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政治風暴席捲法國,巴黎奧運難逃魔咒?

法國動盪的政局為巴黎奧運的天空飄來一層烏雲。法國國會選舉揭曉,總統馬克宏的政治豪賭,讓自己成了「跛鴨總統」,各黨不過半的「懸峙國會」,未來將難以推動內政,法國在歐盟乃至國際上的地位也將弱化。法國新國會的陷入內亂格局,會連帶衝擊到全球矚目的巴黎奧運嗎?

左中右三分天下,混沌局勢僵持不下

法國下議院決選大逆轉,原本以為極右派「國民聯盟」可以奪下國會最大黨,結果竟是出現沒有任一聯盟拿到過半席次的「懸峙國會」。馬克宏的中間派勢力與左翼「新人民陣線」透過策略性結盟,成功阻擋極右翼掌權。但這個左中派連線,猶如「不可能的拍檔」。因此,由誰來組建出一個「拼裝政府」,還是個複雜的大難題。巴黎奧運將於7月26日登場,這問題顯然來得很不是時候。

這次法國選舉結果,左派「新人民陣線」搶下第一、馬克宏的中間派居次、極右派「國民聯盟」落到第三。其主因在於,極右派的國民聯盟原先聲勢快速竄高,反而讓敵對陣營陷入恐懼,激進左翼「不屈法國」、社會黨、法共及綠黨等因此暫棄前嫌,組成「新人民陣線」,最後並與馬克宏陣營和少數右翼策略性結盟,以集中選票,擊敗國民聯盟的候選人。

<cite>法國國會選舉揭曉,總統馬克宏的政治豪賭,讓自己成了「跛鴨總統」,各黨不過半的「懸峙國會」。(美聯社)</cite>
法國國會選舉揭曉,總統馬克宏的政治豪賭,讓自己成了「跛鴨總統」,各黨不過半的「懸峙國會」。(美聯社)

法國人再次表明:他們不希望極右翼掌權當政,尤其到了關鍵時刻。但新問題也接踵而至,由於左、中、右各自在國會三分天下,必須組建跨黨派聯合政府才行。然而,法國雖有左右兩傳統大黨「左右共治」的經驗,卻無多黨聯合執政的紀錄。面對「各黨不過半」,由任何一方出任總理,都很容易在國會被扳倒。

馬克宏雖有機會,須先搞定一鍋雜燴

目前「不屈法國」領導人梅蘭雄已成為關鍵人物。因為「不屈法國」是左翼聯盟「新人民陣線」(182席)中的最大黨(74席)。與國民聯盟領袖瑪琳.勒潘一樣,72歲的梅蘭雄也曾三度參選總統落敗,他還是火藥味十足的鷹派政治人物,從經濟問題到以哈戰爭,都持強硬立場,被馬克宏陣營視為眼中釘。而梅蘭雄也已表態,不會跟馬克宏協商組閣。

政界研判,馬克宏可能採取分化「新人民陣線」的策略,拉攏其中的社會黨與綠黨、孤立不屈法國,共組一個中間偏左的聯合政府。只是,這麼一個雜牌政府,要如何形成有共識的執政綱領?比如說,左翼聯盟的一大要求,就是撤銷馬克宏的64歲退休法案,重回多年前的60歲退休時代,但對中右翼來說,這是不可實現的烏托邦。

<cite>法國足球明星兼國家隊隊長姆巴佩呼籲選民「反對極端分子」,也有近300名運動員聯名反對極右翼掌權。(圖/取自k.mbappe@instagram)</cite>
法國足球明星兼國家隊隊長姆巴佩呼籲選民「反對極端分子」,也有近300名運動員聯名反對極右翼掌權。(圖/取自k.mbappe@instagram)

法國政局亦對巴黎奧運影響甚深,原因主要有三:

首先,而在首輪投票前,法國足球明星兼國家隊隊長姆巴佩呼籲選民「反對極端分子」,也就是反對極右翼掌權,而近300名運動員在法國運動媒體《團隊報》上聯名發表一篇「反對國民聯盟」的專欄。法國罕見有運動員如此積極參與政治領域。而法國前總統歐蘭德也公開表態,反對讓極右翼當政。

欠思量總統豪賭,奧運會後「好戲」共睹

其次,運動員出身、負責奧運事務的巴黎副市長拉巴丹表示,他對馬克宏「不負責任」的決定感到「錯愕」。儘管賽事舉辦相關重大決策已經敲定,但這引發「實際運作上的問題」,包括選舉和奧運期間的公務員人力與警力調配等等。他還說:「我們曾考慮過所有可能的突發狀況,唯獨未曾想過國會解散、重選。」

第三,對於可能在巴黎奧運開幕前,出現法國總理與內閣大換血的情況,外界對巴黎奧運的前景深感憂慮,前法國體育部長馬拉希尼亞努坦言:「若是現任體育部長與團隊此時離任,奧運的籌辦情況將令人憂心。」巴黎市長伊達戈也說,「無法理解馬克宏為什麼選擇在奧運前夕讓整個國家陷入政治動盪。」

這次國會大選後,馬克宏決定慰留現任總理艾特爾,看守內閣將橫跨巴黎奧運的時期(從7月16日到8月11日),上述危機似乎稍有緩解機會。然而,法國選後國會碎片化、總統弱化,恐陷入實質空轉的局面。

<cite>生性浪漫的法國人,趁著巴黎奧運前爭取權利,罷工事件層出不窮。(美聯社)</cite>
生性浪漫的法國人,趁著巴黎奧運前爭取權利,罷工事件層出不窮。(美聯社)

生性浪漫的法國人,趁著巴黎奧運前爭取權利,罷工事件層出不窮。法國總工會、法國民主工會聯盟、法國勞工力量工會和全國自主工會聯盟計畫7月17日發動罷工,此時離巴黎奧運開幕前9天,他們的訴求是發放獎金給所有員工。儘管巴黎奧運會的總成本已經飆升超過118億歐元(合新台幣4,155億元),遠遠超過最初的預算。近年來法國接連的恐怖攻擊事件,讓巴黎奧運的安保工作變得尤為吃重。

主辦國魔咒再現,政爭比奧運更出線

法國人關注國會政爭,更甚於巴黎奧運的賽事。奧運適逢盛夏時刻,今年氣溫又特別異常,巴黎出現極端高溫的可能性高達70%。然而為了減少碳排放,今年巴黎奧運主辦方宣布,選手村將不會提供冷氣,只提供電風扇。這讓人不禁擔憂,在這樣的「火爐」裡,運動員們還能安全競技比賽嗎?

<cite>法國人關注國會政爭,更甚於巴黎奧運的賽事。(美聯社)</cite>
法國人關注國會政爭,更甚於巴黎奧運的賽事。(美聯社)

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OC)主席巴赫信心喊話,法國政治變化不致對巴黎奧運準備工作造成影響。但美國《政客》雜誌分析指出,法國這次選舉可能是自二戰以來最具破壞性的選舉,不僅對法國,也對歐盟、北約以及戰後的自由秩序產生影響。美國《國家》雜誌認為2024巴黎奧運就像是「準備要爆炸的鍋爐」。

台灣這邊,總統賴清德親自授旗,奧運健兒們將陸續開赴巴黎,為國爭光。上屆東京奧運因新冠疫情延後一年,這次巴黎奧運前法國國會提前改選,奧運主辦國的魔咒再起。東京奧運後,日本經濟復甦;雅典奧運,則因希臘借錢充場面之故,間接引爆歐債危機。抱著政治定時炸彈、即將登場的巴黎奧運,又將形成新一款的魔咒?

更多風傳媒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