高於美國那些科技巨擘,至於被分拆後的命運,未必就是負面──標準石油與AT&T被分拆後,其實表現更好、整體價格增加,因此對支付寶而言,未必就是災難一場。

雖然同樣是針對科技巨擘而來的作為──客氣的說法是「加強監理」、反壟斷,直率的說法是壓制、打擊,歐美國家對科技巨擘的反壟斷調查,被賦予較正面形象,中國對科技巨擘的行動,則難逃政治、維穩、加強控制、極權本質等負面評價,但到頭來都一樣是緊縮科技巨擘的空間與權力,至於成敗與後果──例如對產業的進步與創新到底是正面還是負面影響等,則仍待觀察。不過,對中美的科技業者而言,這幾年都會是充滿風險、災難又震盪的年代。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監管風暴曝習近平5大野心 「看得見的手」主導中國轉向「德國模式」
相關報導》 華爾街日報》馬雲代價最高昂的商業教訓:在中國,一切習近平說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