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抓「匪諜」,請專業一點

主筆室
·7 分鐘 (閱讀時間)

一起烏龍「匪諜」案折騰了一年多還不甘心收場,還要繼續演出下半場。

2019年11月下旬,離台灣總統大選僅賸約一個半月,26歲的中國籍年輕男子王立強在澳洲向媒體爆料,自稱為中國擔任諜報工作,而且扯出中國創新、中國趨勢兩家在港上市中資公司負責人向心夫婦,稱自己是向心下屬。更巧的是,當時向心夫婦正在台灣,當他們準備搭機離台時在機場被攔截,並遭法院限制出境至今。4月8月,就在出境、出海法定最高期限14個月(偵查中不得逾8月,延長以2次為限,第一次不得逾4個月,第二次最多2個月)將屆滿前,台北地檢署以違反《洗錢防制法》起訴兩人,法院隨即再裁定兩人限制出境8個月。

王立強共諜案是由澳洲《雪梨晨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世紀報》(The Age)及「9號網絡」(Nine Network)電視台調查採訪節目《60分鐘》(60 Minutes)於2019年11月22日起陸續揭露;接著美國《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也跟進報導。在採訪中,王立強說,他2014年到香港中國創新工作,「中國創新投資是中共在港執行間諜行為的前線指揮所。」王立強宣稱,他負責的情治工作還延伸到台灣,而長官就是中國創新的老板向心。他還稱,向心交代他去綁架銅鑼灣書店的股東李波。

國內外氛圍讓王立強案很「討好」

王立強自陳為中國當局在香港、台灣及澳洲涉入間諜行動,並將有關中國政治干預的重要情報資料提供給澳洲官員。(圖取自《時代報【網頁theage.com.au)
王立強自陳為中國當局在香港、台灣及澳洲涉入間諜行動,並將有關中國政治干預的重要情報資料提供給澳洲官員。(圖取自《時代報【網頁theage.com.au)

澳洲媒體報導王立強自稱為中國在香港、台灣及澳洲進行間諜行動,但說詞漏洞不少。(圖取自《世紀報》網頁theage.com.au)

向心夫妻都出身中國軍方,但已取得香港居民身分。向心旗下兩家上市公司當時都只是股價一分港幣的水餃股。由公開資訊可知,中創與趨勢以軍民融合發展與通訊類為主要業務;《新浪財經》曾報導,中創中國軍工企業,2008年與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光電局訂立備忘錄。

王立強自稱參與介入台灣九合一大選,包括以2000萬人民幣支助韓國瑜;發動網路戰,組織逾二十萬網軍帳號,攻擊民進黨、灌爆臉書、帶輿論風向……。但「在澳洲生活幾個月深感民主自由,讓我更加對中共破壞世界民主與和平的行徑深感恥辱。……我看到了香港的情形,實在不希望我親手把台灣變成香港。」

王立強故事講得動人,但許多地方卻不合常理邏輯。通常間諜投誠都是低調、不願曝光,王卻高調受訪。當時台灣前軍情局副局長翁衍慶就指出他說詞的十大破綻,包括他搞不清中共各單位工作、職掌,像銅鑼灣是公安國保辦的而非軍方幹的;他所稱的對台工作內容也多整合媒體和其他報告的公開資訊。此外,中共為控制諜報人員,妻小一定會被留在中國國內,「他的妻兒竟能赴澳洲,不可思議」。報導曝光後,澳洲情治單位也向媒體稱「高度懷疑」王立強的說詞,認為他頂多是情報圈內的小角色──也許正是因為澳洲情治單位對王立強有所保留,所以王轉而高調訴諸媒體。

不過,在當時台灣內部與國際氛圍下,王立強這個案例很「討好」,還容易被過度放大。一方面美國、澳洲都已在指控中國對兩地展開認知作戰,利用網軍、中國移民影響輿論、政情,而美澳都是情報合作機制「五眼聯盟」成員。美國在台協會(AIT)粉專也轉貼澳洲新聞節目《60分鐘》影片連結──雖非報導王立強那一集,卻是中國滲透南太平洋諸島國的報導。當時台灣總統大選即將到來,王立強的指控也讓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緊急宣示:「只要拿中國一塊錢就退出選舉!」

王立強和向心成了助小英連任「芒果乾」

2018年11月24日,國民黨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舉行勝選記者會。(AP)
2018年11月24日,國民黨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舉行勝選記者會。(AP)

王立強稱,2018年九合一大選時,中共以2000萬人民幣支助韓國瑜。(AP)

王立強與向心夫婦成了幫助蔡英文連任的「芒果乾」。不過2019年11月向心夫婦被攔下後,檢調就對這兩人是否來台發展情治網絡語多保留──其實用常識判斷就知道:屬下已叛逃,情報頭子沒能掌握情資還在「敵區」做醫美、看房子,這也未免太狀況外!因此,當時檢方就對外透露,偵查焦點放在兩人為何大手筆花2億7800萬元現金在台北市信義計畫區買下3戶豪宅。

這次檢方起訴向心夫婦的理由是他們涉及中國國太投資控股公司詐騙案的洗錢。國太於2011年至2016年間,在中國以黃金租賃等方案集資詐騙400億人民幣。國太以投資向心旗下兩家公司為名義,把詐騙所得匯至香港,檢方稱,向心再將約3億台幣元匯到台灣,購買台北豪宅洗錢。

而這兩筆地產交易都已是2015、2016年的事,國太詐騙案也在2016年爆發,中國公安當年8月就赴港約談向心,調查與國太資金往來。而檢方稱調查局扣押向心夫妻手機,發現國太與向心兩家公司的「優先投資協議」密約,成了起訴重要關鍵,但手機也是13個多月前就被扣的。換言之,檢方花了一年多兜一圈,回到一起5年前的洗錢案起訴向心夫婦。

向心夫妻的確有可能幫國太公司洗錢,但這些事證都是兩人在一年多前被攔下偵訊時就不難掌握到的,顯然是因為檢方花了13個月要查「匪諜」,最後兜不出一個合理故事,案子辦不下去,只好回過頭來查案情已經相對清楚的洗錢案。

「反滲透」不要變成「狼來了」

洗錢案最後也可能辦不下去,因為此時的兩岸司法互助幾乎停擺,中方難提供台灣檢方洗錢相關資訊──萬一向心真是共諜那就更不可能給了。不過,到時候辦不下去,台灣可以把責任推給對岸不願配合。

辦不下去為什麼還要辦?因為若宣布向心夫妻沒涉國安問題可以回家了,那麼一年多前敲鑼打鼓批評中國介入台灣選舉不就變得很尷尬。

王立強案曝光後,中國國台辦稱:「大陸方面從不介入台灣選舉,相關報導完全是無稽之談。」這個說法大概也是「無稽之談」。中國透過各種網軍、駭客進行資訊戰;利用台商、民間團體雇用台灣網路公關公司進行輿情操作,這些傳聞與報導並不缺,而這也是王立強「編故事」的依據。只是許多跨境網路攻擊與透過地下管道的金脈,要掌握足以控罪的證據並不容易,需要更專業的辦案能力。政府大力宣導防止境外敵人滲透,卻沒能查出一個具體案件可以控罪。如今,王立強這個烏龍案子衍生出的向心案又辦不下去,這麼不專業地在辦「匪諜」,未來若再喊「反滲透」恐將被當成「狼來了」!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共諜證據沒查到?向心夫婦再境管8個月 檢調透露只能先辦洗錢罪原因
相關報導》 新新聞》離奇王立強案激起國民黨危機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