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朱立倫應悔選黨魁

·6 分鐘 (閱讀時間)

就任黨主席近百日,連輸三場,國民黨士氣低落,總是拉不下臉面的黨主席朱立倫肯定更不好過,尷尬的不是敗戰,而是他競選黨主席的理由─國民黨陷入領導危機,經過公投、罷昶與中二選區補選三役,證明他或許並不是扭轉國民黨領導危機的人,甚至自己都可能成為危機源。

公投因藍綠對決而敗,罷免補選因避藍綠對決再敗

公投敗選,可以歸因於民眾對政策議題冷感,不綁大選讓選民投票意願疏離,甚至還能自我寬慰,不綁大選讓選民投票意願疏離,以至同意未過門檻,且多數選區同意票遠超過不同意票,只是藍綠對決下的南台灣綠色鐵板一塊,救了蔡政府;罷昶門檻未過,可以歸結於國民黨並未全力動員,不論原因是國民黨不團結,或者這是一場公民團體的行動故而未全力投入;顏寬恒未能當選,輸給「空降」的民進黨對手林靜儀,可以怪國家機器與資源全面輾壓,顏家不欲造成藍綠對決之勢。

勝者總是為成功找方法,輸家永遠為失敗找理由,公投因為民進黨藍綠對決策略成功,全部不同意;罷免與補選因為避免藍綠對決而策略失誤。成與敗,都可以歸結為藍綠對決,為什麼藍綠對決民進黨能勝,而國民黨會輸?答案可以是因為國民黨基本盤已經脆弱不堪,那就要問為什麼國民黨基本盤不斷流失?答案可以非常技術面:因為執政的民進黨佔盡資源,答案也可以非常尖銳:因為民心所向,已非國民黨能掌握;那麼民心不再站在國民黨這一邊?如果國民黨無法直面問題,贏局打成敗局,就勢所難免。

民主政治是政黨政治,政黨必須扮演角色,民進黨極大化政黨的角色,以致即使執政,黨的利益永遠在政府之前,民進黨讓偌大的政府─國家機器,為民進黨所用,的確惡劣,但民進黨成功了;國民黨極小化政黨的角色,以致於不論公投、罷昶,甚至立委補選,都左支右絀,這是國民黨希望的嗎?當然不是,但却莫可奈何,如果公民團體不願意和國民黨站在一起,如果立委候選人都想淡化政黨角色,國民黨除了認敗,能如何?

20210109-立委林昶佐(中)9日針對罷免案投票結果發表感言。(柯承惠攝)
20210109-立委林昶佐(中)9日針對罷免案投票結果發表感言。(柯承惠攝)

罷昶未過,國民黨吞敗。圖為立委林昶佐(中)對罷免案投票結果發表感言。(柯承惠攝)

兩軍對陣,帥旗豈能束之高閣?

這個問題,不是朱立倫個人能回答,不論誰當黨主席,都有同樣的困難;江啓臣苦撑國民黨一年,民調難以拉抬即是前例,只是朱立倫肯定沒料到,他接手後的國民黨,民調還能更低,國民黨缺乏戰鬥意志嗎?當然不!做為力拚重返執政的在野黨,豈會不想贏?這個朱立倫可能無法迴避,他欠缺「具備充分戰鬥意志」的形象、能量、乃至方法,舉例而言,公投陣前換將,不親自披掛迎戰辯論(公投意見發表),兩軍對陣而帥旗束之高閣,談何士氣?罷免與補選雙敗,黨主席索性連記者會都缺席,談何生聚教訓凝聚下一次再出發的能量?

國民黨發言人的說法,自朱立倫就任主席以來,他們承接了罷免案、公投案、補選案,「這些過去的政治框架和任務」,他們全力以赴,每一場輔選都沒有缺席;潛台詞則是上述戰場都不是朱立倫主持的黨中央主動開闢,而是被動也承接,「踩著別人設定好的戰場與戰略」,這是事實,却也是朱立倫競選黨主席時就知道的事實,如果他認為這些都是無謂之役,身為黨魁豈有不說明白講清楚的道理?朱立倫的黨中央認為成功破解民進黨「竹竹併」才是朱立倫唯一主動發起的「戰役」,却疏忽了民進黨內鬥,乃至民眾黨嗆聲的「助攻」,更重要的,破解竹竹併只是維持現狀,甚至不能確保國民黨再多一席縣市長,此時言勝,會不會太早?

國民黨發言人聲稱,頻繁的公投、罷免、補選,高度動員讓中間選民和淺藍民選感到厭倦,以致最後關頭不願意投票,因此,未來要避免政治對決,要走中間光譜,爭取中間選民;話說得極有道理,大選求勝,沒有中間選民的支持,絕無可能。問題是:避免政治對決就是勝選方程式嗎?大選就是政黨對決的政治動員,中間選民既看是非也看勢頭,此刻言避,是準備年底九合一大選不掛帥旗?還是比照補選,朱立倫只打電話不站台?

20220109-台中立委補選,參選人顏寬恒(中)競選失利宣布敗選。(蔡親傑攝)
20220109-台中立委補選,參選人顏寬恒(中)競選失利宣布敗選。(蔡親傑攝)

台中立委補選,參選人顏寬恒(中)競選失利宣布敗選,這是對地方家族政治一記警鐘。(蔡親傑攝)

即使對民進黨忍無可忍,也不願與國民黨沾邊

無可諱言,公投、罷昶、乃至立委補選,是不同樣態的投票行為,不能從三敗推論年底大選;但反面觀之,民進黨在不同樣態的投票行為,萬變不離其宗,都能勝,第一,痛批國民黨製造藍綠對決,然後自己升高對決;第二,抗中保台,比方公投「四個不同意,拒當中共幫兇」,應戰罷昶「不要讓中國罷免台灣」(駐德代表謝志偉之言);第三,陸海空網四軍火網交叉;年底大選哪一招民進黨會心慈手軟?國民黨又哪來自信天上會掉下一個絕招,殺出重圍?或讓此刻厭倦國民黨的中間選民幡然來歸?

對比民進黨輸了二0一八,蔡英文總統從初選大輸到大贏賴清德再到擊潰國民黨;民進黨輸了罷免陳柏惟,蔡英文立刻全軍動員「靜昶守護」,即使遭致非議在所不惜,再小的戰役都不鬆手,硬生生守住兩席立委;這樣的蔡英文,朱立倫此刻無對戰之力,年底大選就能功力大增嗎?

選舉最重要的是人,國民黨罷昶失敗和策略凌亂有關,也和看不到接棒候選人有關,否則豈會只因「討厭鍾小平」就亂成一鍋粥?顏寬恒補選失敗,是地方家族政治的警鐘,該警惕的不只是台中顏家,還有雲林張家;選民厭倦國民黨,因為天王已老舊(包括韓國瑜),沒有足堪振奮人心的領袖,即使對民進黨忍無可忍,却也不願與國民黨沾邊,這才是「最大在野黨」的危機。

好在接下來十一個月,沒有「硬仗」要打,國民黨自可休養生息,從挫敗中回魂,不過,朱立倫老是收束帥旗自居潛龍,避居黨後,只會讓黨魁作用愈趨淡化,年底大選國民黨候選人此刻就要做好自求多福的準備。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夏珍專欄:顏寬恒如何被煉成「土豪劣紳」?
相關報導》 林進嘉觀點:2022選舉最重要關鍵─修憲、綁大選